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七百二十六章 蹊跷

第七百二十六章 蹊跷

  “怎么回事?你们想干什么,是哪个部门的?!”

  见到大门被推开,祝维风迎了上去,因为他能看得出来,走在前面那两个身形彪悍的中年人,一定是在相关部门执行包围工作的。

  “祝维风,怎么是你啊?泰国的事情处理完了?”

  一个穿着件夹克衫,却是将其撑的鼓鼓囊囊的中年人走了出来,说道:“首长要见叶天,你手下这些人也敢拦着?”

  “伏铮明?是……是宋主席?”

  见到来人,祝维风不禁有些傻眼,他本身就是军队系统出身,小时候家里也是有这些人在的,自然对伏铮明这大内保镖熟悉的很。

  伏铮明点了点头,却是没有答话,将目光看向了叶天,说道:“首长就在车里,您要不要过去?”

  听到伏铮明这话,祝维风的眼睛瞪得愈发大了,这位以脾气暴躁著称的大内保镖,居然用商量的口吻在和叶天说话?而且还说的是敬语!

  要知道,在他们这些人眼里,除了需要保护的首长之外,其余人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即使是首长的至亲,也得不到多少有待的。

  可是伏铮明对叶天的态度,分明和对待首长差不多,这就让祝维风很难理解了,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让老爷子进院子里来吧。”叶天回头看了一眼祝维风,说道:“让你的那些人都滚蛋,平时没几个人跟着,显不出威风是不是?”

  祝维风一脸羞愧的点了点头,说道:“好,我让他们这就走,我和老董也先离开吧!”

  “不行,叶天,你要救救大壮啊!”

  祝维风说着话就要去推轮椅,可董升海却是不知道来的人是谁,一只手板住了轮椅,死灰都不愿意动,他还指望叶天去救孙子呢。

  “行了,你和老董在这吧,我回头去里面院子说话!”

  看到董升海凄惨的模样,叶天也是有些于心不忍,在他的卦象中,董大壮虽然阳寿未尽,不过却是有些劫难。

  看到伏铮明拔脚就往外走,叶天连忙喊住了他,说道:“老伏,先别走,给你个东西,找人研究一下,这是泰国降头术中的蛊虫!”

  回头四下里瞅了一眼,叶天从花坛边找出了一个矿泉水瓶,将那蛊虫装了进去,这玩意不是本命蛊,离开寄主基本上没什么威力了。

  “我说,你小子别害我啊,给我这个干嘛?”

  听到叶天的话后,伏铮明见鬼般的往后退去,他们警卫守则中有一条,就是不允许任何带有危险的物体接触到首长,而这蛊虫可是臭名远扬的。

  “瞧你那胆子,不要就算了。”叶天摇了摇头,将矿泉水瓶拿在手里把玩了起来。

  见到叶天的举动,伏铮明眼皮子不由跳了下,开口说道:“叶天,你拿着那东西,我不能让首长进来。”

  “成,我毁了它还不成啊?”叶天哭笑不得的将矿泉水瓶扔在了地上,一脚踩下,里面的那只蛊虫顿时变成了一团血浆。

  伏铮明这才放下心来,对手下一人说道:“把那东西收回去,交给队里化验!”

  “活的不要要死的?”叶天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说道:“回头有什么化验结果告诉我啊!”

  说话间,宋浩天已经在几个警卫的拥簇下走进了四合院,抬眼见到祝维风和坐在轮椅上的董升海,眉头不由皱了下。

  没等宋浩天开口,叶天抢先说道:“老爷子,那两个是我朋友,回头还要和他们谈事情,咱们去里面说话吧。”

  宋浩天微微点了点头,径直往中院行去,而跟在他身后的警卫则是分出两人,先行进入到了中院进行警戒。

  “以后少交往这些乱七八糟的人,看看那都什么样子啊?”进到中院后,宋浩天忍不住训斥了叶天几句。

  “老爷子,是不是感觉身体清爽了,有劲教训人了不成?”

  叶天却是不买宋浩天的帐,看了眼距离他们十多米远的警卫,心念一动,脚下出现了一团雾气,将他和宋浩天包裹了起来。

  “你小子,唉,算我欠你的!”宋浩天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这曾经执掌一国的人,在叶天面前却是感到束手束脚。

  “那件事有眉目了?打个电话叫我过去不就行了?”用真炁将自己和宋浩天与外界隔绝后,叶天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久未出来了,我自己想走走……”

  宋浩天点了点头,声音压低了几分,说道:“那些粮票是当年黄大中的配给,就是黄思志那小子的爷爷,不过我总感觉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虽然仅凭几张粮票就想查出他们的出处,这看上去很困难,但是对于宋浩天而言,还是能做到的。

  花费了一个星期的功夫,宋浩天将那批京城粮油管理局在那个时段印制的粮票和流向,全部都查了出来,经过庞大的信息筛选和分析后,最后指向了京城黄家。

  “黄思志,他们家虽然出了个将军,不过在京城里并不是很起眼吧?”

  听到宋浩天的话后,叶天不由愣住了,这事儿怎么又跟那个混小子扯上了关系?

  而且开国的时候,京城可谓是将帅云集,黄思志的爷爷虽然军功不小,但连上将都没能评上,那些修道之人如何会与他接触呢?

  “所以说这事儿有些蹊跷。”

  宋浩天习惯姓的往口袋摸去,却发现烟早已被医生给没收掉了,咂巴了下嘴,说道:“叶天,黄大中虽然地位不显,但他可是云老的派系啊!”

  “云老?”叶天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是那位主抓经济的云老?”

  叶天对黄大中不怎么在意,这位云老却是真正位高权重的人,从建国初期就主抓国内经济,虽然不在中枢也没有军衔,但影响力甚至要比很多将帅都要大。

  “没错,黄大中那段时间没有受到冲击,也都是因为云老,所以我怀疑,是不是云老和那些人曾经有过接触呢?”

  就算以宋浩天的年龄身份,对云老都要称一声前辈的,虽然那位已经去世多年,他言语间也没有任何的不恭敬。

  宋浩天一边梳理着头绪,一边说道:“你曾经和黄家的小子结过怨,会不会是他请的那些人,想要对付你呢?”

  叶天那次被“请”到警察局的事情,还是宋浩天派出了贴身秘书才解决的,是以他对叶天和黄思志的恩怨非常清楚。

  “就凭他?远远不够格,换成他爷爷恐怕还都不够分量……”叶天冷哼了一声,脑子忽然一动,问道:“云老的后人现在在做什么?”

  宋浩天以前也是主抓经济的,对这些事情倒是了解的很清楚,想都没想,张口说道:“运家彻底从政坛退出去了,现在是在做生意,国内外的能源投资,云华桐占了很大一块份额。”

  宋浩天口中的云华桐,是云老的次子,同时也是云家这一代的领军人物。

  要知道,以云老爷子当年的人脉,即使云家退出政界,也是不容忽视的,云华桐以前和宋浩天也打过不少次交道。

  叶天想了一下,开口问道:“老爷子,依你看呢?”

  “按兵不动!”

  宋浩天眼睛眯缝了起来,说道:“既然出来的人被你杀了,或许那边还会再派出人来,到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也只能如此了。”

  叶天点了点头,反正占便宜的是自己,现在要是做点什么被对方发觉的话,恐怕那些人会将道人失踪的事情和自己联系起来。

  “咦,今儿是怎么回事啊?又有人上门了?!”

  正和宋浩天说着话,叶天眉头一挑,由于释放出了气机的原因,他刚才将整栋院子都用神识给包裹了起来,此刻却发现,大姑陪着个熟人进了院子。

  叶天将笼罩在自己身周的丝丝真炁收到了体内,开口说道:“老爷子,今儿就到这吧,我大姑不待见您,回头不知道怎么数落我呢。”

  “小兔崽子,过河拆桥是不是啊?”

  宋浩天被叶天这无赖样子给气乐了,且不说自己以前的身份,单凭这把年纪,也不是叶天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啊。

  “嘿嘿,我送送您老,要是实在没事,去那边和我妈说说话也行啊,她可是挺想您的!”

  叶天嬉皮笑脸的搀住了宋浩天,几乎是架着他往外走的,刚来到前院,迎面就看到了大姑和有一年多没见了的陈喜全。

  “叶天,我不知道你这么忙,实在对不住,要不我明儿再来吧!”

  见到叶天,陈喜全连忙迎了上来,可是话没说完,冷不丁的看见了叶天身边的宋浩天,整个人顿时都愣住了。

  虽然退下去有两年了,但宋浩天当年可是经常出现在电视里的人物,陈喜全有看新闻的习惯,对这位是再熟悉不过了。

  所以见到叶天搀扶着宋浩天亲热的模样,陈喜全的脑袋一时间有些发懵,他怎么都无法将当年在列车认识的那个腼腆少年,和面前的叶天联系起来。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