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七百五十三章 虐杀 下

第七百五十三章 虐杀 下

  “帮他选择一种死法?”

  董大壮重复着叶天的口中的话,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在几分钟之前,他还以为自己将要死在这个地方,可短短的几分钟后却是风云突变,叶天就像是天兵神将一般,突然杀了出来。

  只是董大壮虽然对伊藤沙树恨极,但他和普通的洪门中人不同,严格说来,他甚至不算是洪门中人。

  由于董升海并不想让这个唯一的孙子也加入洪门,是以家传连功夫都没传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董大壮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所以在叶天让他选择伊藤的生死时,董大壮一时有些傻眼,他这辈子干过最热血的事,也不过就是上小学时一拳将同学的鼻子打出血而已。

  “凌迟,活剐了他!”

  董大壮尚还在震惊之中的时候,他身边的那个中年男人挣扎着坐了起来,大声喊道:“我哥哥和弟弟都死在他的手上,一定要让他不得好死啊!”

  “你是?”叶天闻言愣了一下,这人的面目和董大壮有四五分相似,难道是董升海的儿子?

  “我叫董天翼,是大壮的叔叔。”

  董天翼一脸悲戚,歪过身体双膝跪在了地上,重重的向叶天磕了个头,说道:“董家满门三十八人,就我和大壮还活着,这位爷,您可要帮我们报仇啊!”

  “满门三十八口,只活下来两个人,还真是灭门啊?!”叶天眼中露出一股杀意,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如你所愿,他会被凌迟的!”

  “八嘎,中国人……狂妄!”

  曰本七十岁以上的人,极少有人不懂中国话的,尤其是曰本的各个世家,更是将汉语作为必修的语言,所以董天翼和叶天的对话,伊藤沙树完全能听得懂。

  虽然叶天雷霆般的霹雳手段让伊藤沙树心生寒意,不过曰本人骨子里的那股凶悍,却是让伊藤沙树因为畏惧,心中反而升起了一股耻辱的感觉。

  “杀!”

  伊藤沙树脚下连踩碎步,闪电般的向叶天冲了过去,在距离叶天还有四五米远的嘀咕,身体突然高高跃起,双手持刀举过头顶,气势十足。

  就在伊藤沙树动手的同时,原本散在四周的那些曰本人,口中也是发出了一阵嚎叫声,各自抽出了腰间的武士刀,将叶天包围了起来。

  “八嘎,死吧!”

  曰本剑道最重气势,在叶天那种无形压力的压迫下,伊藤沙树感觉到,这一刀是他毕生武力的巅峰,世上再无可挡之人。

  “跳梁小丑!”叶天鼻子发出了一声嗤笑,连刀罡都未形成的刀法,还敢在自己面前显摆?

  叶天根本就没打断伊藤沙树的蓄势,直到那充满了杀气的一刀来到眼前时,叶天才伸出右手的两根手指。

  没错,就是食指和中指两根手指,就像用筷子夹菜一般,叶天两指一合,漫天的刀芒顿时一滞,连带着伊藤沙树跃起的身体,也被叶天拉扯了下来。

  武士刀的顶端锋刃,距离叶天的眉心只不过有寸许长短,但任凭伊藤沙树如何用力,武士刀就像是和叶天的手指烧铸在了一起一般,连一毫米都无法挪动。

  不过就在此时,六七把武士刀同时迎头向叶天砍下。

  伊藤沙树这次带来的西伯利亚的人,尽是家族中的好手,心姓坚韧之极,叶天方才所造成的杀戮,也仅仅是让他们心中波动了一下而已。

  “一入先天,道不同途!”

  感受着头顶传来的杀气,叶天微微摇了摇头,要是放在一年之前,叶天唯有松开手指后退一路可走,但是现在,这些冷兵器已经很难对他造成伤害了。

  “当……当当!”

  右手双指依然夹着伊藤沙树的武士刀,叶天的左手却是抬了起来,手臂隐现一道白色的光泽,往上一迎,一阵金属交击的声音大作。

  持刀的人只感觉一股大力传来,震得他们双手发麻,再也握不住刀柄,六七把刀被高高的震到了半空之中。

  而叶天的左臂却是安然无恙,甚至连衣袖都没破开,那动作仿佛就像是在驱赶几只微不足道的苍蝇一般。

  “你也松手吧!”

  叶天夹住刀刃的右手手腕,轻微的摆动了一下,一道暗劲从刀身直传刀柄,精钢打制的武士刀忽然间变得扭曲了起来,像蛇身一般颤抖着。

  伊藤沙树感觉双手中就像是抓着一块火炭般炙热,随着叶天的声音,忙不迭的松开了双手,低头看去,手上虎口尽裂,拇指关节已然被震断了。

  夺下武士刀后,叶天右手又是一抖,那刀像是有灵姓一般弯曲了过来,刀柄送到了叶天的左手上。

  “杀!”

  叶天口中发出了一声断喝,左手闪电般的向外挥出,一道长度足有三米的白色罡气,出现在了武士刀的锋刃前端。

  “噗嗤,噗嗤……”

  几声闷响传出,原本围在叶天身周的那七八个人,均是感觉脖颈处一凉,神智随之变得模糊了起来。

  由于叶天出刀的速度实在太快,几个人的脖子处只是出现了一道红线,等到数秒钟后,那八斤头颅才从几人脖子上掉落下来,同时一道血箭冲天而起。

  “八嘎!”

  见到眼前发生的这一幕,轮到伊藤老鬼子目眦尽裂了,此次跟随他来西伯利亚的人,都是家族精英,其中甚至包括自己的亲孙子。

  可是就在叶天挥手之间,伊藤沙树就和他们天人永隔,那伫立不倒的身体向外喷涌出来的鲜血,模糊了伊藤沙树的视线。

  “轮到你了,不过你不会死的那么痛苦!”

  叶天转脸看向了伊藤沙树,虽然他的身边已经是血流成河,但叶天身上却没有被沾染一丝,尽数被护体真炁隔挡开来。

  “不……不,你不能杀我!”

  或许是被眼前的杀戮彻底摧毁了心中的信念,伊藤沙树连忙往身后退去,脚下却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世人无不可杀,你又算什么东西?”

  叶天一刀挥出,坐在地上的伊藤沙树只发觉双耳一凉,用手摸去的时候,两个耳朵已经不翼而飞,鲜血顺着耳际流淌了下来。

  “不!”看到叶天又是一刀劈下,伊藤沙树顺手一抓,将刚才绊倒自己的那人举过了头顶。

  “这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死就死了吧!”

  叶天目光一凝,发现被伊藤沙树用来格挡的这人,正是之前的那个俄罗斯将军,手中的武士刀没有丝毫的迟疑,继续劈了下去。

  反正之前已经将那支特种兵小分队的人杀了个干净,再多杀个老毛子,叶天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叶天在进入这个训练营的时候,就已经打算血洗此地,除了董大壮之外,不留一个活口,俄罗斯军方也不可能追查到自己的身上。

  刀锋没有丝毫的滞碍,如同切豆腐一般从洛夫斯基的腰间划过,五脏六腑混杂着鲜血,顿时浇淋了伊藤沙树一头一脸。

  叶天手腕闪电般的左右一翻,伊藤沙树口中随之发出了一声惨嚎,他的双手十指,尽皆被叶天贴着洛夫斯基的身体给削断掉了。

  “看好了,董家的仇,我帮你们报了!”

  单手持着长约一米二左右的武士刀,叶天的动作犹如庖丁解牛一般上下挥舞着,一片片拇指甲大小的肉片在空中不断飞舞着,中间还掺杂着伊藤沙树惨厉的嚎叫声。

  叶天在每削下一块伊藤沙树皮肉的同时,都会度出一缕真炁护住他的心脉。

  所以伊藤沙树虽然浑身上下血流不止,但人却是清醒的,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身体传来的每一丝痛楚,这种无尽的折磨,让他恨不得立时就能死去。

  短短的几分钟过后,伊藤沙树除了脸上的皮肤完好无损之外,整个人已经成了一个血人,浑身上下布满了渔网状的伤口,再无一丝好肉。

  一旁的董天翼叔侄俩早已是看直了眼睛,纵然心中有万般仇恨,但叶天这种虐杀的方式,还是让二人恶心不已,胃中泛起了一股酸水。

  而躺在十多米外的弗罗兹,眼睛里则满是惊恐,四肢骨骼粉碎的疼痛也无法压抑心中的恐惧,他从来没有想过,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残酷之极的死法?

  “嗯?好像有点不对!”

  叶天心头忽然升起一丝警兆,他感觉自己好像什么地方出了差错,连忙释放出神识,却发现整个军营内,除了自己身处的这个艹场,完全没有一个活人的存在。

  “还是要尽快离开这里……”叶天右手不停,脑中却是起了一卦,发现卦象为下,有大凶险。

  于此同时,在军营外三四百米处,也传来到了一阵吵杂声,刚才包围训练营的那些军队又围了上来,或许是那阵激烈的枪声惊动了他们。

  “这颗头你们带着,留着祭奠家人!”

  一道寒光划过,伊藤沙树口中的嚎叫声戛然而止,那颗白发苍苍的头颅掉落在了董大壮的脚边。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