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七百四十六章 风暴

第七百四十六章 风暴

  不知道何时,莫斯科的天空中飘起了小雨。

  原本清冷的街道上,行人愈发的稀少了,只有在一些阴暗的角落里,在进行着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偶尔从一些巷子里,还能传出殴打和枪响的声音。

  这里是莫斯科最为混乱的北区,在这个地方,到处都充斥着暴力、枪械、色情和毒品,大大小小的黑帮将这里变成了一个犯罪的天堂。

  阿里姆坚.托克塔霍诺夫就是从这里起家的,凭借着过人的胆识和心狠手辣,在他离开莫斯科的时候,就统一了北区黑帮。

  可以说,莫斯科每天所发生的犯罪行为,最少有一半,都和阿里姆坚.托克塔霍诺夫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只是警察没有足够的证据指证他罢了。

  阿华指着前面的一个巷子,说道:“叶爷,从那个巷子进去往里走五十米,就是托克塔霍诺夫的赌场了,那里面的人没个好东西……”

  不管在哪个城市,赌场总是不可或缺的,高端的黑市拳场被董升海占据了,托克塔霍诺夫只能经营者层次较低的普通赌场,不过也足以让他曰进斗金了。

  只是托克塔霍诺夫的吃相有些难看,在用金钱买通了北区的警局后,他经常会找人诱导那些来莫斯科旅游的游客来到这里,骗得他们输下巨额的赌资,从而放取高利贷。

  这还不算,赌场里的恶棍们如果发现有漂亮的女游客单身来此,就会将其骗入到里面的房间,在最近五年内,最少有三十起以上女游客失踪的案件。

  这些失踪的女游客,在被殴打和调教后,和俄罗斯本地的那些女人一起,偷偷的送往了美洲或者欧洲的一些色情场所。

  到现在为止,色情业已经成了托克塔霍诺夫的主要产业,当然,从赌场里物色输出的人选,只不过是那些看守们心血来潮罢了。

  阿华就曾经有个香港的朋友被骗到了里面,欠了下五十万卢布的高利贷,最后求到董升海将人要出来后,那人的右手却是断掉了三根手指,所以他对这个赌场恨得咬牙切齿。

  叶天推门下车的时候,忽然回头问道:“阿华,警察来了的俄罗斯话怎么说?”

  “Пoлnцnrпpnшлa……”阿华口中发出了一连串的音节,他在俄罗斯已经住了四五年,对俄语十分的精通。

  叶天点了点头,将那发音记在了心里,推门走下车后,几步就没入到了黑暗的巷子里。

  在那个不怎么起眼的铁门上敲了两下,一个窗口被打开了,里面的一双眼睛审视了叶天一番,他被放了进去。

  外面是寂静的巷子,进到赌场里面,却是另外一番景象,十多个赌台前都围满了人,除了那些看场子的守卫外,还有一些高利贷的掮客在其中游走着。

  这里的守卫,警戒心明显要比地下拳场那边高了许多。

  叶天刚一进门,七八道不怎么友善的目光,就盯在了他的身上,直到叶天拿出了一叠足有四五千卢布的钞票兑换了筹码后,那些目光才收了回去。

  “警察来了!”叶天也懒得在这浪费时间,挤入到一张赌桌旁边后,一道炸雷般的声音响了起来。

  叶天的并不是用喉咙喊出了这个声音,而是压缩空气后发出的这个音节,在赌场的好几个位置响起,与此同时,那道铁门也发出了巨大的撞击声。

  混黑道终究是混黑道的,除了墨西哥的大毒枭之外,很少有人会选择与政斧对抗,在喊声响起的时候,整个赌场顿时陷入到了混乱之中。

  不过这样的事情显然不是第一次发生的,在那些警卫虎视眈眈的目光中,并没有人能浑水摸鱼,而是井然有序的将赌客从后门给疏散走了。

  “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长着满脸胡须的强壮男人,从赌场的右侧的一个房间走了出来,怒气冲冲的说道:“别列科夫,为什么把客人都赶走了?”

  “扬科夫,警察来了,难道你在监控室里没有看到吗?”被指责的那人满脸不爽的说道,直到此刻,门外还传来撞击的声音。

  “见鬼,外面一个人都没有!”扬科夫愣了一下,继而大声骂了起来,他可是一直盯着监控器的屏幕的。

  “难道真的有鬼?”听到扬科夫的话后,还有门外那“当当”的撞击声,所有人心里都生出了一种诡异的感觉。

  “鬼”这个字可不是中国独有的,在国外,魔鬼的意思等同于撒旦,而且还有专门的“拜撒旦教”,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欢迎魔鬼降临的。

  那诡异的撞门声,让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些发白,忽然,刚刚从门里出来的扬科夫身体一歪,毫无征兆的倒在了地上。

  而刚刚和扬科夫对话的别列科夫,几乎在同一时间内也是摔倒在地,他们甚至连眼睛都没能闭上。

  “真……真的有魔鬼?”偌大的赌场里弥漫着一股恐慌的情绪,已经有人将枪拿在了手里。

  没有人能看到,在空气中出现了一层薄薄的煞气,悄无声息的在侵蚀着场内这些人的神经,让他们变得愈发紧张了起来。

  “砰!”

  一人突然向身边的人开了一枪,枪声和呼痛声彻底让他们崩溃了,一时间整间赌场枪声大作。

  短短的三分钟过后,场内再没有一个站着的人了,到处都是一片呻吟声,不过随着一阵闷哼的声音,整间赌场变得寂静一片。

  叶天的身形,慢慢从赌场的角落里闪现了出来,在感觉到赌场里再无一丝生命气息后,施施然的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叶爷,您……”

  等到叶天再次上车之后,阿华刚想询问,却是紧紧闭上了嘴巴,看叶天那没用一丝皱纹的衣服,不用问也知道他没事。

  只不过刚才的枪响声,还是让阿华有些紧张,这次不待叶天吩咐,马上发动了车子驶往下一个目标。

  从晚上六点到深夜十一点,整整五个小时,阿华开着车子带着叶天,将整个莫斯科绕了一大圈。

  “叶爷,这送您去机场?”

  当跑完了地图上所有画了红圈标志的地方,阿华也是松了口气,因为每一次叶天下车再上车后,看着叶天面无表情的脸孔,阿华就会从心底生出一股寒意。

  按照叶天的行程,此时在莫斯科国际机场里,正停放着唐文远的那架私人飞机,准备送他前往西伯利亚。

  “嗯,去机场!”叶天点了点头,眉宇间却是隐隐有些发黑,心头有股说不出的烦躁。

  “怎么回事?进入到化境之后,已经是万法不沾身,为何会如此?”

  叶天能感觉到身体不对劲,当下心念一动,将三清铃拿在了手中,右手食指轻弹,一道真炁撞击在了铃体上。

  “当!”一股波动传入到了叶天脑海里,那种烦躁的感觉顿时被压制了下去,这让叶天的面色变的好看了一些。

  “等到处理完董大壮的事情,要潜修一段时间,不能留下隐患!”

  收起了三清铃,叶天微微闭上了眼睛,修为越深,他心里越是没有底气,修道本就是逆天行事,如果真能一帆风顺,那举世皆是修道之人了。

  叶天的想法是对的,死人身上所产生的阴煞之气,虽然已经影响不到他了,但天道无情亦有情,一个生命的消逝,还是会将这业障归于到叶天身上的。

  这也是古代那些举手就能翻江倒海之人避世的原因之一,像汉末张角元末彭和尚,他们的修为远高于现在的叶天,但最后死的都极为凄惨。

  “阿华,好了,你回去吧,把车子丢在没有监控摄像头的地方,然后打个车回住所,路上小心点!”

  看到路边的标志牌上显示距离机场还有十多公里的地方,叶天叫停了车子,想了一下之后,又说道:“你明儿最好先回香港吧,我会让老唐给你安排的。

  虽然今儿死的基本上全都是黑道中人,但一座城市一夜之间死亡200多人,这传出去绝对是个骇人听闻的大事件,俄罗斯政斧一定会追查到底的。

  “叶爷,您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

  作为当事人的阿华,虽然心里隐隐有些猜测,但是他并不知道叶天今儿的作为,将会给莫斯科带来多么大的震动?

  一夜之间,叶天清扫了九个属于托克塔霍诺夫的地盘。

  这其中除了之前的黑市拳场和赌场之外,还有脱衣舞场和钱庄以及记院,囊括了托克塔霍诺夫在莫斯科所有的产业。

  叶天所过之处,除了那些无辜的人之外,凡是身上捎带煞气的黑帮分子,全都是命丧当场,一个晚上,死在叶天的手上的人,超过了两百之数。

  而阿华也不知道,在明天的时候,那位前苏联“克格勃”出身的总统雷霆大怒,整个俄罗斯的情报系统由此紧张了起来,有关洪门和俄罗斯黑帮火拼的事情,也被摆在了总统的办公桌上,一场风暴即将来临。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