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八百六十九章 何不语

第八百六十九章 何不语

  俗话说狼行千里吃肉,像金毛狻这种上古异兽,本就残忍嗜杀,一声怒吼过后,小金毛梭也激发了血脉中的传承,双眼冒着凶光,闪电般的窜到道人身前,一爪子当胸抓了过去。

  “这……这是什么动物?”

  被小金毛狻的吼声震得气血浮动的道人,看着扑倒面前的金毛狻,眼中不禁露出骇然的神色。

  不过道人活了那么多年,并不缺乏与人或者是妖兽争斗的竟然,上肢不见有丝毫的动作,整个人却是忽然往后退出去了十多米,同时右手在胸前划了个圈,周围空间顿时紊乱了起来。

  “嗯?他不过是刚刚晋级先天后期的修为,为何能引动空间波动?”

  看到道人的举动,半空之中的叶天神色一凛,因为以他此时的功力,即使全力出手,都无法将身处的地球空间撕裂,叶天原以为只有达到金丹期才能做到这一点,但道人的术法显然颠覆了他的认知。

  看到这一幕,叶天不禁收起了对那道人的轻视,他虽然已经晋级到假丹境界,并且查阅过张三丰的修炼笔记,但张真人所留笔记大多都是对天道的感悟,攻伐术法却是没有怎么提及。

  所以现在叶天所能依仗的,除了体内真炁和境界要比先天高手强出一筹之外,就是他花费了莫大精力心血凝练的本命飞剑了。

  除此之外,叶天的攻击手段并不是很多,而麻衣传承中的一些术法,现在已经显得不合时宜了,在高手争斗中使出来,怕是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这让叶天想起了前段时间看到的一个新闻,某个城市的一位武林高手,身兼各种武术圈子里的头衔,但是却在一次邻里争执中被邻居持刀砍成重伤。

  这和叶天现在所遇到的情形有几分相似,自己修为虽然高,也见过血历经过生死厮杀,但是和这些看上去年轻,其实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家伙们争斗,未必就能占得上风的。

  “孽畜,找死!”正当叶天在上方陷入沉思之中的时候,忽然被一声闷哼声惊醒,往下一看,脸上顿时一愣。

  原来,就在那道人身体退后的同时,金毛狻如影随形的跟了上去,速度快的那道人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反应,就在道人施展术法的时候,金毛狻一爪子就抓在了他的胸前。

  虽然出生不久,但小金毛狻的爪子足可以裂金断玉,只听“嗤啦”一声响,道人从胸口到下腹部的道袍,生生被金毛狻撕裂开来,道人白皙的身体显露了出来,中间有一道深深的血痕,只差一点将其开膛破肚了。

  “叶天,这……这只金毛狻怎么这么厉害?”

  叶天方才没有注意到下面的情形,苟心家却是一直在关注着,此刻脸上流露出震惊的神色,他怎么都没想到跟着叶天温顺的像个宠物一般的金毛狻,居然有如此强大的攻击力。

  “上面那两位,可以出来了吧?鬼鬼祟祟的还想暗算贫道吗?”

  被小金毛梭抓伤之后,那道人身形爆退了一百多米,手腕一翻拿出一个玉瓶,从里面倒出一粒丹丸丢在了嘴里,而从始自终,他身上的伤口都未曾流出一丝鲜血,此时更是快速的愈合了起来。

  道人抬头向天上看去,他的境界只比叶天差了一个级别而已,如果是叶天单独隐匿在那里,道人未必能发现得了,但是带着初入先天的苟心家,却是瞒不过道人神识的窥视。

  “你认为我需要暗算你吗?”虽然有些忌惮那道人的术法,但自己整整比其高出了一个境界,又有白猿金毛狻以及大师兄诸多帮手,叶天自然也不惧那道人。

  口中发出一声轻笑,叶天心念一动,将他和苟心家包裹起来的真炁快速的收敛回了体内,只在脚下留有两个云团,腾云驾雾一般缓缓落下了身体。

  “你是……叶天?!”

  老白猿的修为比那道人尚且还弱上一些,直到叶天露出身形,它才看到了空中的二人,眼睛顿时就瞪圆了,身形一窜来到叶天跟前,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起来。

  “猿兄,好久不见,叶某每年送来的酒可够喝的?”

  修道界中强者为尊,当年叶天尚未进入先天,见了白猿自然要称呼一声前辈,可此时他的修为境界已经远超这老猴子了,喊声猿兄却是给足了对方的面子。

  “你真的是叶天?你……你莫非闯到西王母的蟠桃园中,吃到了真正的仙桃?”感应到叶天那熟悉的气机之后,白猿口中发出一声怪叫,原地翻了两个跟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叶天。

  修道一途艰辛重重,几乎没有任何捷径可走,白猿自己修炼了两百多年,也不过是先天中期的修为,即使他的主人,修道三百余载,离开神农架的时候才堪堪进入到先天后期。

  而叶天在两年前那会,只不过是后天巅峰,很有希望晋级先天而已,但就短短的两年时间,他居然达到了假丹修为,整整比白猿高出了先天圆满和先天后期两个境界,这让老白猿心中产生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猿兄,这些以后再说。”看着白猿吃惊的样子,叶天摆了摆手,脸色忽然一沉,说道:“猿兄,我将毛头交给你,你可没用心相护啊?”

  说话之间,叶天右手一招,二十多米外的毛头被一股大力吸入到了叶天怀中,毛头受伤看来不轻,在见到叶天之后,也只是眼中露出一股惊喜,连伸出舌头去舔叶天的手背都做不到。

  微微低下了头,叶天的眼中露出了一股杀意,从贴身的皮囊里取出了一枚小指大小的木属姓灵石,掰开了毛头嘴巴放了进去,说道:“不要吞咽下去,吸取里面的灵气治疗伤势!”

  “呜呜……”感受到从口中传来的庞大生机,毛头的眼睛顿时一亮,发出一阵呜咽声后,按照白猿所传的功法运转起了真炁,引导着那灵气滋养起受伤的身体。

  “嗷呜!”击退了道人的小金毛梭,看到叶天手中出现的灵石猴,身形一晃,快如闪电般的窜到了叶天肩头,右手小爪子搓了搓,脸上露出一副谄媚的神色。

  “你小子,别人是救命,你是贪吃啊!”

  叶天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刚才小家伙表现不错,想了想之后,叶天还是又拿出一枚灵石丢进了金毛狻的口中,只是这块灵石就只有拇指甲大小了。

  “竟……竟然是木属姓灵石?”

  就在叶天再次拿出灵石的时候,数十米外传来一声惊呼,却是那道人认出了那枚散发着无穷生机的灵石,正是修道界中几乎已经完全消失的木属姓灵石!

  这让道人的眼神变得炙热了起来,由于木属姓灵石内蕴含生机,在快速治疗伤势的同时又能补充体内真炁,应用在渡劫中的话,比什么法宝都好使,只要有一枚木属姓灵石,最起码能提高两成渡劫的把握。

  只不过木属姓灵石的形成环境十分苛刻,就算是在灵气充裕的结界空间内,也几乎要绝迹了,只有一些大门派中还有少许的存货,但决计是不会拿出来的。

  “你倒是有些见识,不错,正是木属姓灵石!”

  叶天虽然低着头,但是气机却捕捉到了那道人心绪的波动以及他眼中流露出的贪婪,心中冷笑了一声,叶天开口说道:“这只雪貂是我豢养之物,不知如何得罪了道友,竟然会下此辣手呢?”

  “这位道友,您恐怕是误会了!”

  那道人眼珠一转,将破开了的道袍扎了起来,对着叶天深深施了一礼,神态恭敬的说道:“我叫何不语,原本受到一位道兄所托,来这世俗界取上一些炼丹用的药材的。

  却没想到我正准备取药的时候,被这雪貂突袭,一时大意没有留住手,却不知是道友所养,何某在此向道友致歉了,我这里还有些丹药,请道友收下,算是何某赔罪所用!”

  道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取出了一个玉瓶,扬手扔向了叶天,态度诚恳之极。

  叶天接过玉瓶拔下塞子后,凑在鼻端一闻,辛辣中带着一股芬芳,的确是疗伤灵药,当下脸上露出了笑容,开口说道:“这处洞府的原主人和我也算有旧,不知道何道友能否说出他的姓名来?”

  对这道人的话,叶天连一分都不信,如果他真的是受洞府主人相托来此的,岂能将守护药圃的白猿打伤?而且看那架势,如果自己不来的话,他甚至会将白猿给击杀掉的。

  “当然,我和司空道友相交数十年,情同莫逆,岂会不知道他的名字?”何不语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这都是一场误会而已,要不是这畜生死命相阻,我也不会伤及他们了!”

  道人口中发出一阵大笑,手腕一翻,拿出一把三寸短剑,扬手抛给了白猿,说道:“看看,可是你主人留下的东西?真是只不开化的猴子,枉得司空兄还经常夸你聪明伶俐呢!”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