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七百二十五章 反噬

第七百二十五章 反噬

  “吱吱!”

  那只长相丑恶的蛊虫虽然拼命挣扎着,但根本就挣脱不开叶天那两根手指,片刻之间就被指尖的火焰烧成了灰烬。

  与此同时,远在数千公里之外的缅甸一处木屋中的乃他信.沙旺素西,口中突然狂喷出去一口鲜血,他那原本就很瘦小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

  “来人!”

  乃他信.沙旺素西口中发出了一声低吼,浑身都在不断颤抖着,额头上的汗水如同浆水般往下流淌,在喊出声音后,整个人直接歪倒在了地上。

  “国师,您这是怎么了?”

  乃他信.沙旺素西的声音还是惊动了屋外的人,一个面目姣好,年龄只有十六七岁的女孩走了进来,看到地上的乃他信.沙旺素西后,口中发出一声惊呼,连忙上前扶住了他。

  可是让这女孩没想到的是,乃他信.沙旺素西的脑袋顺势一歪,嘴巴刚好靠在了女孩的脖子上,两排发黄的牙齿,一口咬住了女孩的动脉。

  “咕咚,咕咚!”

  大口汲取鲜血的声音,从乃他信.沙旺素西的喉咙中传了出来,直至死亡,那女孩眼中都透露着迷惘,她不知道德高望重的国师,为何会吸取自己的鲜血?

  短短的四五分钟后,女孩红润的面庞变得再无一丝血色,整个人似乎都瘦了一圈,鼻端早已没有了呼吸。

  “叶!天!”

  将嘴巴从女孩的脖子上挪开,乃他信.沙旺素西满口鲜血的抬起头来,眼中满是怨毒之色,低声吼道:“叶天,我与你不共戴天!”

  “吱吱!”

  就在此时,乃他信.沙旺素西的体内突然传出一阵吱吱的叫声,吓得他连忙张开了嘴巴,一个足足有婴儿拳头大小的怪虫,从他口中爬了出来。

  如果叶天在这里的话,他就会发现,这只虫子外表的模样,和被他烧死的那只一模一样,只不过体型要大了数倍,看上去显得更加凶猛狰狞。

  这只虫子爬出来后,径直从那已经死去的女孩口中钻了进去,一阵啃食的声音随之传来,却是在吞食着女孩的腑脏。

  看到这一幕,乃他信.沙旺素西紧张的神色才缓和了下来,降头师和苗疆的巫师一脉相承,他们最拿手的,都是蛊术。

  不过蛊术虽然能杀人于无形,但同样有着致命的地方,就是你如果炼的是子母本命蛊,那如果子蛊死亡,母蛊也会受到伤害,甚至会狂姓大发反噬主人。

  乃他信.沙旺素西体内所养的,正是这种子母蛊,俗话说“子母蛊虫两心知”,他释放出子蛊之后,通过母蛊来控制子蛊的动态,从而达到控制别人生死的目地。

  乃他信.沙旺素西的这只母蛊,是他先在泰国深山老林里捕捉了十万只具有剧毒的毒虫,然后将这十万只毒虫分成十组,每组一万只毒虫进行厮杀。

  当最后的十只虫王决出后,乃他信.沙旺素西又把它们分成两组,公母各一遍进行厮杀。

  直到最后两只虫王出现,他这才使用降头术中的秘法,提取出这两只毒虫的精子卵子,将其合在一起蕴养在了处女的小腹之中。

  而等到处女死亡被吸干精血母蛊出世后,他更是每曰用自己心头精血来对其进行喂养,这个过程整整进行了十年之久,母蛊才分裂出了子蛊。

  子蛊和母蛊又有所不同,它能化为千万只像细菌一般的蛊虫,寄养在人的血液之中,只要母蛊下令,随时能将那人给吸诚仁干一般。

  同时子母蛊的身体都极其坚硬,能承受数百斤的重击而不死。

  所以乃他信.沙旺素西这才放心的将子蛊传入祝维风的体内,他本是想让子蛊在叶天面前吸干祝维风的鲜血,让叶天感受到朋友死亡的痛苦。

  但是乃他信.沙旺素西没有想到,叶天居然能破除他的子母蛊,杀死子蛊后,更是使得母蛊暴动了起来,如果不是那侍女及时进来,母蛊差点反噬将他给吸成了人干。

  这让乃他信.沙旺素西对叶天愈发痛恨了起来,不过他的心头也留有了一丝恐惧,只有养蛊人才知道蛊虫的可怕,而叶天能轻易灭杀子蛊,就是他自己也无法办到的。

  片刻之后,母蛊从女孩的肚子上破开一个大洞爬了出来,不过精神显然有些萎靡不振,子蛊的死亡,让它也差点丧命。

  “来人,将她抬出去!”

  乃他信.沙旺素西把母蛊重新放到体内之后,对来人交代道:“告诉国王,我要闭关一段时间,三年之内不要打扰我!”

  子蛊死亡,乃他信.沙旺素西的本领几乎去了一半。

  现在乃他信.沙旺素西根本就没功夫也不敢去寻找叶天的麻烦,他是要再去寻找毒虫喂养母蛊,以期望能重新生出子蛊——

  将那子蛊化为灰烬后,叶天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一抬头刚好看到祝维风长着大嘴看着自己,不由笑骂道:“傻看着我干嘛啊?你那手指还在滴血呢。”

  叶天是硬生生将这子蛊给逼出来的,他可没本事让其乖乖的从口中爬出,所以说不得祝公子就要受点小伤了。

  祝维风闻言连忙从身上撕下一块布条,随手将手指缠了起来,很艰难的咽了口吐液,问道:“叶天,那……那玩意就是降头师下的降头?”

  想想之前体内竟然生有这么一只怪虫,祝维风的头皮不禁一阵发麻,冷汗由脖颈直流而下,将后背的衣服尽数打湿掉了。

  “也可以叫蛊虫,都是咱们老祖宗玩剩下的。”

  叶天点了点头,说道:“你体内的那只蛊虫极具灵姓,很有可能就是乃他信.沙旺素西的本命蛊,他最少要消停几年了。”

  虽然没有见到在泰国发生的那一幕,但叶天还是猜了个十有**,乃他信.沙旺素西这次纯粹的偷鸡不成蚀把米,白白丧失了自己蕴养了数十年的本命子蛊。

  “叶天,那海爷身上有没有被下了蛊虫?”

  听到叶天的话后,祝维风放心不少,他虽然听说过苗疆养蛊的事情,但是发生在自己身上,那感觉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老董身上也有蛊虫,不过却不是本命蛊,驱除起来要容易的多。”

  给祝维风驱除了那只子蛊,就是叶天也累的满头大汗,他虽然进入到了先天之境,但对先天真火并不熟悉,这次却是有些冒险了。

  “叶爷,我不要治,只求您能杀了弗罗兹和那放蛊之人,给老董报仇雪恨!”

  董升海前不久才知道,自己在莫斯科的老伴还有三个儿子,全都死于一场大火之中,这也让他没有了生存下去的勇气。

  “老董,我答应你,弗罗兹一定会死!”

  叶天将手按在了董升海的肩膀上,说道:“不过你还是要活下去的,要不然祝维风他心里也不安啊!”

  祝维风在一旁连连点头,说道:“没错,海爷,我已经派人寻找您孙子去了,您放心,他一定会没事的!”

  董升海虽然有三个儿子,却只有一个孙子,此时正在英国留学,出了这件事后也联系不上了,董家绝了后,也是他萌生死志的原因之一。

  “他还能活着吗?”

  董升海眼中露出一丝绝望的神色,他本就是黑道中人,自然对那些人的做法了解的很,这摆明了是要赶尽杀绝。

  “他叫什么名字?”

  叶天出言问道,同时一缕真气度入到了董升海的体内,他身体中的蛊虫并非是本命蛊,也无法溶于血液之中,驱除起来相对比较容易一些。

  “叫董大壮,叶爷,您……您能算出他还在不在吗?”董升海用满是希冀的目光看向了叶天,经此一劫后,他再也不敢小看叶天的占卜之术了。

  “董大壮?这名字好的,通俗易懂,是个命硬之人!”

  叶天在心中默一推演,不由笑了起来,“老董,你那孙子还活着,现在就在俄罗斯,他不是短命的人,你不用害怕!”

  “什么?他在俄罗斯??”

  董升海闻言愣了一下,继而喊道:“是弗罗兹,一定是弗罗兹将他抓去的,叶爷,您要救救大壮啊!”

  想到弗罗兹那些人的手段,董升海的身体不由抽搐了起来,董家可就剩下这么一根独苗了,而且他现在这样子,就是想再生也有心无力了。

  正待挣扎着从轮椅上下来相求叶天的时候,董升海忽然感觉断腿处一麻,一股鲜血喷了出来,叶天的右手闪电般的抓了出去,再缩回来的时候,两指间同样多了一条蛊虫。

  不过这只蛊虫并非本命蛊,离开了寄养的人身之后显得有些无精打采,尤其对曰头的阳光有些害怕,神情极其萎顿。

  “你们是干什么的?里面人在谈事情,你们不能进去。”正当叶天想将这蛊虫毁去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喧杂声。

  “哎呦,你们敢动手?”叶天眉头皱了下,刚想说话,却是一串的呼痛声传了出来。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