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七百三十四章 丁洪

第七百三十四章 丁洪

  中年道人姓丁单名一个洪字,虽然不通占卜问卦之术,但修为到了他这种境界,已然可以推演天机测算吉凶。

  尤其是与葛凯同门上百年,在对方遭遇不测之后,心头马上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师父,您闭关结束了?”

  丁洪从闭关的洞中出来,一个同样身着道服的年轻人连忙迎了上来,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开口说道:“师父,葛师叔出去已经有四五个月了,一直未见回返。”

  “应该是出事了,我要出去一趟!”丁洪摆了摆手,说道:“我出去这段时间,有人拜托的话就说我在闭关!”

  一天之后,在昆仑山麓的深处,一道身影突兀的从空中闪现了出来,紧接着就被一团雾气包裹了起来,那团雾气在空中略做停留,分辨了一下方向,径直往京城位置飞去。

  “大哥,要不要您出面和那拍卖行打个招呼,让他们把那东西从拍品中取消啊?”

  在云华军给弟弟讲诉往事之后一个星期的傍晚,两兄弟又坐在了四合院中,云华桐脸上明显露出不忿的神色。

  为了确保得到那块晶石,这几天云华桐和佳士得方面联系了一下,想用一个高价将那晶石私下购买,不过却是被佳士得方面给拒绝了,云氏集团的老总在国内,还真的没这么被人拒过面子的。

  “我看你是在国内做生意习惯了。”

  云华军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弟弟,“那佳士得是什么机构?他用得着看咱们云家的脸色做事吗?过几天你去会场把那东西给拍下来就行了。”

  “好,大哥,您放心吧,这次我一定将事情办好!”云华桐点了点头,两兄弟谁都没有发现,周围的空气似乎波动了一下,一个身影在二人身后慢慢显现了出来。

  “云小友,多年未见,令尊可还好?”

  一个清脆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吓得正在喝茶说话的云氏兄弟浑身都哆嗦了一下,循声望去,这才发现院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你是谁?你……你怎么进来的?”云老虽然已经过世,但老太太还在,警卫级别纵然比以前降低了一个规格,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到这院子里的。

  “山中一曰,世上百年,没想到当年的小娃娃都长得这么大了?”丁洪微微一笑,看向云华军说道:“小友,可还记得贫道否?”

  “您……您是丁真人?”

  云华军的声音颤抖了起来,连忙往前走了几步,仔细在那道人连忙看了一番,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交集的神色,深深的对那人鞠了一躬。

  “多年未见,丁真人清颜未改,果然是神仙中人啊!”云华军一边伸手请丁洪入座,一边看向弟弟,说道:“老二,还不过来见过丁神仙?”

  “大哥,他……他就是那位?”云华桐还没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这位道士。

  “行了,山野之人,不讲世俗之礼,不要那么多客套了。”

  丁洪脑袋微微侧了下,说道:“看来你父亲应该是不在了,小友,此次召唤贫道,可有要事吗?”

  丁洪用神识察看过了,云华军的父亲应该早已不在了,而看这兄弟俩的神情,自己师弟似乎也没有来过。

  “丁真人,您当年留下图册,只不过那上面的东西太过稀少,这么多年我才发现了两件,这才斗胆请得真人前来的!”

  云华军说话之时,又偷眼看了下面前的道人,心中惊骇简直无法言表,近半个世纪过去了,这道人相貌如旧,岁月似乎根本无法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哦?原来如此?”

  丁洪微微愣了一下,他当年向云华军的父亲索要那批物资,只是为了重新修缮下洞府而已。

  即使后来留下画册,也并没有报以太大的希望,因为世俗间出现那些东西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

  “这事儿先不谈。”

  丁洪摆了摆手,眼睛盯住了云华军,说道:“云小友,我师弟四个月之前就离山来了这里,你们可曾见到过他?”

  丁洪交给云家的这三枚玉佩,都是他用师门秘法炼制的,不仅他能接收到玉佩传来的信息,就是葛凯也是可以的。

  “真人的师弟?”

  云华军和弟弟对视了一眼,同时摇起头来,“丁真人,我们的确是四个月前就打碎了一枚那个玉佩,不过并没有人寻上门来啊!”

  丁洪盯着二人看了一会,淡淡的说道:“算了,把你们找到的东西拿来给我看看吧!”——

  “爸,我说您最近在忙什么呢?”

  以前是叶东平成天见不到儿子,这段时间则是叶天有好几天的功夫都见不到老爸了,今儿一大早晨吃过早饭见到老爸怀里夹个东西要往外走,连忙一把拉住了他。

  “爸,没事在家陪陪我妈呀,老是跑什么?您要是外面养小的,我可不答应啊!”

  以前老爸在家,有他陪着宋薇兰说话聊天,可这几曰叶东平不见了踪影,叶天就成了老妈教训的对象,正在努力的要将叶天改造成为一个绅士。

  只不过叶天从小在农村长大,其后又是跟着师父行走江湖,骨子里其实还是有种草莽气息的,他哪受得了这个啊?所以这才要把老爸给留在家里。

  “臭小子,你再胡说我抽你啊!”

  叶东平被儿子的话给吓了一大跳,连忙伸头往中院看了一眼,一把扯过了叶天,说道:“你小姑夫把潘家园那店经营的不错,去年淘弄到几个好物件,我琢磨着在店里卖太吃亏了,这不是想送到拍卖行里去吗?”

  叶东平的那家古玩店,虽然还是挂着他的名字,但实际上的管理经营和销售都是刘维安在做的。

  而且所得的利润,也完全都归属了刘维安,不过到底还是自家的生意,叶东平现在在那挂了个头衔,美名其曰技术顾问,隔三岔五的会过去一趟。

  这次刘维安进了几块品相不错的汉玉,原本有几个老顾客看上了,被叶东平给拦住了,这老玉上拍卖的价格,可是要整整翻出一倍,他不能看着妹夫吃亏啊。

  所以这几天叶东平都在和拍卖行联系,有了宋薇兰的关系,他前儿刚敲定了佳士得,他们刚好正准备在京城进行春季拍卖。

  只是叶东平联系的有点晚,佳士得方面的宣传彩页都早已印制好了,是以他这几天自己联系了一家印刷厂,在赶制那几块汉玉的宣传画册。

  “您拿的那又是什么啊?”听到是拍卖会,叶天撇了撇嘴,顿时兴趣大减。

  去年的时候叶天收集道经典籍,可是去了不少拍卖场所,那里面的东西虽然都是老物件,也弥足珍贵,但对叶天却是没有什么作用。

  “佳士得方面的宣传画册,我要按着统一的规格印制,我说你小子,可不能在你妈面前嚼舌头啊!”

  叶东平一边说话一边将画册递给了叶天,他可是知道妻子对儿子简直就是盲目信从,叶天要是信口胡说,他一准会后院起火的。

  “咦,这……这个怎么如此像那灵石呢?”

  叶天接过老爸递过来的宣传画册,随手翻看了起来,当他翻到第三页的时候,不由愣了下,一双眼睛紧紧盯住了画页上的那张照片。

  这是一个长条形约有手指长短的晶石,通体呈火红色,被人工切割出了四个棱角,虽然只是一张照片,看上去仍然精美异常。

  旁人看到这东西,只不过会以为这是一块宝石,但看在叶天眼里,这东西的色泽与光度,却是和他藏在保险柜中的那几块火属姓的灵石极为相像。

  “爸,这东西是什么玩意啊?挺漂亮的!”叶天指着那照片,抬头看向了老爸。

  叶东平伸头在照片上看了一眼,说道:“听说是从哪个地方的火山喷发后,一个人在火山口附近捡到的,被一个珠宝商买去后切割成了这个样子,怎么,你对这石头感兴趣?”

  “嗯,有兴趣,爸,拍卖会是在哪天?”

  叶天当然感兴趣了,灵石的价值,岂是金钱可以衡量的,别说上面标着八百万的数字,就是后面再加一个零,叶天也会毫不犹豫出手竞拍的。

  “三天之后,我不和你这小子扯淡了,今儿这东西就得印刷出来。”

  叶东平一把抢过儿子手中的画册,转头往院子外面走去,“臭小子,敢乱嚼舌头,老子回来再收拾你!”

  叶天笑着摇了摇头,老爸还真搞笑,这一家人谁不知道他怕老婆啊,借他个胆子,也不敢在外面沾花惹草的。

  “火山口喷发出来的?倒真的有可能是火属姓灵石!”

  回到房中后,叶天拿出了藏在保险柜中的那几块灵石,除了有三块比画册的大之外,其余几块还都不如那一块。

  “不管多少钱,一定要拍下来,这玩意可是不常见,谁敢到火山口那种地方去采取啊?”把玩了一番手中的石头后,叶天暗自打定了主意。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