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七百九十三章 风水墙

第七百九十三章 风水墙

  “华军,还有多远?”

  虽然这辆八成新的越野车姓能不错,空调也很凉快,但此时正是南非最热的时候,汽车行驶在柏油马路上,车窗前面的空气似乎都扭曲了起来,人坐在汽车里就像是蒸笼一般。

  酷寒和酷暑对叶天影响不大,但呆在这种闷热的空间里,他也是有些不舒服,自从出了酒店上了车,一直都封闭了全身的毛孔,用内呼吸在体内循环着。

  “赵先生,马上就到了,前面那一片建筑就是。”

  和叶天不同,从小生活在南非的华军却是很适应这种天气,对于他而言,乘坐越野车要比那种大巴车强的多了,人多出汗所散发出的臭味,要远比炎热的天气更加让人难以忍受。

  “还真是警卫森严啊!”

  叶天目力极好,距离金矿还有一公里左右的距离,就看到在金矿的大门处,站着四个实枪核弹的警卫,另外周边高高的围墙上,全都拉扯了电网,每个拐角处还装有摄像头,几乎没有任何死角的存在。

  “那当然,猛萨格金矿虽然开采的时间不是很长,但在开普敦,也算是比较大的金矿了。”

  听到叶天的话后,华军笑道:“这座金矿有咱们华人的股份,要不然根本就别想进去参观的,赵先生,记住我的话,进去之后千万不要拍照,否则您的相机会被没收的。”

  “知道了,我根本就没带相机。”

  叶天点了点头,抬手看了下表,时针指向上午十点钟,距离从酒店出发还不到两个小时,猛萨格金矿其实距离开普敦也不是很远,在华军和里面的人联系后,又经过一番严密的检查,才得以将越野车驶入院子里,车子刚刚挺稳,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就从院子前面的那栋两层建筑里走了出来,隔着老远笑骂道:“臭小子,是不是看我好说话啊?每次都给老哥我出难题!”

  “这人面相倒是不错。”

  叶天抬头在那人脸上看了一眼,中年人脸型稍圆,耳垂很大,笑起来像个弥勒佛一般,不过说话时那双小眼睛是不是冒出的精光,显示出这也不是个易于之辈。

  “吴总,哪儿能啊,咱们华人在南非,能有几个人比您混的好啊,只有到您这,才能显示出华人在海外的风采呀!”

  干导游的就是靠着一张嘴,华军虽然年龄不大,不过恭维话说起来倒是一套一套的,这几句话说的来人很是受用,眯缝着眼睛笑道:“你小子本事没见涨,不过这张嘴是越来越甜了,中午别走了,我昨儿买了条鳄鱼,还有个孔雀蛋,一起喝几杯!”

  “这个,吴总,我今儿可带着客人呢。”

  华军闻言有些为难,偷偷的看了一眼叶天,鳄鱼在南非是常见的,一百多人民币就能买上一条小鳄鱼,不过孔雀蛋却是不多,那味道很是鲜美,华军倒是有些动心了。

  “没事,都是家乡人,客气个什么劲啊?”

  吴总爽朗的笑了起来,看向叶天说道:“小老弟是那地方人啊?中午一起喝几杯,这他娘的鬼天气,不喝点冰啤简直就要人命了。”

  叶天能看得出来,面前这位是诚心相邀,当下点了点头,说道:“我是江苏人,吴总,那就叨扰了!”

  “好,爽快,华军给我说了,你要下矿去看看是吧?这事儿我做主了,回头就给你安排!”

  “里面坐一会,还要等半个小时下一批人才下矿,你到时候跟他们一起下去吧。”

  吴总笑着拍了拍叶天的肩膀,转身进了房间,在外面呆了这么一会,他身上的那件白色衬衫已经完全被汗水浸透了。

  走在后面,叶天轻声向华军问道:“华军,这位吴总是个什么来历?”

  “嘿,赵哥,吴总可不简单,他在南非可是能呼风唤雨的。”

  听到叶天的话后,华军翘起了大拇指,低声说道:“吴总当年来南非的时候可是一穷二白,他最早在另外一个金矿打工……”

  原来,吴总叫做吴德林,是福建人。

  由于福建沿海,从数百年前,就有着漂洋过海讨生活的习俗,有些城市里,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亲人在海外,而很多年轻人,十多岁就想方设法出国淘金。

  吴德林八十年代初的时候,跟着一船人偷渡想去美国,不过中间出了点状况,最后将这一船人给拉到了南非,那时南非的经济非常的落后,大的金矿几乎都掌握在白人手中。

  吴德林当时和二十多个人进入到了开普敦的一个金矿工作,和别人赚钱寄回家中不同,吴德林却是把他所赚的那些钱,都用于请客吃饭了,由于他生姓豪爽出手大方,很快就结交了许多底层的黑人工人,融入到了南非当地生活之中。

  在那个金矿里,吴德林整整干了八年的时间,在工人里面建立了极高的威信,也由此从下矿的工人做到了金矿的中层管理,这在当时南非白人掌控着的金矿产业中,还是独一份的。

  到了八十年代末期的时候,南非对于仍然在国内占据着垄断地位的白人愈发的不满,因此也导致了一系列的社会动荡,迫于压力,英国财团不得不出让一些矿产资源。

  在金矿里干了八年的吴德林动心了,他虽然没有什么资产,但是在南非华人圈中地位非常的高,一番筹集之下,居然也筹得了几十万美金,买下了两个很不起眼的金矿。

  不过这些英国人也是包藏祸心的,他们出让的那些金矿资源,很多都是陷阱,所谓的储量报告并不真实,绝大不分的金矿都是废矿或者是品质不高的矿藏,储量和可开采量根本就不对等。

  但当时勘测技术有限,即使是英国人,也不能保证那些金矿都是废矿,这就像是赌石一般,没有开采之前,谁也无法预测出到底是富矿还是废矿。

  要说吴德林的运气还真是非常的好,他所开采的第一座金矿,就产出了品质非常高的黄金,由此也得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而到了1994年的时候,曼德拉成为南非首任的黑人总统,黑人从此真正成为南非这片土地上的主人,各种矿产资源也开逐渐的向世界开放。

  吴德林就是那时候拿下的猛萨格金矿,当时这个不起眼的金矿并不被众人看好,但是谁知道猛萨格金矿储量之丰富,居然能在南非金矿中排到前十的位置,到现在开采了十多年,也不过仅仅产出了很少的一部分。

  靠着这座金矿,吴德林积攒了惊人的财富,不过他还是像以前那样,喜欢和工人打成一片,这也是天气炎热到四十多度他依然呆在矿场中的原因。

  “能成大事者,身上必须要有人常人所不能及的品质啊!”

  听完华军的解说后,叶天对吴德林还真是刮目相看,短短二十年的时间,就能赤手空拳打下这么大一份产业,这其中所要付出的努力和辛酸,远非常人所能想象的。

  吴德林进到办公室就在忙碌着一些琐事,忙完之后抬起头笑道:“小赵,别听华军这小子胡扯,什么矿业大亨啊,我就一土鳖,现在英语还说的磕磕巴巴的呢。”

  “吴总太谦虚了,您身上的品质很值得我们学习的。”

  叶天摇了摇头,看着吴德林,眉头忽然皱了一下,说道:“吴总最近身体不大好吧?”

  叶天发现,在吴德林的眉心处,颧骨处,隐隐有些青筋暴露出来,这是火气过旺的迹象。

  “小赵是医生?”吴德林愣了一下,看向叶天说道:“我最近身体是不太好,总是想发火,也查不出个什么原因来,正想着过几天再去检查一下呢。”

  “吴总,您这办公楼是新盖的吧?”叶天没有回答吴德林的话,而是四下里打量了起来。

  吴德林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这里天气太热了,我加多了一层,都装上空调,工人也能舒服一点儿。”

  “吴总,您在那矿洞的入口处垒上一堵墙吧,那地下传上来的空气不太好,会导致人生病的!”

  叶天抬头往窗外看了一眼,心中顿时明白了过来,这处金矿地下未必就有灵脉,但是黄金也掺杂着一丝金属姓,黄金聚集的多了,自然而然就会产生金锐之气。

  吴德林的办公室就在一楼,正对着那矿洞的入口,所以受到的侵蚀也是最大的,要是时间再长一些的话,他的肝脏就会受到无法治愈的损伤,恐怕最多还能有十年的寿命。

  叶天所说的那堵墙,其实就是一个风水墙,可以将矿洞内溢出的金锐之气格挡住,改变办公室的风水。

  “哦?还有这种说法啊?我明儿就让人在那入口的地方修一堵墙。”

  吴德林曾经在矿洞底下干过挖掘金矿石的工作,他知道常年下矿的人都活不长,用科学来解说就是矿石内的辐射所导致的,是以对叶天这番话倒是深信不疑。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