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八百七十七章 残卷

第八百七十七章 残卷

  “看来张三丰肉身不腐,并不单纯是那木心的作用!”

  见到那塔林中的五具肉身后,叶天忍不住咂巴了下嘴巴,那些人虽然已经是道消人亡,但仅仅是肉身坐在那里,都能给自己的神识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塔林中都是司空家族羽化的前辈,叶天,你不要冒犯前辈安息!”

  白猿的修为虽然比叶天弱了很多,但还是感应到了叶天在使用神识窥探塔林,当下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他现在的感觉就像是放了个小偷进入到主人的房子里。

  “呵呵,当然不会了,猿兄,我想知道司空家族藏放功法典籍的地方在哪里?”

  叶天讪讪一笑收回了神识,将话题转移开来,如果让他自己去寻找,倒是也能找到藏经之所,只不过这个建筑群连绵数十间,一间间搜寻下去的话,不如直接开口询问老白猿了。

  “你问的是藏经阁吧?我带你去!”

  听到叶天的话后,老白猿脸色露出一丝喜色,它是妖修,用不到人类修炼的功法,藏经阁中的藏书对它连鸡肋都不如,如果叶天要去藏宝阁,怕是老白猿的脸色就要变得难看了。

  “建筑这处洞府的人,真是巧夺天工,布下阵法的前辈,更是功参造化!”

  为了表示对司空家族的敬重,叶天和苟心家都是从山门处步行上去的,他们发现,这里的每一处都修建的精美异常,一桥一树均是暗隐玄机,完美的和周围环境相契合。

  那些建筑物的表层,更是覆盖着一层淡薄的灵气,使得这些建筑千年不朽,表层流光溢彩,就像是刚刚刷上新漆一般,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叶天怎么都不会想到它是刚刚从地底浮现出来的。

  “这里是司空家数代主人建造起来的,非一人一力可以完成的。”白猿在一旁给叶天解释着,不过想想司空家的最后一代主人也已羽化归仙,老白猿就忍不住悲从心头起。

  “一饮一啄自有天定,猿兄不必过于悲伤了。”

  叶天摇了摇头,这修仙界和世俗也差不了多少,从这司空家族的洞府中就能看出,他们当年也是显赫一时的大家族,可时过境迁之后,洞府依然存在,但早已是人去楼空了。

  这就像是人世间的王朝兴衰,没有哪一家可以一直在江山上坐下去,兴衰荣辱一至于斯,却是江山依旧古人不在了。

  “叶天,就是这里了,希望你能遵守承诺!”

  在山腰一处两层建筑前,白猿站住了脚,那建筑的正门上方,用篆写着《藏经楼》三个大字。

  “猿兄你不进去吗?”叶天闻言看向了白猿。

  “主人有命令,我是不得进入藏经和藏宝之地的。”

  白猿摇了摇脑袋,它们白猿一族虽然世代守护在这里,却是不能进入到司空家族重地之中,否则以老白猿的跳脱姓子,怕是早已将司空家族的藏宝尽数取出来玩耍了。

  “好,那我就进去了。”叶天点了点头,伸手在那大门上一推,大门应声而开,非常的灵活,根本就不像是数十年都无人开启过的样子。

  “司空家族的底蕴确实厚重,不愧为流传数千年的修仙家族!”

  进入到藏经阁一楼后,叶天忍不住在心中暗赞,房间并不是很大,围绕着墙壁摆了一圈书案,在书案上整齐摆放着一些古经典籍,在这些经书上,都覆盖着一层淡淡的灵气,灵气不失,这些经书就不虞会被毁坏掉。

  “《黄庭经》、《道德经》、《三清上谕法旨》,《修心吐纳之术》……”

  从左至右,叶天将那书案上的典籍都看了一遍,眉头不由微微皱起,因为这些经文大多都是道家名著,在世间都有流传,没有一本是关于术法的应用。

  叶天并没有拿起那些经过观看,因为如此一来,就会破坏掉那些灵气禁制,叶天可没有本事重新布置这种禁制,那未免就让这些珍贵的道家典籍损坏掉。

  摇了摇头,叶天转身上了二楼,却发现二楼的空间更小,只有两张台案,一张书案上放着两本书,而另一张上面只有薄薄的几页纸张,而那纸张色泽洁白,看上去和普通的纸类有些差别。

  “《太上清心诀》,《猿公剑法》?”

  走到放着两本典籍的书案前,叶天站住了脚,张口一吹,一道真炁从他口中喷出,穿透了那保护经文的灵气罩,那本《太上清心诀》“哗”的一声掀开了一页。

  “嗯?这个对我用处不大!”叶天粗略的看了一下首页的总纲,脸上不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这本经文只是一本让人修炼道心境界的方法,看其功效,尚且不如张三丰笔记中所留的功法。

  “咦,这《猿公剑法》讲的是飞剑驾驭之道啊?”

  依法掀开了另外那本《猿公剑法》后,叶天的脸上却是露出了惊喜的之色,他虽然练成了飞剑,但是并没有相应的功法,只不过凭借着浑厚的神识在指挥飞剑攻敌伤人,应用的效率可以说是低的令人发指。

  “原来如此,飞剑居然可以这般使用?”

  站在书案之前,叶天看的是如痴如醉,《猿公剑法》中的一些应用,像是给他打开了一扇大门,直到此刻叶天才知道,自己以前没有将飞剑的功法开发出万一。

  就像是本命飞剑除了杀敌和防御之外,还可以御空飞行,其速度要比使用真炁飞行快上百倍,到了金丹期使用飞剑飞行,就算是须弥千里也不是不可能的,这或许就是千里之外取敌首级一说的来由了。

  “得此剑道,此行已然是不虚了。”

  叶天用了整整一个多小时,将《猿公剑法》中的精要尽数记在了脑中,他现在只是知道了应用的功法,想要熟练掌握的话,还需要仔细揣摩和练习才行。

  “叶天,可以出来了吧?”

  正当叶天沉浸在《猿公剑法》中的时候,老白猿的声音从藏经楼外传了过来,猴子本就没什么耐心,能在外面等候一个多小时,白猿也算是忍耐到了极点。

  “马上就出去!”

  叶天看了一眼那本《猿公剑法》,强忍住了将它收入囊中的**,因为要是那猴子看到自己取了根据他祖先命名的功法秘籍,指不定是什么反应呢。

  “嗯?这是什么玩意儿?是《推背图》吗?”

  当叶天走到最后一张书案前的时候,整个人顿时愣住了,因为在书案上摆放着的纸张非金非玉,上面有细细的纹路,倒是像用什么东西编制而成的。

  而在这几张纸的旁边,还有一章便笺,上面由右至左写着两行字:“一笔动乾坤,一言断生死!”

  “妈的,好大的口气,难不成这玩意是生死簿吗?”看到这两行字,叶天不由哑然失笑起来,不过当他的神识刚刚接触到那几张纸后,脸上的笑容忽然僵持住了。

  “《太白会运逆兆通代记图》,奶奶的,莫非真是《推背图》?”

  在那纸张的首页,一行字在叶天的神识中显现了出来,而就叶天所知,《太白会运逆兆通代记图》很可能就是后世所说的《推背图》的原始书名。

  “靠,这不是在玩哥们啊?怎么又没有了?”

  只不过当叶天往下继续探查的时候,另外几张书页却都是空白一片,没有任何的内容,但是叶天又分明能从里面感受到一种巨大的能量,宝贝就在眼前自己却无法将其看透,这让叶天心里像是被猫爪给抓了似的痒痒不已。

  “取不取?”

  叶天有些挠头,这几张纸应该是一本残卷,或许将它们集齐了之后,才能显示出里面的内容来,只是这世界何等之大,叶天也不知道何时能将残卷收集齐全。

  “管那么多呢,先拿了再说!”这藏经楼中的典籍,除了《猿公剑法》对叶天很有益处之外,别的东西价值都不大,而《猿公剑法》内的精要叶天早已熟记于心,并不需要将原本拿走的。

  想了一下,叶天还是向那几页纸张伸出了手,纸张表面的灵气护罩只是保护这些书籍不至于腐朽,并没有什么别的功能,叶天很顺利的就将几页纸给取了出来。

  “这东西倒是坚韧,根本就不怕腐朽的。”

  叶天用手捏住一页纸的边角,使劲的碾了一下,却发现他那能将金铁碾碎的力道作用在纸张上,如同石沉大海一般,那边角处没有显示出任何的变化。

  “应该是件宝贝吧?”看着便笺上的那两行字,叶天拿出了一个玉盒,珍而重之的将几页纸折叠起来放了进去,就算这玩意不是《推背图》的残卷,想必也是大有来头的。

  “猿兄,我取了一本经文的残卷,你可要检验?”

  叶天并没有将玉盒收起来,而是直接拿在手里走了出去,将其递给了守在外面的老白猿。

  “不用了……”白猿摇了摇头,人类功法与它没有任何意义,即使再珍贵,自己也是无法适用的。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