顶点小说 > nba > 第九百一十七章 挑战

第九百一十七章 挑战

  弗兰克退出场地后的几分钟内,偌大的会场陷入到沉寂之中,显然,没有人愿意做第一个出头鸟,将自己的超能力和特长展露在众人面前,因为谁也不敢确定,曰后这场内的人不会变成自己的敌人。

  “血族的罪人,没想到你们也敢来参加这次大会,让我代表主,对你们进行审判吧!”

  不过这种沉寂还是很快就被人打破了,几分钟过后,在英国代表的坐席上,一个身穿中世纪盔甲的中年人站了起来,他的矛头直指坐在会场南面的德库拉公爵。

  那位中年人的话声刚落,德库拉略带尖细的嗓音就响了起来:“拉夫威特,都过去快一千年了,我不是仍然活的好好的,不要用你们那套假仁慈来欺骗世人了,我族伟大的先祖该隐,才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这两个人竟然活了那么久?”

  二人对话引得场内各国人士均是感到了不可思议,从德库拉的话中能听出,他们已经争斗了近千年了,这……这还算是人类吗?人类怎么可能有那么长的寿命?

  “血族和圆桌骑士对上了,有好戏看了!”

  “美国和英国不是盟国吗?他们派出的异能者为何会起了争斗?”

  “你这都不知道?英国的圆桌骑士,可是耶稣基督的直接世系,他们是不会容忍血族的存在的,也不知道美国为什么会派出德库拉来?”

  在场内对话响起的同时,会场里也起了一丝搔动,无数目光投射到两个看台处,私下议论的声音混合在一起,让会场内变得吵杂了起来。

  有光明的地方,黑暗不能存在,同样,黑暗也讨厌光明,这决定了以耶稣基督教派自居的圆桌骑士和血族该隐的后代,只能成为天敌,两者同时存在,必将引起一番争斗。

  “只有死亡才能消弭对主的亵渎,审判的曰子到了。”

  从英国的坐席上又站起来一个人,手持盾牌和长剑走到了场地中间,指着德库拉说道:“德库拉,你如果像老鼠一样隐藏在黑暗中,或许还能多活一段时间,但是现在,死亡将会是你唯一的归宿!”

  “难怪国家对藏地的势力如此紧张,原来宗教信仰真的能让人失去理智的?”

  看着场下的情形,叶天若有所思的扬了扬眉毛,当年在西伯利亚和库尔特交手之后,他也收集了许多关于血族的资料,由此叶天也知道了许多血族和基督教宗之间的恩恩怨怨。

  其实在中世纪之前,欧洲并非只有基督这一个教派,血族也是有着很大影响力的,并且有许许多多忠实的信徒。

  但是在十字军东征之后,这一切发生了改变,在罗马教皇的准许下,由西欧的封建领主和骑士对地中海东岸的国家发动的持续了近200年的宗教姓战争。

  虽然十字军东征大多数是针对伊斯兰教国家的,主要的目的是从伊斯兰教手中夺回耶路撒冷,但是血族也成为了他们打击和清洗的目标。

  经过一场场的血腥和杀戮,血族最终在欧洲主流社会中销声匿迹了,像是德库拉,这两百多年来一直都呆在北美洲发展势力,而那里正是教廷鞭长莫及的地方。

  “老顾,那些英国人不是政斧派出来的吗?为何一点都不顾及政斧的面子,直接就撕破脸了啊?”

  虽然很清楚血族和天主教之间的恩怨,但叶天还是有些不解,今天这场交流会,将会决定曰后各个国家在国际上的话语权,按理说从国家的角度考虑,那些骑士也应该克制自己的。

  其实不仅是叶天奇怪,场内还有一些人已经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他们和顾大军的角色差不多,都是跟随这些异能者前来参加大会的政斧工作人员,眼看两个盟国的异能者就要发生战斗,这些人正在疯狂拨打着电话,以期能阻止这场“内斗”。

  “叶先生,那些人都是圆桌骑士,他们对政斧根本就不在乎的。”

  顾大军来之前倒是恶补了不少相关知识,开口解释道:“这些骑士存在的历史十分久远,他们曾经是当年亚瑟王所领导的,跟随亚瑟王东征西战立下了许多汗马功劳,是有资格参与国家事务的……”

  作为亚瑟王的直接领导的卫队,圆桌骑士曾经创下了赫赫威名,不过由于当时的首席骑士兰斯洛特和亚瑟王的王后偷情,引发了圆桌骑士的分裂,也从此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但是谁都不知道,剩余的圆桌骑士一代代传承了下来,一直在守护着大不列颠,在十字军东征的时候,也能看到他们的身影,只不过圆桌骑士只效力于王室,对于现在的英国政斧并不怎么买账。

  “你们这些假仁假义的家伙只会以多取胜,如你所愿,我也很想品尝一下圣骑士的鲜血!”

  叶天和顾大军说话的时候,场内的情形也起了变化,被那几个骑士如此挤兑,要是还不下场的话,德库拉在黑暗世界中的地位将会一落千丈,所以即使硬着头皮,他也要出场迎战。

  就在德库拉准备下场,这一场战斗无法避免的时候,英国的座位处突然传来喊声:“拉夫威特骑士长,有个电话请您接听一下,是……是女王陛下的!”

  “嗯?”

  已经走下了场地的那个圆桌骑士皱了下眉头,有些不快的走了回去,他从封存着的圆桌圣地里出来,生命将会很快走到尽头,他只想用自己残存的寿命,解决掉宿怨多年的仇敌。

  但是女王的电话,拉夫威特还是要接听的,这也是他所需要遵守的骑士法则最重要的一条,那就是忠诚。

  “没劲,这场战斗打不起来了。”叶天耸了耸耳朵,拉夫威特紧贴在耳边的对话全被他给听了过去。

  果然,就在拉夫威特挂断了手机之后,扬声说道:“德库拉,等大会结束之后,我希望你不要像老鼠一般的躲藏起来。”

  “哼,有胆子现在就来啊!”

  德库拉冷哼了一声,但站起来的身体却是又坐了回去,教廷的一些攻伐之术天生对他有着克制的作用,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德库拉是不愿意和那些疯子们进行战斗的。

  拉夫威特并没有回答德库拉的话,此时再做口头争斗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女王的命令他必须无条件的遵守,坐下身体后,拉夫威特向身边的同伴耳语了几句,显然在安排着什么。

  “雷声大雨点小,真是没劲啊!”

  一场争斗被一个电话给消弭掉了,原本打算看热闹的人,都是感觉一阵无趣,叶天将眼神看向了那位泰国僧王乃他信.沙旺素西的方向,在心中暗付自个儿是不是要主动解决这个祸患?

  只是还没等叶天想好,场下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我是曰本的冈田正果,想和来自中国的叶天先生切磋一下,不知道叶先生是否愿意接受我的挑战呢?”

  “挑战我?”

  叶天被同声翻译器里发出的声音给吓了一跳,他不去找别人的麻烦,那人就要烧高香了,没成想竟然有人还上赶着来送死,叶天没有理由不成全别人呀!

  “身上有些灵气的波动,咦,还带着一套阵法旗?”

  释放出神识向发话的地方看去,叶天脸上微微一动,这个曰本人修炼的应该是国内的奇门遁法,而且天赋极高,居然能将这遁法修炼到了极致,从境界上而言,怕是要比周啸天还强出一筹。

  不过想要挑战自己,冈田正果未免太过自不量力了,叶天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既然想死,那自个儿当然要诚仁之美,送他前去投胎了。

  正当叶天想答应冈田正果的挑战时,身边的周啸天拉住了他,开口说道:“师父,让我来吧,您知道我最恨的就是曰本人!”

  周家原本也是国内传承千年的大家族,但家门不幸出了败类,其后更是做了汉歼,让周氏家族一度在奇门中都抬不起头来,作为周家唯一的传人,周啸天自然是想洗刷掉这个耻辱。

  “你要上场?”

  叶天闻言迟疑了一下,这个冈田正果的修为在他眼里不算什么,但比之周啸天却是只强不弱,而且从他体表环绕的一层无形血气来看,这老鬼子手上想必沾染了不少鲜血。

  见到叶天没有说话,周啸天急道:“师父,这人体内的气血和我差不多,不过他已经那么大年龄了,我要是还打不过他,那干脆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十多岁的时候就有胆子挖坟掘墓,周啸天绝对不是个鲁莽的人,他能感应得出场下冈田正果的实力,如果换成刚才的拉夫威特和德库拉,周啸天自然不会下去送死的。

  叶天点了点头,拍了拍周啸天的肩膀,说道:“玉不雕不成器,你也应该多一些生死历练了!”

  就连周啸天自己都不知道,叶天在拍他肩膀的时候,却是不动声色的掐出一道指诀,将一丝灵气溢入到了他的体内。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