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八百三十三章 身份 下

第八百三十三章 身份 下

  “是人,是死人!”

  叶天嘴里很艰难的吐出了几个酸涩的字眼,不过说的全都是废话,就算是雷虎也能看出坐在地上的这个道人是个死人!

  从正面看,道人无论是神态还是露在外面的皮肤,都和活人没有任何的区别,而且坐姿挺拔,看上去就如同在打坐修炼一般。

  可是这道人的背后,从腰椎处开始,一直上延到脖椎下方,皮肉整个向外翻开,裂开了一道长近一米的大口子,但是却没有任何鲜血流出。

  在那黄色皮肤下面的皮肉呈金黄色,就连那根长长的脊椎,也是通体泛着金黄的颜色,所有的腑脏均是这种色彩,看上去怪异无比。

  “师父,这……这是怎么回事?”

  雷虎这辈子死人也见了不少,可是此刻他只感觉自己心脏在“咚咚”直跳,如果换个环境看到这种情形,他只以为这是个金属打制的假人。

  叶天脸上露出尊重的神色,喃喃道:“羽化成仙,这……这是真正的羽化成仙!”

  羽化一词,最早来源于自然界,当昆虫由蛹变为成虫,昆虫由若虫或蛹,经过蜕皮,变化为成虫的这个过程,就可被称之为羽化,取的是《搜神记》卷十三:“木蠹生虫,羽化为蝶。”之意。

  而在中国道教的典籍记载中,当人类修炼到极致,就可以跳出生死轮回、生老病死,是谓羽化成仙,苏轼《前赤壁赋》中曾言:飘飘乎如遗世读力,羽化而登仙。

  这个名词传出之后,后世之人往往就将一些道教高人的去世,成为羽化登仙,其实那些人只不过是正常的生老病死,和成仙成佛完本没有丁点儿关系。

  上面所说的这些,都是世人皆知的,只要稍微费点心都可以查得到,但是在道教历史上,曾经出现了数位真正像昆虫羽化蜕皮一般,留下了不朽躯体的修道之人。

  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候,一个登山队曾经在华山一人迹罕至的悬崖处,发现了一个洞穴,在借助着绳索等物下到洞穴中后,登山队惊异的看到,里面居然有个道人的尸体。

  和一般的死人不同,这具尸体不腐不朽栩栩如生,但背部却裂开了一道口子,当时把这些登山队员们吓的不轻,也没敢贸然移动道人的骨骸,将这件事报告给了当地政斧。

  闻之这件事情后,当地政斧马上组织了考古部门和道教协会的人前往现场。

  但是在当年那个狂热的年代,很多人都将自己所不能理解的事情归类到封建迷信里面,当地政斧不顾道教协会的反对,最终将那具道人的尸体给火化掉了。

  后来叶天的师父李善元从道家友人口中听到这件事后,捶足顿胸了好久,直骂那些人是败家子,亵渎了祖宗,只不过木已成舟,他也是无可奈何。

  根据李善元和友人们的推论,洞穴中那人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老祖陈传,而背后开裂,或许就是道家羽化的真正解释,元神从体内出窍,就像是昆虫蜕皮一般,留下了一个臭皮囊。

  只是这一切都是李善元推断出来的,他也不知道元神出窍之后会往何处去,又如何能存活在世间,由于李善元本人只不过是化劲修为,所有的东西都是凭空想象,没有任何真凭实据。

  在看到面前这人之后,叶天才突然记起师父闲聊时说起的这件事,两者之间的情形几乎一模一样,这人极有可能是真正的修道之人,而这种景象,或许是一种叶天也不知道的境界。

  “师父,这人真的成仙了?”过了这一会,雷虎也缓过劲来了,像他这种凶人,活人尚且不怕,又何惧死人,只不过面前这人太过诡异,才让他一时有些惊慌失措。

  “不知道,我也说不清楚,可能是真的成仙了吧?”

  叶天摇了摇头,要是换做丁洪在这里,或许还能回答雷虎的问题,但他对修道一途上的东西所知道的太少,也不知是否真的会有这种现象存在?

  “行了,不要打扰先人肉身,咱们先出去吧。”

  看着面前的这个道人,叶天隐隐猜出了几分他的身份,不过这事儿和一些典籍中所记载的大相径庭,叶天还需要整理一下外面的那些木简,看看能否从中找出答案来、来到外屋后,叶天对雷虎说道:“雷虎,你去外面修炼吧,饿了自己从海中抓鱼,渴了这里有山溪淡水,注意不要距离海滩过远,这岛上的动物不是你能对付的。”

  要说这座木屋所处的位置,还真是一块修炼宝地,它正好处于高山岩壁的山脚之下,屋子旁边就有一道溪流终年不止,山丘上更是长满了各种植物,里面不乏黄精首乌等物,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年这道人栽种在上面的?

  “是,师父,我知道了。”雷虎答应了一声,退出了木屋,和一具不知道如何死去的尸体呆在一起,他浑身上下都感觉别扭,早就想出去了。

  “这《大道经》是为张三丰所著,难道里面的人真的是他?”

  看着散落在桌子上的木简,叶天的目光忽然一凝,因为他发现,在桌子右上角处的一个木简上,似乎写有张三丰几个字样,连忙伸手将其拿了过来。

  “余张三丰,生于诸子百家时期,历经秦汉诸多朝代,追寻大道两千余年……”

  看着木简上书写的文字,一段修道界的隐秘慢慢被揭开了神秘的面纱,叶天的脸色也在不断变化着,他怎么都想不到,道家记载生于1247年宋末的张三丰,居然有这么大的来头。

  按照张三丰的自述,他竟然是和孔孟诸子生于一个年代,幼年曾在山里遇一修道之人,得其传承后,一直隐居在王屋山中,苦修大道近两千余年。

  只不过从未入世的张三丰,一直不能得大道真谛,后来幡然醒悟,大笑着出山入世。

  在宋末年间,张三丰遁入俗世,历经宋、元、明几个朝代,红尘炼心,修为也是突飞猛进,短短的两百多年,就由金丹初期晋级到金丹后期,遭遇了元婴天劫。

  但是让张三丰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度元婴天劫的时候,天地间忽然裂开了一道空间缝隙,将他整个人吸入了进去,原本张三丰以为是飞升天界了,却是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传说中的“蓬莱”仙岛。

  对于海外三仙山,张三丰所知要远比叶天多得多,在他修道的时候,三仙山就被誉为神仙圣地,只是一直漂浮在海上,错非有大机缘之人,才能偶然能入其中,外界传说,这些人都早已在仙山中修炼的举霞飞升了。

  但是进入到“蓬莱”仙岛后,张三丰才发现,事实并不是这样,“蓬莱”岛中灵气充沛是不假,但却生有诸多传说中的凶兽,有很多凶兽的实力,甚至不在他之下。

  除了那些凶兽之外,岛上并没有人类的存在,以前那些传说进入仙岛的人,全都消失不见了,张三丰用了十年的时间将整个“蓬莱”仙岛游历了一圈,终于可以肯定,他如果自认为岛主的话,绝对没有第二个人和他争抢的。

  张三丰原本也尝试着想离开这座岛屿,但是他发现,在“蓬莱”岛的空中,有着一层禁制,以他金丹后期的修为都无法突破,而距离海岛三千余米的海面上,同样笼罩着这么一层禁制,将整座海岛包裹了起来,典型的是能进不能出。

  张三丰原本就曾在深山隐居了两千多年,姓子恬淡,出不去就当是换个环境修炼,他倒没有感觉什么不适,当下修建了一座木屋,在这岛上灵气最充裕的地方修炼了起来。

  不过让张三丰困惑的是,尽管岛上灵气浓郁,但不知道是不是度元婴雷劫时曾经被打断的缘故,他的境界一直不能突破金丹后期,而元婴雷劫再也没有出现过。

  在岛上修炼的两百余年后,张三丰发现,迟迟无法突破到元婴境界,在活了两千多年后,自己的大限终于要到来了。

  一生追寻天道的张三丰,只差最后一步就可不死不灭,心中未免有些不甘,他在木简最后留字,准备舍弃肉身这个臭皮囊,用近乎转化为元婴的元神进行最后一搏,看是否能打破这天地间的桎梏。

  在做出这个选择之前,张三丰留下了自己修道两千多年的各种感悟,那些堆积在木屋各处的木简,都是他在最后时刻镌刻上去,用以留待有缘人的。

  “元神离体后到底怎么样了啊?”记载到这里戛然而止,看得叶天心头像是被猫爪子给抓了一般的痒痒,恨不得冲入内屋去询问那具肉身皮囊。

  “不对,以张三丰金丹后期的修为,都无法脱离这座海岛,那……那我岂不是要终生被困在这里了?”

  叶天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顿时浑身冷汗淋淋,要知道,他纵有向道之心,但可不想在这海岛上度过一辈子啊!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