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八百七十二章 反袭

第八百七十二章 反袭

  “收!”

  何不语口中一声断喝,那张大网像是有灵姓一般,随着他的喝声迅速的变小,将金毛狻丝丝的缠绕在了半空之中,任凭金毛狻如何挣扎,都无法将其摆脱。

  “这网是用万年金蚕丝炼制而成的,小家伙,你老实在里面呆着吧!”

  看着金毛狻不断挣扎的样子,何不语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他的身家并不是很丰厚,这件正是他为数不多可用于临战攻伐的法宝之一。

  “这……这是主人留下的乾坤罩啊,你……你是怎么得来的?”

  叶天和何不语之间的冲突发生的十分突然,前面还是相谈甚欢,紧接着就刀兵相像,老白猿和苟心家一时间都没回过神来,还真以为何不语是在和叶天探索功法呢。

  直到金毛狻被困住后,老白猿才醒转了过来,主人给其信物让他帮忙来取东西可以理解,但这乾坤罩却是主人防身法宝,平时自己都别想摸一下,按理说就是和此人关系再好,也不可能交给对方啊?

  “当然是司空兄送我的啊!”

  何不语仍然是满脸笑容,可是在那笑容下面,却有着令人心寒的冷冽,左手一招,一把像是幼儿玩具般的弯弓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而何不语的右手掌心,却是多了一把色泽黝黑的箭矢。

  “叶兄弟,再接我这一箭如何?”何不语的话中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杀意,“能接下我这一箭,那神州结界你就大可以去得了,否则,你还是将小命留在这里吧!”

  事到如今,何不语终于露出了狰狞的真面目,虽然叶天的修为高出他一筹,但何不语在神州结界内闯荡数百年,身家之丰厚,是远非叶天能与之相比的。

  此时拿在手中的这把弓箭,就是何不语在一处前辈修者的洞府中获得的。

  那位修者生前是半步元婴的修为,他亲手炼制的这把弓箭,需将自己的一丝元神注入箭矢之中,只要元神不灭就可以进行千里追杀,足可以射杀金丹初期修为的强者。

  靠着这把弓箭,何不语袭杀了不少视他如友的“至交好友”,得到不少丹药法宝,否则凭他这么一介散修,怎么也不可能晋级到先天后期,怕是早已寿终正寝了。

  “你不过金丹后期修为,真以为吃定我了?”

  看着何不语拿出了那把弓箭,叶天心头一阵战栗,后背鼓起一层鸡皮疙瘩,他感觉到了一种从所未有的危机,叶天再也不敢怠慢,心念一动,一道白色的光芒突兀的出现在了何不语的身后。

  “笨蛋,用爪子将那网给撕开啊!”与此同时,叶天向正在半空中死命挣扎的金毛狻传了一道音讯,这小家伙有点死脑筋,只是用嘴在撕咬那网,空着一双利爪却是不用。

  听到叶天的传音后,金毛狻反应了过来,两只小爪子扒住了一个网眼,用力向两边一撕,那张用万年金蚕丝炼制的法宝,居然像是纸糊的一般,直接被小金毛梭撕裂开来。

  “嗯,这到底是什么灵兽?怎么能撕裂乾坤罩?”

  见到这一幕,原本胜算在握的何不语顿时脸色大变,眼看那金毛狻就要冲出乾坤罩,手中对准着叶天的弓箭,却是不由自主的指向了金毛狻。

  “嘭!”的一声弓弦拉动的声音,那注入了何不语一丝元神的箭矢快如闪电般的向小金毛梭射去。

  “嗷呜!”

  刚刚从那乾坤罩里冲出来的金毛狻,迎面就看到一道乌光射来,它对危险感应的能力要更甚于叶天,两只小爪子往前一挡,身体就突兀的消失在了原地。

  不过小金毛梭的速度再快,也是受到了一些伤害,叶天清楚的看到,那处箭矢和小家伙同时消失掉的空间,洒落了几滴淡金色的血液,还有一些小金毛梭的毛发飘荡在了空中。

  “妈的,给我死吧!”

  见到小家伙受到了伤害,叶天顿时震怒不已,心念一动,出现在何不语身后的那道白芒,也悄无声息的划破了何不语的护身真炁,从他的后心穿入,直直的又胸前射了出来。

  “飞剑?”

  一直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叶天和金毛狻身上的何不语,根本就没想到攻击会来自身后,纵然他也做了些许防范,但叶天的本命飞剑又岂是他能抗衡的?

  当飞机从何不语胸前穿透而出的时候,他眼中瞳孔瞬间放大了数倍,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右手在胸前连点数下,但怎么都止不住胸前狂涌的鲜血。

  被叶天蕴养经年,又加入了数种珍稀材质的无痕,这一剑穿过何不语身体的同时,那霸道的剑气,已然将他体内生机尽数断绝掉了,不光是何不语的心脏,就连他的五腹六脏,均是已经被完全震碎掉了。

  “铛!”一声金属交击的脆鸣声响起,却是叶天的飞剑在空中拦截住了正追杀金毛狻的那支黑色箭矢。

  本体受创,何不语的元神本就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只听到那箭矢似乎发出一声哀鸣,一头坠落到了地上,何不语已然无法再用元神艹纵这件法宝了。

  “嗷呜!”

  眼见追杀自己的箭矢被叶天挡住,原本身体正往前冲的金毛狻,口中发出一声怒吼,身体骤然停顿了下来,一道金光划过,它的身形出现在了何不语的身旁,硬生生用爪子掏出了对方的心脏,放入口中大嚼了起来。

  “先别杀死他!”看到小金毛梭凶姓大发,叶天身体一晃,一手拎住了金毛狻的脖颈,小家伙那那只前爪,堪堪的从何不语的脖颈处划了过去。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天和何不语的交手,在兔走鹘落之间就分出了生死,看得苟心家是目眩神摇,脑中还留有一丝迷糊,因为直到此刻,刚才二人那情真意切的景象,还残留在他的脑子里呢。

  “怎么回事?”眼见何不语浑身生机已断,叶天这才松了口气,冷笑道:“这人一开始就包藏祸心,大师兄您初时看了出来,怎么后面反而相信他了呢?”

  “你之前和他的那些对话,都是在虚与委蛇?”苟心家闻言不由苦笑了一声,他真是感觉自己老了,虽然叶天曾经告知过他自己的用意,但苟心家还是被二人的对话给蒙骗了过去。

  “哼,他又何尝不是呢?”叶天冷哼了一声,看着地上的何不语,说道:“你不要想着元神遁逃,没有机会的!”

  叶天知道,进入到先天后期之后,元神已经修炼的坚韧无比,即使失去肉身,也能在这世间存活一段时间的,何不语此刻在地上装死,分明就是想元神逃出后夺舍重生。

  “你没有进过结界空间,是如何知晓这么多的?”

  叶天话声落后,原本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紧闭着双眼的何不语,突然睁开了眼睛,在那双充满了怨毒神色的眼睛里,还流露出了深深的不解。

  修道数百载,最后竟然落到了这个下场,何不语心中不甘,“世俗界材质匮乏,你又是如何能炼制出本命飞剑的?又是何时将飞机藏匿在我的身后的?”

  在何不语想来,叶天从未进过结界空间,他的见闻应该有限的很,更不可能藏有什么法宝,但是他怎么都想不到,叶天居然有很着很多结界中的修者都没有的本命飞剑,如果搞不清楚这些问题,何不语将死不瞑目。

  “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叶天冷冷的看着何不语,说道:“司空家族的传家之宝何等珍贵?岂能冒然交给你当做信物?那只能说明你是杀人越货得来的,所以从一开始,我就对你起了戒心……”

  何不语虽然活的年岁够长,心思也够歹毒,但是他幼年就随着师父在深山修道,后来更是直接进入到神州结界之中,那坑蒙拐骗的本事,纯属是无师自通。

  叶天虽然年龄不大,但他十岁时就在俗世中厮混,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从何不语的一句话中,他就看出了破绽,而且他本已心存杀机,在金毛狻撕破他道袍的时候,叶天就悄无声息的将飞机藏匿在何不语身后的地面之下。

  “主人怎么了?你把主人害死了?”

  老白猿的智商并不在人类之下,它完全听得懂叶天的这番话,口中发出一声悲呼,拎着寒铁棍就窜了过来,当头一棒向何不语的天灵感砸了下去。

  “你别急,我还有事要问他!”叶天一把抓住了砸落的棍子,开口说道:“你若老实回答我的话,我送你一个痛快!”

  “小子,何爷会报了今曰之仇的!”

  何不语双眼猛地一瞪,一道淡淡的影子从他印堂处钻了出来,那个**着身体,面目与何不语一般无二的元神,左右打量了一下之后,径直就要往山外的方向飞去。

  “想跑?”叶天一道法决打出,周围的空间顿时像是被凝固住了一般,何不语遁出的元神,硬生生的被停滞在了空中——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