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七百零七章 装死

第七百零七章 装死

  胡鸿德毫不怀疑,这短剑取自己头上首级绝对不费丝毫的力气。

  他脑中甚至已经出现了尸首分离,脖颈处在喷洒着鲜血的情景,正像当年父亲处置小鬼子时亲手砍下他们的脑袋那般。

  “老子这辈子也值了!”

  胡鸿德并没有埋怨叶天,而是认命的闭上了眼睛,他这一辈子不说杀人如麻,但也有一二十条人命在手上,权当此刻是报应到了。

  不过就在胡鸿德闭上双眼引颈受戮的时候,等了好几秒钟都没有感觉到身体传来的痛楚,就连那刺得面目生疼的剑气似乎也消失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胡鸿德连忙睁开了眼睛,却发现眼前地面上的雪地融化了一片,那把短剑不知何时深深的插入到了雪中。

  “妈的,老子没死啊?”胡鸿德双膝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在阎罗地府门口转了一圈,惊得他出了一身的冷汗。

  “哎呦,疼死老子了!”

  直到此刻,胡鸿德才感觉到左手处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整个手掌鲜血淋漓,小指和无名指连带着小半个手掌,齐齐的被那短剑给削去了一半。

  零下十多度的气温,将胡鸿德受伤的左手冻的青紫,也将那鲜血给凝固住了。

  顾不得多想,胡鸿德连忙扯下一块衣襟,将左手包扎了起来,他虽然气血旺盛,但在这种环境中受伤,时间一长,说不定整个左手都会坏死掉的。

  要说胡鸿德也是心大之人,一直忙活完自己的伤势,他才想起了谷中的生死之战,连忙将头探出去观察了起来。

  “老胡,你受伤了?”

  刚刚伸出脑袋,还没看清谷中情形的时候,胡鸿德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铃声,叶天不知何时从地上站了起来。

  “没事,一点小伤,叶天,发生了什么事情?”胡鸿德摇了摇头,直到此刻,他还没回过神,那道人为何会放他一马?

  “等下再和你解释,走,去山谷里!”

  叶天摆了摆手,左手抓着三清铃,右手顺势一抽,将靠在树上的那个大背包中的开山刀拿在了手上。

  “叶天,战斗结束了?刚才究竟发了什么?”

  胡鸿德跟在叶天身后,此时他也模模糊糊看到了谷中的情形,那黑蛟已经是不知去向,而原本站立着的道人,则是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老胡,是我大意了,没想到修道之人如此厉害?”

  回头看了一眼左手缠着布条的胡鸿德,叶天眼中露出了愧疚之色。

  叶天尽管已经高估了那道人的修为,但怎么都没想到他居然能放出飞剑,百米之外差点取了胡鸿德的姓命。

  回想起刚才的事情,叶天也是一阵后怕,他出手倘若稍微晚一点,恐怕胡鸿德此时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时间往前推溯到三分钟之前,在放出手中短剑的时候,道人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

  虽然传说中的剑仙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话有些夸张,但是道人相信,百米之内,以他元神驱动的法器,当可轻易的斩杀掉谷外开枪之人。

  不过道人一方面需要分出一丝元神艹纵短剑,另外却是要对抗黑蛟的内丹,他虽然修为深厚,但同时攻击胡鸿德和黑蛟,还是吃力万分,再也无瑕分心他顾。

  但就在此刻,叶天出手了,他几乎凝结了自己元神所有的能量,敲击在了三清铃上。

  顿时,一股无声的波动震荡了起来,直接传入到了正和内丹进行争斗的道人元神之中。

  拿到三清铃已经有段时间了,叶天在传承之中,也发现了三清铃别的一些作用,这三清铃固然可以凝神静气帮助修炼,同时还是一件攻击姓的法器。

  用元神催动之后,三清铃所产生的波动可以直接作用到敌人的识海之中,重则能使人当场丧命,轻则也能让对方元神紊乱,神志不清。

  不过叶天从来没有实验过三清铃作为攻击法器的效果,此时也是孤注一掷赌上了一把,按照传承中的秘法,将杀伐之音传入到了道人的元神之中。

  那道人怎么都没能想到,在此地居然还藏有第二个人,而且所用的还是修道界极为少见的音攻法器。

  当那杀戮之音传到道人元神中之后,饶是他的修为已经进入到先天中期,元神凝练无比,也被震得的元神溃散,大手消散在了空中。

  黑蛟苦修数百年的内丹,可不仅仅是个摆设,就在道人元神所化的大手散开之后,那内丹如同一道闪电一般,重重的撞击在了道人的胸腹处。

  这次撞击,道人完全没有任何的防护,那内丹竟然将其肉身给洞穿开来,硬生生的在他身体上破开了一个大洞,拦腰差点被撞成了两段。

  虽然进入到先天之境后,修炼的重心已经由肉身变成了精神。

  但先天境界还是太弱,元神和肉身是相辅相成的关系,缺一不可,并且元神需要寄宿在肉身识海之中,身体受到重创,元神也无法独自存活。

  更何况黑蛟内丹撞击的地方正是道人的下丹田要害,这一撞之下,将道人苦修了近百年的先天真炁从根本处给毁掉了。

  绑缚在黑蛟身上的缚龙索没有了真炁的催动,顿时松懈开来,那黑蛟也不是善于之辈,张口一吸,居然连着内丹和道人尚未凝结在一起的元神尽数吸入到了口中。

  也正是因为如此,道人的元神受到重创,再也无力艹纵那把短剑,才使得胡鸿德在那千钧一发之际逃得生天。

  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就是叶天也是在见到胡鸿德之后,才推算出了事情的缘由,这也惊得他出了一身冷汗,差点因为自己的缘故,将胡鸿德的姓命给断送掉了。

  想着事情的前因后果,叶天脚下却是没有停顿,径直来到了人蛟争斗的山谷中心。

  那道人身体摔出了距离黑龙潭十多米处的地方,腑脏肠子从胸腹之间流了出来,在他身数米的积雪都已经被鲜血染红,似乎再无一丝气息。

  “那条黑蛟呢?”

  看着那道人的尸身,胡鸿德下意识的往旁边走了几步,似乎为了排解心中的恐惧,大声嚷嚷了起来,“我们救了你,你倒是好,自个儿跑没影了?”

  “它受伤很重,回到潭水中了,不用喊了。”

  叶天从停下脚步,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地面上的那具尸身,制止了胡鸿德之后,叶天忽然开口说道:“别装了,我知道你没死,眼睛睁开吧!”

  “什么?还没死?叶天,你别吓我啊?”

  听到叶天的话后,胡鸿德见鬼似的连忙又往后退了七八步,对着地面已经被冻的硬邦邦的身体打量了一番,摇了摇头,说道:“叶天,这人早已死透了啊,他本事再大也活不下去了。”

  道人的五腑六脏尽皆流出了体外,体内鲜血几乎都流光掉了,这种情形下要还能活着,那只有一种解释,眼前的这位根本就不是人。

  叶天冷笑了一声,说道:“老胡,我把他的头砍下来,算是报你这一掌之仇了!”

  “小辈,你欺我太甚!”就在叶天话音刚落的时候,地面上的那具尸体,忽然发出了声音。

  肉身元神同时受到重创,那道人原本想着蛰伏装死,趁叶天二人不备的时候,元神出窍夺舍一人的肉身,可没成想却是被叶天给看穿了,无奈之下只能睁开了眼睛。

  要知道,道人苦修百年,虽然肉身受到如此伤害,但生机还没有完全断绝,元神还可以藏在识海之中。

  但叶天要真的是将他头颅砍下的话,那他剩余的元神恐怕连夺舍的机会都没有了,直接就会化为一股精纯的元气,消散在这天地之间。

  “我靠,诈尸啊?”胡鸿德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跳了起来。

  “你们在两个小辈,帮助那孽畜残害同道,这是何道理?”

  道人强自撑起身体坐了起来,恨恨的说道:“你们难道不怕我师门怪罪,不怕天下同道讨伐吗?”

  道人也是心中郁闷之极,他本名叫做葛凯,由于供奉他师门的一个世俗家族出了事情,他这才时隔五十多年后重返世俗界。

  不过想到早年在长白山中发现的一株人参应该有了千年火候,道人临时决定先来长白山摘取后才回到俗世处理事情,谁成想就是这个临时的决定,却使得他置身于现在的处境。

  以他的修为,自然看得出叶天尚未完全进入先天之境,而另外一人只是个武者而已,自己虽然元神遭到重创,但还是有把握夺取其中一人肉身的。

  只是叶天手持的那三清铃,却是让道人心中忌惮不已,他想用语言先震慑住叶天,趁其不备的时候突然出手,将他那尚未成形的元神吞噬掉。

  “这黑蛟并无恶行,前辈你要将其抽筋剥皮,这未免有伤天道吧?”

  叶天脸上露出笑容,往那道人身边走了几步,说道:“我当然怕你师门怪罪,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