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九百章 交换
  “你真会说话,上帝,怎么不让我再年轻二十岁啊?”

  伊丽莎白秋波转动,脸上居然显出一丝红晕,叶天拍马屁时脸上露出的真挚表情,很成功的让这位女士信以为真了,“叶,我还没那么老吧?你不要叫阿姨,还是叫我温莎姐姐吧!”

  面前这女人虽然有些自作多情,但为人却是十分直率,叶天对她观看不错,当下笑道:“好吧,亲爱的温莎姐姐,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见到那件来自中国的艺术品呢?”

  “果然是没有情趣的中国人。”伊丽莎白撇了撇嘴,说道:“随时都可以,不过叶,难道你说的那件艺术品比我还有魅力吗?”

  “当然不,艺术品代表的是过去的历史,而温莎姐姐您却是现成的艺术品。”

  不要钱的马屁,叶天是不会吝啬的,话说如果那副残图是真的话,叶天还需要这位在英国有很大影响力的女人帮他进行交换,眼下可不是得罪她的时候。

  “这还差不多,我已经让他们去取了,马上你就能见到。”听到叶天的话后,伊丽莎白高兴的笑了起来,她倒不是真的对叶天有情意,只不过是在逗弄这个老朋友的儿子罢了。

  两人说话间,一个中年白人男子走进了办公室,在他的右手上,拎着一个银色的密码箱,开口说道:“温莎公主,东西拿来了,是这位先生需要鉴赏?”

  “还是位公主啊?”中年男人的话让叶天多看了伊丽莎白一眼,这种称呼已经在中国消失了上百年了。

  “叶天,这位是负责博物馆具体事务的杰科克斯副馆长,你的事情多亏他帮忙的。”伊丽莎白将中年人介绍给了叶天。

  “温莎公主客气了,皇室成员有权利随时查看博物馆中的典藏的。”

  英国是实行君主立宪制度的代表国家,资产阶级通过议会掌握立法权,它们所确立的“法律至上”和“有限王权”基本原则,构成了英国立宪政治的政治基础。

  在英国,国王是国家元首、最高司法长官、武装部队总司令和英国圣公会的“最高领袖”,但实权其实是在内阁,所有相关的事物,王室其实并不能插手进去。

  当然,放弃了皇权,王室也得到了许多相应的补偿,他们拥有最尊贵的社会地位,所有的英国公民都以能得到皇室爵位为荣耀,而查阅大英博物馆的文物,这也是皇室的特权之一。

  “温莎公主您先休息一下……”

  相比叶天,杰科克斯副馆长的言行无疑要绅士了许多,招呼人给温莎送上一杯咖啡后,这才小心的将密码箱放在桌子上后,开口说道:“这是我们大英博物馆内很珍贵的文物,还请您在鉴赏的时候要小心轻放。”

  “当然,杰科克斯馆长,我的父亲是一位很有经验的收藏家,我这次就是受他的委托来鉴赏这件藏品的!”

  听到杰科克斯的话后,叶天不置可否的笑了起来,早在对方进入到房间里时,他就已经知道了,这密码箱中的残卷,正是《推背图》的一部分,因为在这幅残卷中,也带有那种令人心悸的气机。

  按照叶天的猜测,《推背图》上所谓的那些预测未来的图画,只不过是李淳风和袁天罡二人在那件不知名的法宝上重新绘制出来的,后来图画分离,或许也只是为了掩饰那件法宝的存在。

  拿出一副雪白的手套戴好后,叶天这才打开了那个没有上锁的密码箱,看得一旁的杰科克斯微微点了点头,从叶天的举止上他能看出,这是一位有艺术品收藏经验的人。

  “嗯?怎么还是不全?”

  翻开那副残卷,叶天的眉头不由深深的皱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这幅只有七八页、上面绘制满了各种图画的《推背图》,并无法和自己得到的那半卷吻合起来。

  这卷残图应该是整个《推背图》的后半卷,而叶天之前得到的是中间部分,也就是说,想要集齐《推背图》,他必须找到《推背图》的封页,要不然还是有残缺的。

  当然,既然见到了,叶天也不会放过这半卷残图,装模作样的鉴定了一会之后,叶天抬起头看向杰科克斯,说道:“贵馆对文物的保管,真是让人敬佩啊,这么一副不起眼的残卷,居然也保存的如此之好?”

  叶天的语气像是在赞扬大英博物馆,心中却是在冷笑,大英博物馆的典藏文物何止千万,根本就没有精力去分析每一件藏品。

  而这幅《推背图》残卷的一些地方,甚至还有尚未擦拭干净的灰尘,显然他们是在得到伊丽莎白公主的通知后,才从浩瀚的典籍中将其翻找出来后简单的做了一些维护。

  由此可见,大英博物馆对这卷残图并不是如何的重视,叶天心里也有了几分底数,当下开口说道:“杰科克斯馆长,您知道,我的父亲是一位中国艺术品收藏家,他曾经收录有这幅残卷的一部分,现在想让它们合而为一,成为一个完整的艺术品,不知道贵馆能不能满足我父亲的这个愿望呢?”

  “叶先生,这……让我很为难啊!”

  杰科克斯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说道:“我们博物馆没有将艺术品捐赠给个人的先例,更何况这卷画册是如此的精美,很抱歉,我怕是无法完成您父亲的这个愿望!”

  其实在叶天来之前,伊丽莎白就向杰科克斯表述了宋薇兰的意思,也就是说,有人愿意拿一副毕加索的画作,来换取这个来自中的图画残卷。

  毕加索是什么人?他在欧洲人的心目中,是古往今来任何艺术家都无法与之相比的,更不用说这一副没有署名的无名画册了,大英博物馆自然千肯万肯达成这笔交易。

  更重要的是,毕加索是近代的著名画家,所以大多文物都是从世界各地抢掠来的大英博物馆里,并没有多少他的藏品,这也是宋薇兰敢向儿子打包票可以交换成功的主要原因。

  当然,作为世界艺术品的殿堂,大英博物馆自然不肯承认自个儿是占了便宜的,所以杰科克斯才会找出种种理由,就是想让叶天先提出交换的意向。

  “还画册?还精美?精美个屁,你们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听到杰科克斯的话后,叶天忍不住在心里爆了粗口,这幅残卷上的画风很是拙劣,不管是人物还是景象都是寥寥数笔带过,相对而言,后世那些伪造的《推背图》倒是能称得上“精美”二字。

  “那真是太可惜了,原本我父亲想用他收藏的一副毕加索的现代油画和贵馆交换的。”

  叶天脸上露出了惋惜的表情,摊了摊手说道:“那幅毕加索的画都已经在飞机上了,这真是太遗憾了,杰科克斯先生,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已经在飞机上了?”

  杰科克斯闻言眼睛一亮,连忙说道:“不……不,叶先生,对于您父亲对艺术品的追求,我们是能理解的,这件事也并非完全不可能的。”

  “哦,那我要如何才能将这个残卷带回去呢?”

  叶天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笑意,“杰科克斯先生,您要知道,如果不是我父亲想让残缺的东西合而为一的话,他是不会拿出毕加索先生的油画的!”

  “艺术品是无价的,咱们不能用交换的名义。”

  说起来老外还是要比国人直接很多,当听到毕加索的那幅油画已经在飞机上后,杰科克斯直接就撕破了伪装,开口说道:“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您父亲需要用他个人的名义,将那副毕加索的油画捐赠给大英博物馆,而我们也可以用归还文物的名义,将这本画册交给你,您看这样可以吗?”

  “还不是交换吗?老外也虚伪的很。”

  叶天微不可查的撇了撇嘴,脸上却是露出笑容,说道:“当然可以,杰科克斯先生,再过一个多小时油画就能抵达伦敦了,我想贵馆一定有鉴赏毕加索画作的鉴定师,咱们今天就能完成捐赠的仪式。”

  “好的,如您所愿,我就这去找人起草相关的文件!”

  杰科克斯虽然对叶天的急迫有些疑虑,但想到博物馆即将收录一幅毕加索的作品,那些微的疑虑也烟消云散了,更何况他也让人鉴定过那本画册,鉴定结果是除了年份久远之外,画册并不具备多少收藏价值。

  只是由于时间比较紧的原因,杰科克斯只是让人从艺术品的角度上去鉴定的那幅画册,如果他仔细研究过画册所用材质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因为那些纸张,从来没有出现过在这个世界上。

  一个多小时后,周啸天乘坐的航班也降落在了伦敦机场.

  当他带着毕加索的油画和另外三分之一的《推背图》残卷赶到大英博物馆的时候,那个办公室内已经等候了数位英国资深艺术品鉴定专家——

  ps:忙得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啊,中午吃饭挤出来一章,兄弟们的月票推荐票评价票都投出来啊!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