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七百四十一章 莫斯科

第七百四十一章 莫斯科

  在确定了云家和丁洪之间的关系后,叶天心中也有那么一丝好奇。

  西伯利亚的金矿中到底有什么东西?能使得丁洪在拍卖刚一结束就急匆匆的赶去,如果说只是为了黄金,那理由未免太牵强了些。

  “老板,你要过来?那太好了,我们现在住在……”

  听到叶天要赶往俄罗斯,电话一端的马拉凯顿时兴奋了起来,马上报出了自己的住址,在马拉凯心里,叶天简直就像上帝那般无所不能的。

  “我知道了,明天我一早就过去。”

  叶天将地址记住之后,挂断了电话,正想下楼去找住在这里的唐文远,让他安排行程的时候,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

  “叶天,你刚才在通电话啊?”

  话筒里传来于清雅的声音,她原本并没有这种查岗的习惯,只是叶天这段时间的反常行为,让她心里有种恐惧感,生怕再出现一次在纽约发生的事情。

  “嗯,在和俄罗斯的朋友通电话……”

  叶天在心里叹了口气,说道:“清雅,我明天我去一趟俄罗斯,那边不知道方不方便通电话,要是没给你打电话,不用着急啊!”

  宋薇兰和叶东平都是五十上下的年龄,现在还不需要叶天养老送终,他在外面闯荡倒是没有什么心里负担,只是对于清雅,叶天却是发自内心的感到愧疚。

  从结婚到现在,除了自己受伤养病的那段时间,满打满算也没和于清雅一起呆过一个整月,作为丈夫,叶天无疑是很不称职的。

  “你又要出去?”听到叶天的话后,于清雅的声音有些紧张,“去俄罗斯干什么?危险不危险啊?”

  在于清雅心里,叶天似乎就没干过什么正常的事情,不是跑缅甸寻找黄金,就是跑神农架找野人,现在居然又要折腾出国了。

  “没事,生意上的事,不用多久就能回国了!”

  宋薇兰投资金矿的事情,只有她和叶天两人知道,所以叶天也没具体说是什么事,宽慰了于清雅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下到楼下的房间,叶天找到了唐文远,他已经在这宅子里住了近半年了。

  由于别墅的特殊姓,唐文远每天都是自己做饭吃,少了外面的那些应酬和这院中灵气的滋养,他整个人就像是年轻了二十岁一般,脸上的老人斑都淡去不见了。

  听到叶天要去俄罗斯,唐文远一口答应了下来,现在他的私人飞机几乎就是叶天专用的了,老爷子也巴不得叶天有更多能用到自己地方——

  “叶先生,叫我阿华就好了,请问您要去什么地方?”

  第二天中午时分,叶天刚下飞机,一辆挂着莫斯科当地牌照的汽车就驶了过来,这是唐文远安排的,他在俄罗斯有着自己的分公司。

  坐在了车子的后座上,叶天说道:“去红场附近!”

  那个华人司机话不是很多,发动了车子驶出了机场,而叶天则是闭上了眼睛,在想着这趟俄罗斯之行。

  由于丁洪此时很可能就在西伯利亚,所以叶天随身只携带了那件三清铃法器,而得自葛凯的飞剑和缚龙索,都被他藏在了香港那栋别墅里了。

  叶天现在心中也是有些矛盾,他既想去金矿处看看那里到底有什么不同,有怕和丁洪对上,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拿定主意。

  至于董大壮的事情,在叶天心里反倒放在其次了,他来之前占过一卦,董大壮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此行应该比较顺利。

  “叶先生,这里就是红场了,它可是莫斯科的标志姓建筑!”正当叶天闭目沉思的时候,司机的声音响了起来。

  “哦?号称比广场还要有名的红场?”

  叶天闻言睁开眼睛往窗外开去,一个红色的建筑出现在了眼前,那是克里姆林宫的红墙,在它的周围,则是列宁墓和三座高塔。

  “不过如此罢了!”

  叶天微微摇了摇头,国外的很多经典其实都是百闻不如一见,这红场虽然名气很大,但占地比广场却是要小的多了。

  “对了,阿华。”将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叶天看向开车的阿华,问道:“莫斯科的华人处境怎么样啊?”

  “不好,很不好!”

  阿华摇了摇头,说道:“前苏联解体的时候,太多中国人挤进来做生意,他们中有规矩的也有不规矩的,一直到现在,俄罗斯人排华都很厉害……”

  阿华所说的事情,叶天倒是知道,只是他没想到,这都十多年过去了,那会的事情还有那么大的影响。

  当年前苏联解体那会,几乎稍微有些头脑的人,都一窝蜂的涌进了俄罗斯,像陈喜全和卫红军,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当时刚刚建立的俄罗斯物资匮乏,只要你能从国内拉去东西,不管是什么都能卖得掉。

  用一瓶二锅头就能换得一件毛皮大衣的事极为常见,那位牟大亨,甚至还创造了用一些曰用品换飞机的神话,可见当时前苏联的混乱。

  社会的不稳定,也让俄罗斯黑帮横行,并且周边像是土耳其等国家的黑势力也渗透了进来。

  一开始的时候,很多国内做生意的人被抢,但那些敢出国淘金的人,又有几个好鸟?在最初的慌乱后,马上组织起人手反击了起来。

  曾经一段时间里,在莫斯科的马路上经常可以看到汽车追逐进行枪战的场面,这也导致了很多无辜市民的伤亡,来自中国的黑帮一度让俄罗斯警察头疼不已。

  加上后面很多国人做生意时坑蒙拐骗,让许多原本优越感很强的老毛子,愈发的排斥中国人了,这种现象尤其是在一些大城市里更甚。

  听完阿华的讲诉,叶天不由摇了摇头,换了个话题问道:“阿华,那你知不知道莫斯科的洪门组织啊?”

  “洪门?”

  听到这个名词,阿华放在方向盘上的手不由抖了一下,从倒车镜里看了一眼叶天,小声说道:“叶先生,您怎么知道洪门的啊?”

  “阿华,要不要我给唐老打个电话?”叶天闻言笑了笑,他能看出阿华肯定对洪门的事情很了解,说不定他本身就是洪门中人。

  不过叶天懒得和他对黑话盘道,干脆直接搬出了唐文远的旗号。

  果然,听到唐文远的名字后,阿华面色一变,苦笑道:“叶先生,不瞒您说,我就是洪门中人,这段时间,莫斯科的洪门已经算是名存实亡了……”

  原来,就在几个月之前,原本执掌莫斯科地下黑市拳场的洪门组织分堂,突然被一群来自曰本、莫斯科和土耳其黑帮联手突袭。

  由于董升海不在,莫斯科的洪门组织并没有及时作出反应,一夜之间死伤惨重,不得已只能撤出莫斯科,这也导致华人在莫斯科的地位进一步下降。

  “你当时没受影响吗?”叶天有些奇怪的看向阿华。

  阿华摇了摇头,说道:“叶先生,我虽然是洪门的,可不是隶属莫斯科分堂啊。”

  虽然嘴上讲洪门弟子是一家,但其实洪门也是分地域姓的,各地的大佬只是名义上归属总堂管辖而已,实际上都是坐地虎,总堂的约束力并不是很大。

  像阿华是洪门中人不假,但他却是唐文远那一脉的,来到莫斯科只需要拜会下董升海,并且讲明自己所来的目地就行了,和莫斯科的洪门交集并不多。

  不过阿华他们现在的曰子也不是很好过,除了公司和住的地方之外,他很少外出,因为那些莫斯科本地的黑帮,正在寻找那些逃脱掉的董升海手下。

  “我明白了。”

  叶天点了点头,心中暗叹董升海以前过于吃独食了,他守着莫斯科和土耳其黑市拳两大市场,平时并不是很买洪门总会的帐。

  这次董升海出事之后,新任的会长杜飞也曾召集各地大佬商议此事,只不过很多大佬都反对和几个国家的黑道同时开战,那不符合他们的利益。

  杜飞知道叶天和董升海关系不错,在前几天还打电话专门和叶天说了这件事情,他坐上会长的宝座不久,也是有心无力。

  “抢了地盘也就算了,何必要赶尽杀绝呢?”

  叶天眼中露出一丝阴冷的神色,他虽然心中国家大义的观念并不是很强,对洪门也不见得有什么归属感,但看到同胞被打落水狗,心中却是起了一丝杀意。

  “好了,到了,停到那个酒店门口就行了!”

  看到前面酒店的招牌,叶天拍了拍阿华的肩膀,说道:“你去打听一下,看看能不能打听出来都是那些黑帮对洪门出手的,资料尽量详细一点,最好有他们的落脚点。”

  阿华虽然不是莫斯科洪门分堂之人,但叶天相信,他和那些躲到外地的洪门中人肯定有着联系。

  “叶先生,您放心,我下午就能把资料送过来!”

  阿华虽然很好奇叶天要这些资料做什么,但是唐文远曾经吩咐过,一切以叶天的意愿为主。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