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七百三十五章 同道中人

第七百三十五章 同道中人

  “叶先生,很高兴再次见到您,欢迎您参加此次拍卖。

  对了,宋女士怎么没来呢?这会场缺少了美丽的宋女士,一定会黯然失色的。”

  当叶天和父亲以及小姑夫三人走进佳士得京城春季拍卖会会场的时候,站在门口正招呼客人的威尔逊连忙迎了上来。

  作为佳士得亚洲区的总裁,中国这个市场自然是不容忽视的,那庞大的收藏群体,使得中国成为世界三大拍卖行的必争之地,威尔逊自然要亲自前来主持这次春拍。

  不过威尔逊只是对叶天的到来表达出了欢迎,至于叶东平则是被他给无视了,更是对着叶天身后左瞅右看的,对宋薇兰没能前来感到有些遗憾。

  “威尔逊先生,您也知道,我母亲不太喜欢这种场合,她欢迎您有时间去家里做客!”

  看到威尔逊的表情,叶天不由笑了起来,老外表达感情的方式都很直接,居然当着自己和老爸面,表达出了对老妈的爱慕之情。

  “哦,那太好了,我对宋女士做的美食是念念不忘啊!”

  威尔逊夸张的笑了起来,更是用挑衅的眼神看了一眼叶东平,他不知道像宋薇兰那么优秀的女士,为何会和这么一个平庸的男人结婚。

  “好了,威尔逊先生,我们是来参加拍卖的,就不打扰您了!”

  见到老爸面色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了,叶天连忙拉着老爸进入到了会场,否则他不知道今儿会不会发生一起佳士得亚洲总裁在会场和人打架的劲爆新闻来?

  “臭小子,你妈什么时候说过请他去家里的?”

  来到座位上后,叶东平额头青筋暴露,要不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他真的会将儿子教训一顿,甭管叶天现在多厉害,老子打儿子,他还敢还手不成?

  “爸,就是客气一下嘛。”

  叶天嬉皮笑脸的说道:“别人答应临时加进去你那几个拍品,总要给人留点面子嘛,话说他又不知道咱们家在什么地方。”

  “下次再敢说这种话,看老子不收拾你?”

  叶东平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对这小子是没有丝毫威慑力的,从十岁起就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小姑夫,以后您有什么东西想要拍卖,打我妈的旗号往这送就行了。”

  只不过叶天下面一句话差点又让叶东平暴走了,忍不住敲了儿子个爆栗,叶天也是这段时间被老妈管的难受,父子间倒是很久没这样闹腾过了。

  随着拍卖时间的临近,会场里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在叶天周围的椅子上都坐满了人。

  这次春拍除了有一些国外艺术品之外,大多都是当年从中国流失出去的珍贵文物,所以前来参加拍卖的人,有很多是从外地赶来的。

  “嗯?怎么回事?”

  正和老爸还有刘维安说笑着的叶天,忽然感觉后脑勺传来一股凉意,连忙回头向门口看去,这一看,那眼睛却是再也收不回来了。

  此时门口正有三个人并排走了进来,其中两人身形稍稍落后,正对着中间那个穿着道装的道人陪着笑脸,像是在解说这个会场。

  说话的那两人,眉宇之间隐现威严,想必也是久居高位之人,不过走在中间的道人却是显露出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那二人好像就应该是他的跟班一样。

  就在叶天看向大门的同时,丁洪的眉头微微一皱,目光穿过了数十米长的会场,与坐在前排的叶天对视在了一起。

  “这里居然还有修道之人?”

  丁洪在数十年的时候,就已经进入到了先天后期的境界,只需真炁再经过进一步的凝练,压缩成丹并经过雷劫后,就可以跨入到金丹大道了。

  所以虽然只是简单的目光相对,丁洪还是一眼就看出了叶天的修为,他没有想到,在灵气匮乏到了极点的世俗界,竟然还有人能修炼到先天之境?

  “难道是哪个门派的后人?天地进入末法时代之后,没听说哪个门派还在俗世传承道统啊?”

  丁洪在脑中思付着,抬脚就向叶天走了过去,他们这种人讲的就是随心所欲,自然不会将问题憋在心里的。

  “丁真人,咱们的位置在这里!”

  当走过第三排的时候,云华军发现,丁洪根本就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居然径直往第一排走去,对他的话更是置若罔闻,连声解释的意思都没有。

  云华军苦笑了一声,只能跟了上去,经过这几曰的相处,他对丁洪的了解更加多了,心内的畏惧之心,也是与曰俱增。

  按照丁洪的说法,他是乾隆三十八年生人,到了今年,也就是两百五十二岁了。

  这事儿要是别人说给云华军听,他一准不会相信,但丁洪那神仙般的手段,让他根本就不敢有任何的怀疑。

  “没想到贫道能在凡尘俗世见到同道中人,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来到了叶天面前,丁洪单掌作了个道揖,对周围好奇的目光根本就是视而不见。

  虽然老子在《道德经》中曾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阐明了众生平等的理论,但当一个人拥有了强大到近乎无法制约的的力量之后,心中的优越感并非是那么容易消除的,所赐此时在丁洪的眼中,场内只有叶天才有资格和自己平等对话,而像云氏兄弟,只不过是自己手中的一个工具而已。

  “小子叶天,见过这位前辈,没……没想到世上还有前辈这等人物?”

  早在丁洪走过来的时候,叶天就已经站起身来,他并没有使用江湖中的抱拳礼节,而是同样用道门作揖的方式,对着丁洪行了一礼。

  叶天表面上露出了适当的震惊神色,只是没有人知道,他此时心中已然泛起了惊涛骇浪,如果不是修为进入到先天之境,叶天怕是已经夺门而逃了。

  因为就在与那道人目光相对的时候,叶天只感觉浑身上下的衣服像是被人扒去了一般,**裸的坐在了这大庭广众之下,这道人似乎可以看破他的内心。

  毫无疑问,这个道人的修为要远超自己,在面对他的时候,叶天心里居然升不起一丝反抗之心,完全被对方的气机给压制住了。

  这还不是叶天害怕的主要原因,真正让他感到畏惧的,是这道人的身份。

  叶天有种感觉,对方肯定和长白山所遇的那人有些瓜葛,因为陪在他身边的这两人,叶天曾经见过他们的照片,正是云氏兄弟!

  叶天此时的感觉,就像是偷了别人的东西遇到失主一般,虽然对方未必知道是自己偷的,但总有些做贼心虚不是?

  所以在丁洪走过来的时候,叶天就在调整着自己身体,除了适当的露出了一些震惊的神色外,他的血脉流动和心跳,都没有太大的改变。

  “贫道丁洪,是炼器阁当代阁主,不知道道友出身何派呢?”

  丁洪有些奇怪,面前这人不过是先天初期的修为,和自己相差了两个境界,但他却无法看透对方的丹田真炁,从而也推断不出他的来历。

  但有一点丁洪可以肯定,叶天的年龄绝对是和他相貌相符的,应该就是在二十四五岁的样子,这让丁洪也感觉有些震惊。

  要知道,即使在他那个灵气充裕适合修炼的的空间里,在弟子幼年的时候就要使用灵药帮其洗髓,能在十八岁之前进入到先天之境的,就已经算是天纵奇才了。

  能在三十岁之前进入到先天之境,那也算是资质不错的,一般都是各门派重点培训的弟子。

  而叶天住在这到处都充斥着肮脏污气的凡尘俗世,居然能在这年龄进入到先天,如果放在他那个地方,必然是各派争抢的天才了。

  听到丁洪的话后,叶天开口说道:“原来是丁真人,叶天出身麻衣一脉,师承李善元,祖师是鬼谷子!”

  其实叶天所接受的传承,是来自宋朝的麻衣道人,不过在听闻白猿讲诉的修道界的一些见闻后,他这是扯虎皮做大旗,给自己找了个名头更响亮的祖师爷。

  “李善元?我怎么没听过这名字?”

  丁洪闻言愣了一下,说道:“你既然是鬼谷子一脉,应该就是天机门中人,修道界中可没有麻衣一脉啊!”

  “丁真人,我师门传承残缺不全,小子是机缘巧合之下,曾经遇到过神农架中的白猿前辈,经过它的一番指点,这才进入到先天之境的!”

  叶天苦笑了一声,随之脸色露出了渴望的神色,接着说道:“以前只以为这世间只有我一个修道者,没成想遇到了前辈,还请前辈告知百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到师门传承的时候,丁洪和叶天都是用的神识传音的功法,旁人只看到两人站在那里深情对望,却不知道他们都在套着对方的话。

  “白猿前辈?你说的是神农架中的那只猴子吗?”听到叶天的这番话,丁洪脸上露出了古怪之极的神色。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