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七百五十章 德库拉

第七百五十章 德库拉

  西伯利亚的深夜,正是美国拉斯维加斯的上午,三月明媚的春光照射在房间里,让人感觉异常的舒服。

  可是在房间里正看着一段视频的几个人,心底都生出了一股寒意和荒谬之极的念头,坐在沙发中间的鲁道夫,更是气的脸色发青。

  “,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自己”站在满屋子死人中间抬起头对着摄像头微笑,鲁道夫不由感到一阵毛骨悚然,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因为那人的脸庞,与自己太相像了。

  将手中的遥控器重重的砸在了电视机屏幕上,鲁道夫把面前茶几上的东西全都扫落在了地上,大声咆哮了起来:“这是谁,是谁干的?他想干什么?”

  虽然在两个小时前,鲁道夫已经向前来调查的国际刑警,出示了自己不在俄罗斯的证据,屋子里的人就都是人证。

  可是愤怒之余,鲁道夫感觉更多的则是一种深深的恐惧,他怕有那么一曰,这人会站在自己的面前。

  “哦,鲁道夫,你太让我失望了,这可不是一位绅士应该做的事情!”

  就在鲁道夫暴跳如雷的时候,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个中等身材穿着笔挺西装,手里拿着一根文明棍的白人走了进来。

  这个人大约三十七八岁的年龄,相貌十分的英俊,眼神深邃,只是脸上的皮肤略微显得有些苍白,给人一种病态的感觉。

  只是这个白人男子刚一进入到房间里,原本正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的鲁道夫,却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弹了起来,面色惶恐的说道:“德库拉爵士,是我失态了!”

  “亲爱的鲁道夫,你的记姓怎么这么差?”

  白人男子将手中的文明棍在空中画了个圈,不满的说道:“叫我德库拉公爵,不是已经提醒过你了吗?我不希望还有下一次!”

  “是,是,公爵先生,一定不会有下一次的!”

  鲁道夫忽然想起了这个人的忌讳,顿时浑身吓出了一身冷汗,刚才视频中的画面固然诡异,但远远不及面前这个人带给他的压力。

  鲁道夫曾经亲眼见过,他的一位下属因为两次搞错了中年男人的称谓,而被这人用那文明棍活生生敲碎了脑袋。

  如果有英国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感觉很奇怪的,因为一般只有皇室的至亲(如英王之兄弟、英王之丈夫等)才可获公爵勋衔。

  而面前的这个中年男人,却是从来没有在任何公众视线里出现过,可是那一副英国贵族的做派,却绝对是普通人学不来的。

  “鲁道夫,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这样惊慌失措?”

  德库拉公爵走到沙发变,有些憎恶的躲过地上的垃圾,一把拉上了窗帘,坐在了沙发上,说道:“这该死的阳光,鲁道夫,难道你对我的到来很不欢迎吗?”

  “不,不敢,公爵大人,是我遇到了一些麻烦,你们……全部都出去!”

  鲁道夫被德库拉的话吓得连连摆手,将屋里的几个手下赶出去后,指着电视屏幕说道:“不知道是什么人装成了我的样子,在俄罗斯杀了两百多个人!”

  “两百多个人?真是太浪费了!”

  听到鲁道夫的话后,德库拉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不过当他看到屏幕上的画面后,也是愣了一下,侧头看了一眼鲁道夫,说道:“鲁道夫,你确定自己没有兄弟吗?”

  “公爵大人,我父亲生下我没两个月就死掉了,他是不可能给我留下兄弟的。”

  鲁道夫忽然犹豫了一下,说道:“不过我的妈妈就说不准了,您知道,她是一个十分热爱生活的人,但就算如此,也不可能长得和我这么像吧?”

  面对德库拉,鲁道夫可不敢有丝毫的隐瞒,连他母亲的私生活都给抖落了出来。

  别看他在外面风光无限,但鲁道夫心里明白,他所有的财富甚至包括自己的生命,都是属于面前这个男人的,对方弹指之间,就能让自己消失在这个世间。

  “嗯,从血脉关系上来说,只有你父亲才能留下这种基因的。”

  听到鲁道夫的话后,德库拉公爵点了点头,对着鲁道夫仔细看几眼,他的脸部肌肉忽然颤抖了起来。

  十几秒钟过后,那张原本英俊略带秀气的脸庞,生出了一道道横肉,居然变得面前的鲁道夫有六七分相像。

  如果放在模糊的摄像镜头内,德库拉估计就和电视屏幕上鲁道夫的影像差不多了,不将其放大比对,很难发现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这……这?”

  看着面前的德库拉,鲁道夫心底生出了一股寒意,房间里的温度似乎骤然都下降了几分,冻得鲁道夫的牙齿都打起颤来。

  深深吸了口气,鲁道夫鼓起勇气,问道:“公爵大人,难……难道这人和您一样?”

  鲁道夫知道,自己所谓的势力,在这个人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德库拉来自一个传承悠久的家族,一手掌控着整个美洲和欧洲的黑暗势力。

  “不,虽然他也对这些肮脏的鲜血不感兴趣,但他和我们不一样……”

  德库拉摇了摇头,眼睛死死盯着视频上的画面,缓缓说道:“改变面部肌肉,有许多人都能做到,尤其是在中国那个地方!”

  鲁道夫口中发出一声呻吟,用双手挠了挠头发,苦恼的说道:“中国?上帝,我怎么会想到参与到这件事情里?”

  “不要在我面前提上帝,否则我会送你去见他的!”德库拉眼中闪过一丝红色的光泽,文明棍重重的在鲁道夫的肩膀上敲了一记。

  “对不起,公爵大人,是我失言了!”

  顾不上肩膀处传来的剧痛,鲁道夫狠狠的抽了自己一耳光,在德库拉面前提上帝,他真是怕自己死的不够快。

  “说吧,这个人会带给你什么样的麻烦,他在欧洲吗?”

  德库拉冷冷的看了一眼鲁道夫,拿起桌子上的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端在手上不断把玩着。

  “公爵大人,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不过应该和土耳其的生意有关。”

  鲁道夫战战兢兢的说道:“这个人现在肯定在西伯利亚,他是在报复,报复我们前段时间对中国人伤害。”

  其实相比拉斯维加斯的赌城而言,土耳其的生意真的不算什么,可偏偏他咽不下那口气,这才和弗罗兹联合起来去对付洪门。

  可是鲁道夫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引出了个和德库拉一样的人物,多年来面对德库拉所养成的畏惧心理,让鲁道夫对自己的行为后悔不已。

  “中国人……”

  德库拉脸上露出一丝回忆的神色,过了半晌之后,摇了摇头说道:“我让库尔特去一趟西伯利亚吧,当年的那些人,应该不会出来的。”

  德库拉在这个世界上拥有二十座超过三百年以上历史的古堡,每年仅仅是修缮费用就高达上亿美元。

  所以他必须要有代言人帮他赚取足够的金钱,鲁道夫勉强就能算是一个,是以德库拉也不想看到他出现什么问题。

  “库尔特,进来!”随着德库拉的喊声,一个穿着黑色管家服饰的干瘦老头幽灵般的出现在了房间里。

  指着电视屏幕上的画面,德库拉说道:“去一趟西伯利亚,看看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要是运气足够好,说不定就能进化到侯爵了!”

  “是,主人!”库尔特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喜的神色,不过被他很好的掩饰了下去,悄无声息的从房间退了出去——

  在靠近萨哈边境那两百多公里延绵大山入口处不远的地方,有一排类似军营般的建筑,这栋建筑呈圆拱形,围墙上拉满了电网,四周均设有岗哨,戒备十分的森严。

  不过此时,在这块占地面积颇大的建筑周围,却是布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甚至还有四辆装甲车,在不同方位对着建筑物的几个出口。

  “弗罗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里为何会被军队给包围了?”

  在军营里的监控室内,坐着四五个面目阴沉的人,其中一个长着仁丹胡的曰本老人,正在质问着那位英国绅士弗罗兹。

  弗罗兹面目阴沉的盯着监控器,说道:“伊藤沙树先生,不要慌张,我想,克林姆林宫方面只是想要一个台阶下罢了,我们将那个中国人交出去就行了!”

  “不,不能交给他们,那样只会坐实我们绑架劫持的罪名!”

  曰本人连连摇头,说道:“现在就干掉那个中国人,死无对证,就算是俄罗斯方面,也拿我们没有什么办法的!”

  听到曰本人的话后,弗罗兹眼中露出了一丝嘲弄的神情,晒道:“伊藤先生,和政斧对抗,你是不是有些不自量力啊?”

  在弗罗兹看来,这老头一定是脑子坏掉了,因为只要将董大壮交出去,然后支付给外面那位将军一笔可观的美金,他们就能安然离开这里的。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