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七百二十三章 血海深仇

第七百二十三章 血海深仇

  “妈的,那姓叶的到底是什么人?京城没听过有这一号人物啊?”

  捂着被祝维风扇的红肿的脸庞,直到三人进了院子院门关闭后,那人才敢痛哼出声,他可是知道祝公子最近心情不佳的。

  “彪子,你小子别以为能糊弄那些地方来的傻帽,就敢在这横着走了。”

  旁边一人幸灾乐祸的说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在清朝的时候这里叫做内城,就是真正的四九城,天子脚下,住这里的人有几个没背景的?哥几个还是老实等着吧!”

  这几个人平时帮着那些省市来的人跑跑项目,算的上是京城里的消息灵通人士,不过他们和祝维风的层次还差得远,是以没人听过叶天的名头。

  且不说院子外的几人在猜测着叶天的来头,进到四合院之后,叶天径直走到前院的石椅上坐了下来,一言不发的看着祝维风和董升海。

  被叶天那一眼几乎看穿了自己的内心,祝维风再也顾不得矜持了,开口说道:“叶天,我和海爷没听您的话,这……这次栽了!”

  “我们栽了!”

  坐在轮椅上的董升海要比祝维风凄惨的多,他的右腿齐根断去,左臂从手肘处就不见了,嘴中一边嘟嘟囔囔的说着话,一边愤怒的用右手拍着轮椅。

  “此时找我,还有什么意义?”

  叶天冷哼了一声,去年他苦口婆心的劝说这二位不要前往泰国,可他们根本就不听,眼下倒是想起自己来了,可那断手断脚再也接不上的。

  “叶爷,报仇!”

  比之几个月前,董升海像是老了二三十岁一般,头发已经全部白掉了,整个人憔悴不已,而且他似乎还伤了声带,说话的时候含糊不清,唯有眼中射出了仇恨的光芒。

  “报仇?老董,你也是江湖中人,真要冤冤相报下去?”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二人本就有次一劫,我煞费苦心的提醒你们,你们根本就不当一回事,现在应劫了又想报仇,恕叶某不能答应!”

  叶天和祝维风本就没什么交情,与董升海也只不过是同属洪门中人,但他又不是坐堂大佬,没有义务去管这些闲事的。

  而且此时叶天心头还压着那件事情,在宋浩天的调查结果出来之前,他根本就不敢离开京城,唯恐有修道之人找上门来。

  “叶爷,老董亏啊!”

  听到叶天的话后,董升海发出了一声哀嚎,完全不顾自己的身体,从轮椅上滚到了叶天面前,以头锤地,呜咽道:“叶爷,不报此仇,老董死不瞑目!”

  “叶天,祝某也求您了!”

  一向在叶天面前显得颇是有些清高的祝维风,见到老董的样子后,眼中泪水横流,双膝一软,也是跪倒在了叶天面前。

  “妈的,早都干什么去了?真当老子说话是放屁不成?”

  叶天虽然是那种软硬都不吃的姓子,但是想想三人在女王号上相处的情形,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躁,左手一挥,趴在地上的董升海直接坐回到了轮椅上。

  只是经过刚才一折腾,董升海还没完全愈合的伤口,又是渗出血来,染得他半身鲜红一片。

  “非要吃了亏,才他娘的想起老子!”

  叶天右手中指轻弹,封住了董升海伤处的血脉,同时度了一道真炁进去,让激动不已的董升海平静了下来。

  “叶天,是我们不对!”祝维风低下了头,他知道叶天骂的没错,当初要是听了叶天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的。

  “行了,别装可怜了……”

  叶天挥了挥手把还跪在地上的祝维风给扶了起来,说道:“你先把事情给说说吧,我最近没空,不保证能帮到你们!”

  “没事,只要你答应下来,多久我们都能等!”

  听到叶天的话后,祝维风脸上露出了喜色,叶天既然让他说事情的经过,代表他愿意将这件事给接过去。

  见到叶天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祝维风连忙说道:“是这样的,我和海爷去年12月中旬到的泰国……”

  原来,就在叶天昏迷在长白山中的时候,祝维风和董升海也是满怀踌躇的来到了泰国,而且受到了相当高规格的接待,去到的第一天,就和国王共进了晚宴。

  拳赛的组织工作,都是弗罗兹做的,董升海和祝维风基本上整天都是吃喝玩乐,泰国的女人让他们两个乐不思蜀。

  在拳赛进行的前一天,弗罗兹邀请董升海和祝维风以及他们麾下的拳手,共同进行了一次晚宴,而事情的根源,就出在这次晚宴上。

  第二天进行比赛的时候,董升海邀请的那位世界排名第四的选手,在拳台上原本占据着绝对上风,打的对方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但不知道为何,董升海一方的拳手动作突然迟缓了下来,被那个名不见经传的泰国拳手一个扫腿击毙掉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董升海大吃一惊,但拳台上诡异多变,不可预测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他当时忍了下来,派出另外一个拳手出战。

  让董升海没想到的是,他手下的这位拳手却是连战连捷,三天下来居然连胜了九场击毙了六人,给董升海和祝维风两人赢得了数亿美金。

  这让董升海早已忘记了那位世界排名第四的拳手,自信心一时暴涨。

  在最后一天的时候,董升海被弗罗兹挤兑了一下,竟然拿出了自己在莫斯科的黑市拳场与他相赌了起来。

  其实这也怪董升海贪欲太强,见到泰国的黑拳市场远远超过了莫斯科,就想在其中分得一杯羹。

  而祝维风也不知道脑子里的哪根弦抽了筋,居然也拿出了自己曰本拳场的股份,压在了董升海的那位拳手身上。

  结果自然是不用再说了,那位九连胜的拳手上台之后,开始时也是攻势猛烈,但还没过五个回合,他也是像之前的那位拳手一样,无故的在拳台上停滞了一下。

  黑市拳手无一不是杀人机器,任何一个细小的失误,带来的后果都是拳手无法承受的,更何况那人是在拳台上发呆,直接就被对手击毙掉了。

  看到这一幕,董升海忽然想起了比赛第一天发生的情形,他就是再傻,也意识到这其中出了问题。

  不过比赛前的黑纸白字,让董升海找不到任何毁约的借口,而且这还是在弗罗兹的地盘,他和祝维风只能压抑住心头的怒火,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

  但是两人没想到的是,弗罗兹根本就没打算放他们离开泰国,就在比赛结束的当天晚上,一群人袭击了董升海和祝维风的住所。

  这些人并没有动用枪械,全部使用的冷兵器,一个个出手很辣,乍一接触,祝维风和董升海均是身上挂了彩。

  要说还是叶天之前的一句话救了这两人,他当时让祝维风去到泰国小心点,而晚上发生了拳手在台上意外死亡的事情后,祝维风马上联系了自己在泰方的朋友。

  不过祝维风的朋友去的稍微晚了一些,等他们赶到的时候,董升海为了救祝维风,已经是被人砍下了一手一脚,命在旦夕。

  在祝维风泰国朋友的帮助下,两人总算是逃回到了国内,但是从莫斯科和曰本传来的消息,却是让董升海和祝维风雪上加霜,差点没吐血而亡。

  因为就在二人逃亡的当口,莫斯科和曰本黑市拳界也经历了一番清洗,弗罗兹拿着两人签署的契约,顺利的接管了两处黑市拳场。

  并且那些跟随了董升海数十年的老人,一夜之间全部暴毙而亡。

  黑道的事情就是如此,虽然人人都知道这是弗罗兹干的,但没有任何人可以拿出证据。

  而弗罗兹手中的契约,让他占据了一个“理”字,别说是世界黑市拳组织了,就是董升海背后的洪门,也无法公开指责弗罗兹。

  辛苦了一辈子创下的产业,被人用这般手段夺去,董升海可以说每曰都生活在仇恨之中,洪门既然无法出头,他就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叶天身上。

  “咳……咳咳!”

  讲诉完这些事情后,祝维风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等他把手拿开的时候,嘴角处溢出了一丝鲜血。

  “你也受了伤?”叶天有些奇怪的看向了祝维风,他刚才用气机感应了一下,祝维风应该没有受到内伤才是。

  “我在突围的时候挨了一刀,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回国以后总是咳血,去医院里也检查不出来!”

  祝维风摇了摇头,拉开了胸前的衣襟,那里有一道长长的伤疤,从前胸一直划到了小腹,如果不是刀口不深,这一下就将他开膛破肚了。

  “老董帮我挡了一下,那手才没有的,叶天,只要您帮我们出了这口气,祝维风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祝维风当年在国外执行过任务,身上也是伤疤累累,但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憋屈的气,更是感觉欠下了董升海天大的人情。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