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八百九十二章 故旧

第八百九十二章 故旧

  一秒记住【供精彩。

  “雷先生,欢迎,欢迎,早听说雷先生急公好义,今儿还请慷慨出手啊!”

  叶天和雷虎刚一下车,一位六十出头的老者就迎了上来,这人穿着十分朴素,但举手投足之间却显露出一种富贵气息,显然底蕴深厚之极,像这类人,已经不需要用表面上的财富来彰显自己的实力了。

  “何爵士好,要说急公好义这四个字,何爵士您才是当之无愧的!”

  雷虎很自然的向对方拱了拱手,以他在洪门的地位,足可以和此人平辈论交了,当下让出了半个身体,说道:“何爵士,这位是家师,听闻何爵士要举办这么一场拍卖,特意前来的。”

  “雷先生,你……你不是开玩笑吧?”听到雷虎的话后,何爵士的脸色不由变了下,纵然雷虎已经从洪门隐退,但以雷家在江湖上的地位,又有何人敢收他为徒呢?

  虽然麻衣堂在港岛名声很响亮,但很多人都不知道,麻衣堂是叶天的产业,而雷虎拜叶天为师的事情,除了麻衣一脉之外,也就雷震天等极少数几个人知道,所以何爵士只以为雷虎是在他和开玩笑的。

  “何爵士,我可不是在和您开玩笑。”

  雷虎眼睛一瞪就要发火,他虽然以前为人挺混蛋的,但最是孝顺长辈,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雷虎对叶天的态度不亚于自己的老父亲,容不得别人半点不敬。

  “雷虎,干什么呢?”叶天伸手拍了拍雷虎的肩膀,笑道:“何爵士,我叫叶天,这次却是来的有些冒昧了!”

  “叶天?你……你是左大师的那位师弟?”

  其实何爵士原本是见过叶天一次的,只是距离那次聚会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叶天的气质也大有改观,是以何爵士没能认出来,但是听到叶天的名字后,顿时和当年的那个年轻人对上了号。

  “正是,师兄今儿有事没来,还请何爵士见谅!”

  叶天笑着点了点头,从面前这人的面相他能看出来,何爵士华顶隐现光泽,这是福缘深厚的迹象,说明他的确为人好善乐施,并不是浪得虚名之辈,这才对他加了几分客气。

  说起来叶天和何家还算是有些渊源,麻衣一脉曾经有位祖师帮助何东外祖父安置的阴宅,这也保的当年的何东得到了个港岛首富的头衔。

  不过凡事久盛必衰,那阴宅在日军侵华的时候发生了一些意外,也导致何家逐渐败落下去,如果不是叶天在布置聚灵阵时启开了那个阴宅,并且用度人经化去里面的戾气,怕是何家后人还要多灾多难。

  当然,由何东一手创建的何氏家族,底蕴还是非常深厚的,现在还健在的那位澳门赌王,就是出自何东家族,甚至连澳门回归后的第一任行政长官,也是如此。

  这位何姓太平绅士,就是何东的孙子,只是他分得了一份庞大的家财之后,却并没有跻身商海,那诸多公司的股份分红,就使其成为香江屈指可数的大富翁之一了。

  不过他为人低调,到了老年更是热衷于慈善事业,在八十年代的时候,被英女王授予了“爵士”爵位,很受香港人的尊敬。

  所以他所举办的慈善筹款拍卖会,往往到场的人,都是香港的顶级富豪,许多人甚至都以接到他的邀请为荣,要知道,那位超人都是他的座上常客。

  “叶先生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啊,快请,里面请!”

  在确认了面前这人是叶天后,何爵士的态度顿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港人上至高官富豪,下至平民百姓都笃信风水,而叶天的名字在港岛上层社会名声极大,就连李超人对其都很推崇,何爵士当下亲自陪着叶天往内宅走去。

  “这人是谁啊?这么年轻就让何爵士亲自陪同?”

  “不认识,好像不是港岛人士吧?”

  “真是孤陋寡闻,那人叫叶天,早几年在港岛曾经大出风头过。”

  何爵士的举动也引起了院子里一些宾客的注意,他们大多都曾参加过前几年叶天出手教训七星派门人的那场聚会,对他并不陌生,只是叶天有几年没在香港现身,后来的一些富豪却是不认识他了。

  当叶天来到大厅中后,原本聚在大厅中心位置聊天的几个人,顿时快步走了过来,距离叶天还有四五米远,华胜就大声笑道:“叶先生,您也来了?这可是稀客啊!”

  “华总太客气了,国人有难四方支援,叶某岂能落于人后?”见到故意表现的和自己很熟络的华胜,叶天不禁笑了起来,“倒是华总家大业大,今儿一定要多捐些善款才是啊。”

  “叶先生您这是在笑话我,我那点儿身家,哪能和您相比啊。”

  华胜笑的有些苦涩,叶天今儿摆出这话了,纵然他本意只是想来凑凑热闹,少不得也要大出血了,否则这明摆着就是不给叶大师面子啊。

  “对了,叶总,老文也来了,还有您一位老朋友呢。”华胜左右看了一下,对着一个角落处招了招手,喊道:“老文,叶先生来了,你和岑小姐过来吧!”

  “岑小姐?是岑静兰?”

  叶天闻言愣了一下,抬头看去,那向自己走过来的女人,不正是岑静兰,在她身边还有那位西装革履的文銮雄文老板,文銮雄也年过五十了,但看上去还像是三十多岁,要不是叶天能探查人的气机,真怀疑这家伙也是为修道者了。

  “叶先生,有两年没见您了,您可是风采依旧啊!”

  文銮雄的笑容比身边的华胜还要尴尬,他知道岑静兰是叶天关照的,想想自己这半年多来的行为,心中不禁一阵胆寒。

  文銮雄与华胜来往颇多,可是知道叶天的一些作为,听说近几年国际上发生的许多大事,都或多或少和叶天有些关联,像是日本集体失踪和俄罗斯黑帮事件,背后好像都有叶天的影子。

  “文总,您这也不也是老当益壮嘛。”

  叶天和文銮雄开了句玩笑,转头看向了岑静兰,笑道:“静兰姐,你可是越来越漂亮了,对了,你最近演的那几场电影我都看了,真的很不错。”

  在妻子怀孕生子的这段时间,是叶天最接近普通人生活的一段时日,有时也会陪着于清雅进到电影院里,再加上于清雅的工作性质,他倒是对岑静兰最近的动态非常的清楚。

  现在的岑静兰,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小明星了,她主演了好几部好莱坞大片后,已经成功的打入到了欧美市场,叶天也没想到今儿这场慈善拍卖居然把她给请来了。

  想想往事,叶天也不由有些唏嘘,一转眼差不多就是十年的时间。

  时过境迁,当年的乡村进京上学的小子,早已脱胎换骨,权势财富于他都是浮云,而那个尚且在电影学院上学的女学生,已经是国际知名的大影星,几乎每天的娱乐新闻中都能看到她的身影。

  “叶天,很久没听到你的消息了,最近还好吗?”

  见到叶天,岑静兰的表情也很复杂,出道这么多年了,她也曾交过男朋友,但心底始终都会有一个笑起来很腼腆很好看的大男孩,不过岑静兰知道,那只是镜花水月,两者之间永远不会发生什么故事。

  “还行吧,静兰姐,下次再有新电影上映,可要给我几张票啊,嘿嘿,说不定我儿子以后也会成为你的粉丝呢!”

  叶天对岑静兰这个自强的女人倒是很有好感,要不然当年他也不会帮她一把了,不过这好感也就仅限于此,除了于清雅这个命中注定的女人之外,他不会再沾染别的情缘了。

  “啊?你都有儿子了?时间可真快啊!”

  听到叶天这话,岑静兰心中泛起一股说不出的滋味,还不到三十岁就已经红透半边天的岑静兰,只感觉索然无趣,居然兴起想要退出娱乐圈的念头。

  叶天感觉到了岑静兰心中的那丝波动,当下笑道:“静兰姐,每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你就应该活在屏幕上面,加油吧!”

  叶天的话就像是有种魔力一般,又如同一阵清风,拂去了岑静兰心头的那丝阴霾,岑静兰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你说的对,叶天弟弟,下次我电影首映,你一定来捧场啊!”

  叶天点头笑道:“你不说我都要去的,哎,静兰姐,那边有个熟人,我先过去聊几句。”

  看着叶天离去的身影和身边拥簇着的人,岑静兰知道,自己日后和叶天有所交集的机会也将越来越少,站在人群里的叶天,显得是那么的飘渺,浑然不似俗世中人一般。

  “熙国,你怎么也来了?”叶天倒不是要故意避开岑静兰,而是真的见到个熟人,却是左家俊的女婿柳熙国。

  “小叔,您什么时候来的香港啊?”

  见到叶天在这里,柳熙国也很吃惊,昨日是麻衣一脉的聚会,所以他并不知道叶天来香港的事情。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