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九百零二章 异变

第九百零二章 异变

  听到老爸的吼声,叶天忍住笑说道:“爸,回头我给你转笔钱,您再买几幅好了,毕加索活了**十岁,他的作品多了去了!”

  “有钱能买到就好了,你知不知道,上次香港那幅画要不是唐老帮忙,根本轮不到我拍下来!”

  叶东平往窗外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臭小子,别以为有你妈帮着老子就治不了你了,我……我惹不起你妈,我揍孙子去!”

  听着叶东平口不择言的话,叶天知道老爸这次是动了肝火了,连忙说道:“别介啊,老爸,这样吧,等有空我去趟巴黎卢浮宫,看看能不能给您搞几张毕加索的真迹!”

  毕加索活了九十二岁,一生中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巴黎度过的,所以卢浮宫中收藏了他的许多作品,叶天倒也不是无的放矢,他想着等瑞士的异能者大会结束后,就去哪里转悠一圈,满足下老爸这国际收藏家的愿望。

  “算你小子识相!”

  得到了叶天的承诺,叶东平这才悻悻的挂断了电话,他知道儿子的本事,说搞几幅那真的就能搞到,至于是偷是抢他就不管了,反正当年八国联军从中国搞去的文物也都是用抢的。

  正在车流中见缝插针的胡虎忍不住看了叶天一眼,刚才那话说的,好像卢浮宫就是他家开的一般,口气居然这么大?

  不过胡虎不知道,这两者还真没什么差别,只要叶天愿意,他晚上甚至能摸到美国总统床头去,更不要说只是到卢浮宫里“顺”几张毕加索的画了。

  要说胡虎的车技还真不错,带着一大串警车,又是有惊无险的来到了机场,还是老规矩,叶天和周啸天施施然下车后,由雷虎去打发那些英国警察们了。

  叶天航道的申请是有大使馆协助的,在他进入到机场二十多分钟后,飞机就冲上了蓝天,往瑞士方向飞去。

  但是就在叶天的航班起飞半个多小时之后,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来到了大英博物馆,将所有和叶天接触过的人都集中了起来,进行了严密的审查,首当其冲的自然是那位认为自己给大英博物馆立下了汗马功劳的杰科克斯副馆长。

  这个审查一共进行了三天,英国的特工们将那本被交易出去的画册照片放大冲洗了整件屋子,请来了对中国文化有着极深造诣的学者对其进行了解剖分析。

  但经过了几天的鉴定之后,即使知道了这是一本中国古代人用来占卜问卦的书籍,他们也无法从这些图片中看出什么秘密,最后只能悻悻的将这件事作为绝密档案给封存了起来——

  “师父,这本《推背图》的残卷真的值得用毕加索的油画去换?”

  在飞机起飞之后,周啸天提出了一直压在心里的疑问,当年就是他陪同叶东平拍下的这幅画,自然知道其昂贵的价格,在周啸天看来,叶天这行为的确是有点败家。

  “毕加索的画算什么?怎么能和《推背图》相比?”

  叶天撇了撇嘴,随手打开了那个箱子,说道:“你虽然元神未成,但神识强度也很高了,你试着用神识感应一下这画册。”

  “用神识探察这画册?”周啸天闻言愣了一下,虽然有些不明所以,还是按照叶天所说释放出了神识,不过当他的神识乍一接触到那本画册,脑子就像是被针猛地扎了一下,变得刺痛无比。

  “这……这是怎么回事?”

  周啸天紧紧抱住了脑袋,那股针扎的感觉让他差点昏厥过去,足足过了四五分钟,周啸天苍白的面色才恢复了一丝红润。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就凭这推背图中所蕴含的能量,就值得拿毕加索的油画去换取了。”

  叶天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以他此时的修为,也不敢贸然释放元神探查这《推背图》的残卷,那里面的能量就像是洪水猛兽一般,如果宣泄出来的话,瞬间就能把叶天的元神轰杀成渣。

  周啸天心有余悸的看着那残卷,说道:“是值得,师父,这就是您说的法宝吧?”

  “法宝?我感觉它要比本命飞剑威力更大。”叶天摇了摇头,拿出了周啸天带来的另外一个残卷。

  “这应该是底页还有中间部分,前半部分还是缺失了,咦,这是怎么回事?”叶天将两个残卷对在了一起,就在两本残卷刚刚对接上的时候,异变突然发生了。

  两本看上去有些黄久的残卷,像是相互召唤一般,忽然紧紧的连在了一起,一股莫大的吸力从那半本《推背图》内散发了出来,机舱的玻璃顿时发出“啪咔”一声脆响,竟然硬生生的裂开了。

  “妈的,哥们是不是就不能做飞机啊?”

  宋薇兰的这架顶级私人飞机此时正飞行在万米高空中,机舱内一共有六扇玻璃,当六扇玻璃全部破碎之后,机舱内瞬间进入到了失重状态,阵阵寒风向机舱内狂涌而入。

  幸亏宋薇兰早已解散了机组空姐成员,只是用了一个军队现役的战斗机驾驶员,而叶天和周啸天在玻璃破碎的同时,就转入到了内呼吸之中,双脚有如扎根在了地板上,任凭狂风呼啸,都不能吹动他们半点身子。

  “叶先生,发生了什么事?”驾驶员的声音从机舱内传了出来,在他的仪表盘上无数红灯在不停的闪烁着,显示出机舱里出现的险情。

  “没事,继续驾驶飞机,在预定机场降落!”

  仅仅是机舱玻璃破碎,并不能让叶天慌乱,而且他此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放置在台几上的那本《推背图》上。

  因为在机舱内所有物品都失重漂浮起来的情况下,那本《推背图》居然纹丝不动,连书页都没有翻起一页,再狂暴的罡风吹到《推背图》处时马上就会无声无息的消融在了其中。

  “它这是在自己吸纳灵气?”叶天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念头,相比地面混浊的空气,高空中大气所蕴含的灵气无疑更加充沛,《推背图》此时的表现,就像是个无底洞一般,在贪婪着吸收着这空气中的灵气。

  而随着天地灵气的涌入,那原本书页白中泛黄的《推背图》,黄色的陈旧颜色尽去,露出了象牙或者是玉石一般的白润光泽,显露在最上面的那幅图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隐没不见了。

  “叶先生,不行,情况紧急,我必须马上降落!”

  就在叶天观察《推背图》变化的时候,驾驶员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虽然发动机没有损坏,但是以他的经验,在万米高空中玻璃破碎,怕是只需要短短的三分钟,就能将活人冻成冰棍。

  “继续开,这是命令,抵达瑞士国际机场后你再去检修飞机!”

  叶天的声音如同黄钟一般在驾驶员耳中炸响,带有一种不可违逆的威压,看看仪表盘上的里程数,距离瑞士也就只有十多分钟的航程了,驾驶员在降低飞行高度的同时,开始联系起瑞士机场协调降落事宜了。

  随着飞机高地的降低,机舱中的罡风也变得减弱了起来,而《推背图》吸收灵气的速度也变慢了。

  十多分钟过后,当这架机舱内像是被洗劫过的飞机降落在瑞士国际机场的时候,《推背图》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恐怖吸力已经完全消失掉了。

  “嗯?上面的图案怎么都没有了,这……这还是《推背图》吗?”

  叶天抢上一步,将《推背图》拿在手中之后却发现,原本十多张书页似乎都粘合在了一起,这半本《推背图》只剩下了三张非金非玉的页面,中间两张为一白一黑,而最下面的一张材质稍微厚一些,在地面上,写有一个血红色的“死”字。

  “我靠,这是怎么回事?”

  叶天盯着那个“死”字看了一眼,脑袋骤然一阵眩晕,泥宫丸处的元神像是被那个“死”字要给拉扯出来一般,吓得叶天连忙闪开了目光,再也不敢去看那个字。

  顾不得仔细研究,叶天将那缩小的只有巴掌大小的《推背图》放入到了怀中,因为在机场跑道上警笛长鸣,数辆消防救护车正向着停在跑道上的飞机疾驰而来。

  “叶先生,您……您没事吧?”

  当驾驶员打开了驾驶舱门后,看着那狼藉不堪的机舱,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叶天两人。

  在这位驾驶经验丰富的战斗机驾驶员想来,机舱玻璃破碎了十多分钟,这两人即使没冻死,怕是也快成冰棍了,看着生龙活虎的二人,他的大脑思维忍不住开始混乱了起来。

  “我们没事,你这几天抓紧将飞机修好!”叶天一把拉下了安全门,从飞机上跳了下去,他看到从一辆停在飞机下面的车里走出来一位穿着中装的军官。

  “叶先生,我是来接您的,发生了什么意外吗?”叶天猜的没错,那个军官正是得到消息前来迎接他的驻瑞士大使馆的武官。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