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八百九十四章 拍卖 上

第八百九十四章 拍卖 上

  “李先生,你也知道,叶某并不缺钱财,今曰你得到这丹药,就不要往外宣扬了。”

  人世间的权势财富,对于现在的叶天而言,都如粪土一般,如果不是家人的羁绊,他早就破碎空间进入到别的结界之中,所以也不想被世俗的这些商人们烦扰。

  自古就流传着有钱能使鬼推磨的说法,这一点被绝大多数的商人认可,要是叶天手中有能延年益寿丹药的事情流传出去的话,叶天怕是每曰都要应付这些财大气粗的商界精英了。

  “叶先生,您放心,李某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

  听到叶天的话后,李超人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情,这不管是帝王将相还是凡夫俗子,总是堪不破生死一关,这越是富有的人,就越是惜命。

  “行了,咱们出去吧!”

  叶天点了点头,要不是看在李超人这些年做了不少慈善的份上,叶天也不会拿出这颗丹药,给这种人延年益寿,也会增加叶天自己的功德的,如果换成一个多行恶事的人,即使拿出再多钱,叶天也不会多看他一眼。

  “李先生出来了。”

  “咦?站在李生中间的那个人是谁?”

  “是啊,那个年轻人怎么能站在中间?”

  当叶天和唐文远还有李超人一起走出内屋的时候,顿时将整个客厅里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这就是气场的作用,即使李超人再低调,也无法掩饰他那身由自信和财富凝聚起来的气场。

  “少说几句,那是叶大师!”

  “是左大师的同门,不要得罪那个人!”

  不认识叶天的,大多都是港岛的三代子弟,只是他们话一出口就被自家长辈给打断掉了,因为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做生意的人总是不愿意得罪奇门中人的。

  “这个叫庄睿的人,异能究竟是什么呢?”

  叶天感觉到身后的一道目光后,扭过头冲着和那个漂亮女孩坐在角落里的庄睿笑了笑,回过头对李超人说道:“李先生,您请自便,我去和弟子们在一起。”

  “叶先生,我去那边坐了,知道您不愿意和我们这些老头子坐在一起的!”李超人哈哈一笑,得到了叶天的承诺,他整个人都轻了几分,当下和唐文远坐到了何爵士等人的圈子里。

  这种慈善姓质的晚宴虽然都是自助形式的,不过也是有圈子划分的,像作为主人的何爵士这些老牌富豪,虽然只有四五个人,但几乎占据了整个客厅的三分之一,纵然他们旁边也空着许多位置,身份不够的人还是很自觉的不会坐过去。

  而像华胜文銮雄这些港岛第二或者第三代富豪的人数就要多一些,则是占据着另外三分之一的地方,他们要比那些轻声喝茶聊天的老人们张扬一些,时不时会传出一阵大笑。

  至于场内的另外一些人,都是些年轻人,也是这些豪富们的子女,他们也有着自己的圈子,关系较好的人聚在一起聊着天,比起父辈,他们的举止显然要优雅了许多,但骨子里却是往外冒着一股子傲气。

  “怎么,啸天,不和他们去聊聊天吗?”

  叶天走到一个角落里,拍了拍正低头喝酒的周啸天,说道:“我看你小子以后也是个老婆奴,这离开一会就神魂不舍了?”

  “师父,不是的,”周啸天被叶天说的满脸通红,连忙解释道:“我……我和他们没什么话说啊。”

  “也是,老辈人透着骨子暮气,年轻人净车些别墅车子,是没什么好聊的。”

  叶天耳朵微微张动,这大厅里众人纷杂的谈话顿时尽收耳底,别说弟子不愿意和这些人交往了,就连他这种江湖老鸟,也懒得去和这些人扯淡。

  “师父,您这不是骂我吗?”雷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他的修为也已经进入先天,对叶天的话听的一清二楚。

  “收你入门还真没做错,雷虎,麻衣堂你以后多艹点心。”

  叶天早就看到雷虎和那些人聊得热火朝天,似乎还备受文銮雄等人的推崇,进入到先天之境的雷虎,早年身上那股阴霾之气尽去,时不时溢出的一些先天气息,让人会忍不住的与其接近。

  雷虎点了点头,说道:“师父,您放心吧,等咱们离开的时候,我一定让麻衣堂在世界各地开枝散叶的!”

  “离开?师父,去哪儿啊?”一旁的周啸天听得有些莫名其妙,听雷师弟这话的意思,好像离开之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等你踏入先天就知道了,此时没必要多增烦恼。”

  叶天摆了摆手,并没有多做解释,周啸天还处在后天巅峰,神识并没有转化为元神,聚灵阵中的灵气勉强还够他吸收,不过一旦进入到先天,他自然就会明白,不管是匮乏的灵气还是这世俗界污浊的空气,都是先天修士难以忍受的。

  “先生们,女士们,欢迎大家来参加由何爵士牵头举办的这次慈善晚宴,朋友们都知道,在中国内地发生了一场灾难,有许许多多的同胞,此时正在苦难之中……”

  正在叶天和两个弟子闲聊之际,岑静兰的声音在大厅中间响了起来,一道灯光打在了她的身上,今天的慈善晚会算是正式开始了。

  “今天参加慈善拍卖的有长实的李先生,有唐文远先生……”

  逐一介绍了几位华人商界领袖后,岑静兰的目光不由看向了叶天,见到叶天微微摇头,岑静兰抿嘴一笑,继续介绍道:“还有文銮雄先生,华胜先生,郑爵士……”

  几乎将会场所有人的名字都提及了一遍,岑静兰说道:“今晚将由每位贵宾拿出一件自己的心爱之物来进行拍卖,买主自然就是现场的各位了,拍卖所得的善款,都将用于内地救灾所用,还希望诸位商界名人踊跃竞拍……今晚的慈善拍卖将由我和亨利先生主持,现在拍卖开始,不知道哪位先生愿意拿出第一件拍品?”

  岑静兰身边站在一位外国面孔的中年人,看到这人叶天不由笑了起来,要说这世界还真不大,这位亨利先生,正是当年叶天竞拍《开元道藏》时的那位拍卖师,两人之前可就有过交集了。

  “慈善就是要少说多做,这次慈善拍卖是老朽发起的,我先抛砖引玉吧!”

  岑静兰话声刚落,何爵士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在八十年代的时候,我在英国拍得一对清乾隆珐琅掐丝彩花瓶,今曰就拿出来了,底拍价为一万元,有想收藏的朋友,就请出价吧!”

  随着何爵士的声音,两个穿着侍应服侍的人将一对花瓶摆在了亨利面前的桌子上,这是一对镀金的掐丝珐琅彩花瓶,高约12.7厘米,雕工精湛,头顶的灯光照射在上面,更显得器型厚重,无论晕染方式还是用色都具有浓郁的西洋风格。

  “何爵士真是大手笔啊,这对花瓶,拿到拍卖场的起拍价最少要在三百万港币以上!”

  亨利这个中国通艹着一口流利的粤语,三言两语间就把这对乾隆珐琅掐丝彩花瓶的价值摆在了众人面前。

  其实亨利说的还有些保守,像瓷器这种易碎难以保存的古董,凑成对是非常困难的,如果说一只价值三百万的话,那一对合在一起,价格就要在八百万以上了。

  “何爵士的慈善之心让人感动,我出一千万港币!”场内还是有识货的人的,在亨利话声刚落之际,叫价声就随着响起。

  “一千二百万港币!”

  像这类拍卖,东西的价值并不是主要的,但也没人愿意当冤大头,去花一千万买回来个价值一万块钱的物件,何爵士拿出的这算是件珍品,马上就有人加起价来。

  “一千五百万!”

  “我出一千八百万港币!”

  近年来清朝官窑瓷器价格被炒的很高,场内这些富豪们不乏大收藏家,当下花瓶的价格被一路拉高了上去。

  “师父,咱们拍吗?”雷虎以前碰到什么好东西,不是强抢就是豪取,这种场合参加的真不多,看到别人不停喊着价,心里不由痒痒了起来。

  “你不是废话嘛,我给你那五千万是干什么的?”叶天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雷虎,说道:“今儿就是来败家的,你大胆的往外花不就行了?”

  “哎,好,师父,您瞧好吧!”听到叶天这话,雷虎顿时大喜,把左臂往上一举,他也不知道刚才叫到了多少,大声喊道:“我出一千五百万!”

  “妈的,丢人啊,刚才别人都叫到一千八百万了,你小子这是叫的什么价啊?”雷虎话声未落,叶天差点没一巴掌扇上去。

  “这位先生,您前面的叫价已经是一千八百万港币了,您的叫价不能低于这个数字的!”

  亨利的声音让全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叶天几个人的身上,有些人已经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慈善拍卖场出现这种事情,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新闻了。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