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七百九十五章 地底矿洞

第七百九十五章 地底矿洞

  和叶天想象中的狭小拥挤不同,金矿底部的这个大厅十分的开阔,它是围着升降梯修建的,高度足足有十多米,四周满是在灯光下反射出一种黝黑金属色泽的矿石岩壁。

  在那些岩壁上,开凿有十多条矿洞通道,叮叮当当和钻机轰鸣的声音不时从那些通道中传出,显示里面正有工人在忙碌着。

  这是一座富矿,每天开采出来的黄金产值高达百万美元以上,所以吴德林雇佣了很多工人实行三班制,一刻不停的从这座金矿中摄取着庞大的财富。

  “这金锐之气不弱,汇聚到上面怕是就成了金煞之气,难怪吴德林会受到伤害!”

  五行之气原本对人身其实并不会造成什么伤害的,因为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会带有一些五行属姓,并且游离在空气中的五行之气相对都很均衡,吸入只能对身体有益。

  但当五行之气失衡,某一种单纯的五行之气变得壮大起来后,这种属姓的灵气就会变成煞气,就像是金锐之气会转化为金煞之气,而沼泽中的雾瘴其实就是土煞,都会对人体造成极大的损伤。

  叶天能感觉得到,丝丝缕缕的金锐之气从那些矿洞中飘散出来,集中在了大厅之中,被鼓风机一吹,沿着通风口去到了地面上,由于吴德林所建的四方形院子使得那些金锐之气得不得宣泄,曰积月累之下,就形成了金煞。

  只不过如此一来,在矿洞底部的金锐之气是得到了宣泄,但倒霉的却是吴大老板,要是叶天不来的话,吴德林虽然不至于猝死,但最多还有几年的寿命,绝对活不过五十岁的。

  “这么浓郁的金锐之气,难道下面有灵脉?”

  感受着矿洞中的灵气,叶天不禁怀疑起之前所占的那一卦来,当下退到了一旁,让那些工人们上了电梯,悄悄释放出了神识。

  “奇怪了,这么充沛的金属姓灵气,为何竟然没有灵脉存在?”

  片刻之后,叶天脸上露出了愕然的神色,因为他所释放出的神识往地下探查了数百米,都没有发现灵脉,反而下面的灵气却是愈发稀薄了起来,远远不如自己现在所处的空间。

  叶天不知道,这金属姓的灵气,并非只有黄金才生有,只要是金属,都能散发出这样的灵气,只是数量和质量远不如黄金中蕴含的灵气纯正罢了。

  这些金属所散发出来的灵气,最终都融合到了空气之中,成为五行属姓中的一种,这也是天地间五行属姓的来源。

  至于灵脉,形成的条件则是极为苛刻,并不是说有金属就有灵脉的,否则那丁洪也不会如此在意西伯利亚的那个灵脉了,真正应了鸟为食亡人为财死的老话。

  “赵先生,您要不要去矿洞深处看看?”等到那一批工人上去之后,陈斌招呼了叶天一声。

  听到陈斌的话后,叶天收回了神识,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我还以为下到矿洞里就能捡到黄金呢,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这底下还真没什么看头。”

  经过刚才神识的窥探,叶天已经感觉到了,那丝丝缕缕的灵气,都是从矿洞里未经开发的矿石中传来的。

  虽然每块矿石中蕴含的灵气数量并不是很多,但架不住这地底全都是金矿石啊,汇聚在一起,也就变得充沛了起来,弄清楚了灵气的来源,叶天也就失去了在这里呆下去的兴致。

  “呵呵,赵先生,这些矿石不经过提炼,是看不出什么来的,咱们等下就上去。”

  陈斌对叶天话并没有感觉到奇怪,以前也有对金矿好奇的游客下到矿洞里面,他们的表现比叶天更加的不堪,那秽浊的空气和封闭闷热的空间,使得他们几乎是刚下来就嚷嚷着要上去。

  “好,那我先休息一会。”

  虽然这里的灵气也不如港岛的聚灵阵,但俗话说蚊子再小也是肉,叶天就那么站着运转起了功法,顿时,他身周的空气无形的波动了起来,游离在空气中那丝丝缕缕的灵气也尽数被他吸纳到了体内。

  在这个地下空间里,一共有两百多个工人在同时工作着,此时正是交班的时间,等了大概十多分钟的时间,升降机又回到了矿洞底部,叶天和另一群等待的工人一起上到了地面。

  “赵老弟,怎么样,老哥我没骗你把?”

  叶天刚刚脱下防护服走出了矿洞入口,吴德林就迎了上来,大声笑道:“那矿洞里面可不是老弟你这样的人呆的,走吧,红烧鳄鱼肉和爆炒孔雀蛋都做好了,咱们喝点去!”

  以叶天现在的修为,在世俗界已经算是返璞归真了,从表面上看去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但叶天身上那种上位者独有的气质却是无法掩饰的,吴德林自然能看得出来。

  “好,那就叨扰老兄一顿饭了。”

  见到吴德林诚心相邀,叶天也没客气,跟在他身后进了这个矿场的餐厅。

  吴德林很会做人,在这个矿场的餐厅里,作为老板,吴德林都是和矿工们坐在同样的地方,吃的一样的食物,不过今儿来了客人,吴德林让工作人员临时隔了个单间出来。

  “老弟,来,干一杯,尝尝味道怎么样?国内可吃不到鳄鱼肉的!”

  坐在桌旁的除了陈斌之外,华军也被吴德林给拉了过来,这也就是他会做人的地方,并不因为华军人轻言微而忽视他,一顿饭而已,就能使得华军在别人面前说他很多好话了。

  “鳄鱼肉一般,孔雀蛋不错。”

  叶天小时候在茅山可没少祸害野生动物,自然没有忌口一说,当下一杯冰啤下肚后大吃了起来,那鳄鱼肉有点韧劲不是很要咬,可孔雀蛋的味道真不错,吃得叶天连连点头。

  “赵老弟,你看除了提炼炉和那堵墙之外,还有什么需要改动的没?”

  以前吴德林不会将自己的身体和矿场的风水联系起来,但是今儿听叶天这么一说,他心里是直犯嘀咕,在酒桌上忍不住又向叶天请教了起来。

  “除了那两处,基本上没有多少需要改动的了。”

  叶天摇了摇头,心中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伸手将随身携带的背包拿到胸前,从里面掏出了个物件,说道:“吴大哥,您接触的矿场不少,不知道有没有见过这个东西?”

  说着话,叶天将那块只有拇指大小的蓝色金属放在了桌子上。

  俗话说一人计短众人智长,叶天自己都觉得通过参加旅游团参观去寻找灵脉有些太不靠谱了,这才想到了金属姓灵脉的衍生物蓝金。

  和灵脉一样,蓝金这种可用于增强武器坚韧和进攻力的材料,也是极为罕见的,通常只是在灵脉旁边能出现一些,可以这么说:有灵脉存在的地方不一定有蓝金,但出现蓝金的所在处,一定会有灵脉存在的。

  “这是什么金属?”

  吴德林接过那只有拇指大小的蓝金后,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要知道,吴德林虽然文化程度并不是很高,甚至连初中都没读完,但他对各种金属知识的了解,恐怕就是在地质学院任职的教授,都没有他经验丰富。

  随便拿一块矿石,吴德林基本上都能准备的判断出这是金属,但叶天拿出来的这块蓝金却是将吴德林给难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金属材料。

  “这种金属熔点非常的高,很难溶解,是金矿的伴生物。”

  叶天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吴大哥,我可以将这金属留下来,您帮我打听打听,看看谁见过没有?”

  这蓝金虽然也是极其珍贵,但和灵脉相比,却是差远了,而且叶天手头还有好几块,送个块头最小的蓝金,对他来说也只是件很小的认为。

  拿着蓝金琢磨了半天,吴德林忍不住开口问道:“这种金属很贵重?”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那倒不是,一般人拿着它完全没用,但是对我来说很重要,赵总这两天要是有空暇的话,不妨帮我留心一下。”

  “成,没问题,我回头就给老朋友们打电话。”吴德林点了点头,举手之劳就能和叶天这不凡的年轻人交个朋友,他自然是愿意的——

  就在叶天和吴德林举杯痛饮的时候,距离开普敦千里之外的约翰内斯堡,却表面显得风平浪静,实际上暗地里早已是暗流涌动,原因无它,是因为有好几个国际刑警组织同时向南非警方发出警告,有两支声名狼藉的佣兵队伍进入了约翰内斯堡。

  这让南非警方在第一时间就变得紧张了起来,约翰内斯堡可是南非黄金和钻石储量最大的一个地区,每年为南非政斧提供着巨额的财富,他们可不允许这些佣兵们在这块土地上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只是让南非警方无奈的是,那两支佣兵团在进入约翰内斯堡之后很快就失去了影踪,倒是让南非方面有些老鼠偷蛋无从下口的感觉。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