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七百九十四章 囚笼

第七百九十四章 囚笼

  “对了,吴总,院子右边是提炼厂吗?”

  叶天发现,吴德林的这个金矿和提炼厂都是挨在一起的,从矿洞里开采出来的矿石,直接用传送带送到提炼厂中。

  叶天曾经听陈喜全讲解过黄金的提炼,他是用氰化钠溶液和碱溶液,含有金分子的水通过排水沟流入装有活姓炭的桶中使金分子被炭吸附,待矿中金分子流完或炭吸满时出炭进入下到工序。

  再经过炭烧程序后,就能通过肉眼看到黄金了,不过这种提炼方法现在已经不怎么适用了,吴德林这边应该是搅拌磨碎后直接高温提取的,那么就需要煅烧炉了。

  “是,我可以在那边提炼出纯度为999的黄金,赵老弟,你问这个干吗?”

  吴德林点了点头,一般来说,黄金提炼的地方,都是一个金矿最为机密要紧要的所在,在吴德林的提炼厂周围,随处都能看到背着自动武器的警卫,普通工人根本就不能靠近。

  可是不知道为何,叶天问的自然,吴德林也答的随意,说完之他后才发觉,自己和对方似乎没那么熟吧?

  “吴总,你这院子修的不好,四四方方的,从矿洞内溢出来的放射源很难挥发出去,对工作人员的影响很大。”

  叶天也不知道面前这位信不信风水,尽量将自己的语言组织了一下,接着说道:“从风水的角度上来说,一个四方形加上人字,那就变成了囚,吴总,试问一个囚犯,气运能好得了吗?”

  叶天这番话倒不是在吓唬吴德林,他能看出来,这院子以前是圆形的,不过为了更好的利用空间,圆形就变成了长方形,吴德林身体的不适,恐怕也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还真是这么回事啊,赵老弟,没想到你还懂风水啊?给老哥看看,这个要怎么解?”

  吴德林的办公桌,正好可以透过玻璃看到整个院子,被叶天这么一说,他真感觉自己像个囚犯一般,被关在了监狱里,屁股顿时有些坐不住了。

  之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算命占卜被归类到封建迷信当中,是因为这种行为,对社会的确有着很大的危害的,那些根本就没有任何真本事的算命先生,他们所讲的话,却是能给人造成一种心理负担。

  因为算命先生的话闹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并不在少数,叶天行走江湖的时候,就曾经见过一个算命先生给人批字,说那人的妻子克夫,当时正好适逢那个男人做生意失败,当下将原因都归罪到了妻子身上,回家后夫妻争吵,竟然用菜刀活生生的将妻子给砍死了。

  所以甭管算命先生说的对不对,只要话说出口,就会带给人压力的,尤其是对有钱人更加适用,吴德林自然也不例外,此时早已忘了叶天只不过是个参观金矿的游客,居然站起身认真的请教了起来。

  “老板,下面的马上就要换班了,是谁下去?”

  叶天正要说话的时候,一个人敲开了办公室的们,一眼就看到了华军,笑道;“你小子,是不是看到老板好说话,每次都把人往这边带啊?”

  华军和来人还很熟,听到他的话后,笑嘻嘻的说道:“斌哥,我这可是给咱们矿场做宣传啊,来过南非的人,谁不知道在开普敦有咱们华人投资开采的金矿呀!”

  “算你小子会说话,你今儿下去吗?”来人叫陈斌,是最早一批跟着华军的人,算是矿上的元老了,是以说话也比较随便。

  “上面热死,下面冻死,我才不下去呢。”华军将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他做了三四年的地陪导游,也不过就下到矿井里两三次,那下面的环境真是不怎么样。

  “行了,阿斌,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赵先生,一会他跟着下去。”

  吴德林摆了摆手,打断了两人对话,向叶天歉意的笑了笑,说道:“赵先生,实在对不起,你继续说,要怎么样才能化解这个囚字呢?”

  人的心理就是这样,平时没感觉的事情,要是被人给说出来,就会变成心事,吴德林是越看自己的院子越像是个囚笼,当下也顾不上陈斌那奇怪的眼神,虚心向叶天请教起来。

  叶天笑了笑,说道:“吴总,化解起来也很简单,按照五行相克的说法,火能克金,你只需要把提炼炉的位置往院子的方向延伸一下就可以了。”

  像吴德林这里的风水局,其实真的不算什么,只要稍微懂得一些风水知识的人都能化解掉,只是南非地处偏远,没哪位算命先生漂洋过海来赚外汇的,否则这局早就让人看出给破解掉了,哪里还能轮得上叶天啊?

  “这倒是简单,挪下位置就行。”

  吴德林沉吟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喜色,他原本还有些担心叶天狮子大开口,将他的提炼厂改的面目全非,如果仅仅是挪动炉子的位置,倒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行了,吴总,让赵先生下矿吧,斌哥等了好久了。”

  吴德林相信叶天的话,不代表别人都信,华军就有些不以为然,他是在国外长大的,虽然也讲汉语,但思维方式和国人有很大的不同,对叶天的话根本就不能理解。

  “好,阿斌,你今儿辛苦一趟,亲自带赵先生下去,一定要确保安全。”

  吴德林点了点头,转脸看向叶天,说道:“赵老弟,等你上来咱们好好喝几杯,今儿你算是帮老哥大忙了!”

  “呵呵,没什么,吴总太客气了。”

  以叶天现在的身家地位,已经不可能为了钱而去给人占卜算卦了,他也就是看吴德林顺眼,加上华人海外创业艰难,这才随口提点一下的,客套几句后,叶天跟着陈斌出了办公室。

  “赵先生,请把防护服穿上……”

  刚才看到老板对叶天的亲热劲,阿斌知道叶天是贵客,当下说话也比较客气。

  “这么热的天,这衣服能穿吗?”

  看着地上厚厚的防护服,叶天不禁皱起了眉头,虽然他封闭毛孔之后,冷热均是无法侵入到他体内,但身上包裹着这么一层也是很不舒服的。

  阿斌闻言笑了起来,说道:“赵先生,这个必须要穿的,您稍微忍一会就行,其实也就在地面上有点热,下到地下,可能还会感觉到冷呢。”

  “你说的也是,好,我穿!”

  叶天点了点头,这地面温度和地下的确不同,古代帝王或者一些有权势的人,往往会在皇宫和家中挖深窖,一般分为五六层,深入地下数十米,每一层均是用厚厚的布帘格挡,用以阻隔热气。

  冬天的时候将成块的寒冰放置在冰窖的最下面一层,到了夏天就不会融化,用来做一些冰镇酸梅汤来解暑,当然,能享用这等待遇的人,无一不是权势滔天或者富贵之极的人。

  “赵先生,安全帽也要戴上,这是老板下的死规定,只要去矿井的人,都必须要戴。”等叶天穿好那身厚厚的防护服,阿斌递给叶天一顶安全帽,吴德林本人就是矿工出身,对于安全异常的重视。

  穿戴好后,叶天跟在阿斌的身后,走进了那个进出矿洞的建筑。

  这个建筑占地面积很大,里面足有数百平方米,分成了好几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有工人在忙碌着,相比正对着大门的是一部可供二十人同时使用的升降梯,在升降梯的旁边,则是两排传送带,发动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将一块块体积大小各不相同的金矿原石从地底运送上来。

  “这个金矿纯度不错啊!”

  传送带上的金矿石大多都是色泽黝黑,就是内行人仅仅通过外表,也看不出什么门道的,不过那黄金之中所散发出来的五行属姓,却是无法逃脱叶天的气机感应。

  “那当然,这个金矿就是在开普敦也能排到前三的。”陈斌自豪的笑了起来,就在这时,下面的升降机升到了地面,二十多个工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赵先生,咱们下去吧。”

  等工人都出来后,陈斌招呼叶天进了升降机,其实原本他们是要和下矿的工人一起下去的,不过吴德林交代了叶天是贵客,陈斌也就没让叶天和那些工人挤一部升降机。

  “果然矿井是最容易出事的啊。”

  走进升降机,叶天不禁摇了摇头,在这种环境下,想安装民用的电梯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这升降机其实就是由个绞盘吊起来的个大铁笼子,安全系数真的不怎么高。

  随着升降机向地下落去,周围的光线也变得黯淡了起来,每隔十多米的地方,才有一个昏黄的小灯,耳边除了绞盘转动那难听的“咔嚓”声,再没有别的声音了。

  这个矿洞在地下一百多米处,仅仅是乘坐升降机就用了好几分钟的时间,下到矿洞底部时,另一批准备上去的工人已经等在了那里。

  “好浓郁的金锐之气啊!”来到矿井的最下面,叶天的脸上露出了惊容。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