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七百二十四章 本命蛊虫

第七百二十四章 本命蛊虫

  叶天皱起了眉头看着祝维风,开口说道:“在泰国出了这样的事情,那边应该会给你个交代吧?”

  祝维风在国内的背景十分深厚,不管是军方还是外交部门,他都有着相当的人脉,泰国和中国毗邻,他在那里出了事,对方的确要给个说法的。

  “泰国方面回答是暴徒的行为,当场击毙了两人,尸体移交了过来。”

  听到叶天的话后,祝维风脸上露出了愤恨的神色,咬牙切齿的说道:“叶天,你信他们说的话吗?”

  “不信!”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那又能怎么样,对方已经给了答复,从政治上而言,他们已经做出了妥协!”

  “所以我恨啊,这些事情肯定都是弗罗兹做的!”

  祝维风说着话,胸口一阵烦闷,嗓子眼一痒,忍不住又咳嗽了起来,这次出的血痰更多了,染得他手心殷红一片。

  “先等等,你的身体有些不对!”见到祝维风还想说话,叶天抬手制止了他,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将一缕真炁度了进去。

  “奇怪,没有内伤啊?可怎么会呕血?”

  半晌之后,叶天放开了祝维风的右手,脸上满是疑惑的表情,只是当他的眼睛看到祝维风手上的鲜血时,目光不由一凛。

  进入到先天之境后,叶天对于事物的观察力,和普通人已经是大不相同了,常人眼里的很普通的事物,在叶天眼中,却是像被显微镜放大了许多倍。

  而此刻叶天就从那鲜血中看到,有四五条肉眼根本就看不到细小虫子,在其中蠕动,它们似乎在汲取着鲜血中的营养,片刻功夫,手上殷红的血迹就变得非常淡了。

  “降头术?”

  叶天眼中闪过一丝阴冷,他原先还有些奇怪,为何没有听到乃他信.沙旺素西的消息,原来这位泰国国师早已出手了。

  如此一来,董升海麾下的拳手连胜九场之后败亡的事情,也就有了可以令人接受的解释,因为降头术的确拥有这种控制人生死的能力。

  不过乃他信.沙旺素西和弗罗兹也算是心狠手辣,为了引得董升海和祝维风入瓮,他们居然让己方连死六人连败九场,一切只是为了消除董升海的疑心。

  眼神在祝维风的手上看了一会,叶天沉声问道:“你们在泰国的时候,有没有见过一个身材消瘦,面容枯槁的老人?”

  “身材消瘦,面容枯槁?”

  祝维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有,有这么一个人,在国王宴请我们的那天晚上他出现过,后来弗罗兹举办的那场晚宴,他同样也去过!”

  祝维风之所以对这人印象很深,是因为在两张宴会中,不管是泰国的国王还是弗罗兹,对此人都是礼敬有加。

  那人的架子似乎也非常大,身份像是很高,他坐在场内宴席间的时候,周围竟然没有一人敢和他同桌,这也让祝维风记忆深刻。

  “果然是他,好狠的心机,这是向我下战书吗?”

  叶天脸上露出了冷笑,说白了,董升海和祝维风,其实还是受了自己的牵连。

  叶天这几年风头很劲,在黑拳界的名声尤其响亮,以乃他信.沙旺素西的能力,自然不难得知自己这个杀其弟子仇人的消息。

  而祝维风二人与自己的关系,也是不难打听的,看来这次在泰国发生的事情,十有**倒是对着自己来的。

  不过乃他信.沙旺素西没想到自己竟然没有去,这才迁怒到了祝维风二人的身上,在他们体内下了降头术。

  “叶天,你说的话我不明白,难道和那老头有关系吗?”看到叶天脸上露出的冷笑,祝维风有些不明所以。

  叶天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有关系了,我要是晚回来一个月,你和老董恐怕都要呕血而死了,泰国的降头术可不是骗人玩的把戏!”

  “降头术?你是说我们中了降头术?”祝维风闻言脸色顿时变了,他已经经常会去泰国,深知降头师的可怕之处。

  至于董升海则是紧紧的盯着叶天,他此刻生不如死,只求叶天能帮他报了这血海深仇,他死后才能闭上眼睛。

  “叶天,可有办法破解?”

  祝维风脸上露出惨淡的笑容,他知道降头术和蛊术差不多,只能由下降头的人来解除,换句话说,他和董升海基本上算是死定了。

  “我可以试试!”

  叶天想了一下,伸手虚空一劈,从头顶落下一段树枝,摘去了上面的叶子,叶天将树枝递给了祝维风,说道:“不管是痛是痒,你都必须给我忍住!”

  “好,叶天,你放心吧,祝某也是从尸山血海中打过滚的!”

  祝维风咬了咬牙,接过树枝横着放在了嘴里,牙关一合,将那数字紧紧的咬住了。

  叶天点了点头,站起身走到了祝维风的背后,缓缓伸出右掌贴在了他的脖颈动脉处,心念一动,一缕真炁度入到了他的体内。

  这缕真炁在叶天神识的控制下,沿着祝维风的颈动脉,钻入到了他的血管动脉之中。

  深深的吸了口气,叶天脸色猛的一变,那股无形无色的真炁忽然化作了一股看不到的火焰,在祝维风体内燃烧了起来。

  不过这股火焰却像是在对祝维风的血液进行高温消毒一般,虽然由他的血管炙烤而下,但却没有伤及分毫。

  修为到了先天之境后,本就可以拥有先天之火,像炼丹炼器,都要使用这种火焰,先天之火至阳至刚,却也是叶天所能想到的对付蛊虫的唯一办法。

  只是如此一来,祝维风所遭受的痛楚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就算叶天可以控制住不伤其经脉,但火焰在体内燃烧的滋味,岂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啊!”

  祝维风猛的发出一声惨叫,头上瞬间渗出了豆粒大的汗珠,那足有两个拇指粗细的树枝,被他一口就给硬生生的咬断掉了。

  “忍住!”

  叶天口中发出一声冷喝,他此时也并不比祝维风轻松,要知道,人的血管何等脆弱,他想用先天真火驱除蛊虫,难度之大,就是叶天也必须全力以赴。

  “嗷!”

  祝维风嗓子眼处发出一声近乎野兽的嚎叫,他也算是强悍,将那咬断的树枝并在了一起,重新塞回到了嘴里面。

  “妈的,要是我还在炼气化神的境界,根本拿这蛊虫无可奈何的!”在叶天催动那缕先天真火的时候,祝维风的血液中,也发生了不为人所知的变化。

  一丝丝肉眼不可见的蛊虫,在叶天真火的驱使下,纷纷掉头逃窜,并且在逃窜的过程里,那丝丝缕缕的蛊虫居然聚合了起来。

  “找死!”当叶天看到那只逐渐变大的蛊虫竟然掉头想吞噬他的真火时,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冷笑。

  “嗤嗤!”

  就在蛊虫接触到了真火之后,一声并不存在于这世界的响声,传入到了叶天耳中,那只由万千幼虫化作的蛊虫顿时消失掉了大半。

  “好手段,这东西真是防不胜防!”

  那只蛊虫知道自己遇到了天敌,像是有灵智一般,再也不敢与叶天对抗了,沿着血管抱头鼠窜,在逃避着叶天的追剿。

  这也让祝维风在疼痛之余,又感到浑身上下传出一丝麻痒,像是有一只老鼠在体内游走,那种痛痒交织的感觉,让他恨不得自己马上昏厥过去。

  不过这个时间并没有维持太久,五六分钟之后,叶天的左手食指虚空一弹,祝维风的左臂关节一麻,手肘处不由抬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道白光闪过,祝维风左手食指最后一个关节被切了下来,一股鲜血激涌而出,往前喷了足有半米多远。

  “想跑?”

  叶天口中发出一声冷哼,几乎就在鲜血喷出的同时,他按在祝维风脖颈上的右手闪电般的往前一探,紧接着就缩了回来。

  “吱吱!”在叶天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中间,赫然捏着一个形状怪异的虫子。

  那虫子通体血红,头上长着两个钳夹,一边发出刺耳的叫声,一边在用那两个钳夹拼命的撕咬着叶天的皮肤,想钻入到叶天体内。

  不过叶天手指那白皙的皮肤,却像是钢铁一般坚韧,任那蛊虫如何撕咬,连皮都没能蹭破,一分钟后,那虫子忽然停住了动作,浑身僵硬,就像是死去一般。

  “乃他信.沙旺素西,你也算是一代宗师,竟然玩这装死的举动?”

  叶天脸上露出了冷笑,接着说道:“如果这是你的本命蛊,我相信你一定能听到我的话,鬯薹鼍是我杀的,想报仇,尽管来找叶某人好了!”

  在叶天说出这番话后,被他捏住的那只虫子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又开始拼命挣扎了起来,口中发出的尖叫愈发的凄厉。

  “你伤我朋友,我毁你蛊虫,就算是先收取一些利息了,改曰你我自有相见之时!”

  叶天脸上现出一丝阴狠,拇指和食指一撮,一股火焰出现在了他的指尖,瞬间将那蛊虫包裹了起来。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