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七百零四章 出事了

第七百零四章 出事了

  胡鸿德知道叶天从不说妄言,他既然对那墨玉如此推崇,想必这东西肯定有着不为他所知的秘密,当下很认真的在脑中搜索了起来。≧≦

  不过半晌之后,胡鸿德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有那种东西的地方,一定是极寒的,长白山一年四季都很凉快,还真想不出除了黑龙潭之外,哪里还有这种玉石?”

  “算了,还是先去黑龙潭,看看能有什么收获吧?”

  叶天叹了口气,当初黑蛟将他当成了朋友,才送出那小指大小的一块墨玉,可想而知,就是黑蛟也将其当做宝贝的,而且数量一定不多。

  胡鸿德点了点头,说道:“好,我都准备好了,咱们现在就去林场,住一天明儿早上进山!”

  在京城和香港住了一段时间后,胡鸿德这半年多一直都没回山上住,所以他的马车也丢在了林场里,由胡小仙开车将两人送了过去。

  “胡爷,有日子没见您了啊!”

  车子开到林场后,那位宋场长迎了出来,看到下车的叶天,不由愣了一下,笑道:“稀客啊,小叶可是稀客啊!”

  “宋场长,今儿可又要麻烦您啊!”

  叶天笑着和宋场长握了握手,从车子后备厢里拎出了两箱酒,说道:“这天冷的邪乎,买了点酒给您!”

  “哎呦,我说,来就来了,还客气什么啊?”宋场长笑着将酒接了过去,说道:“我还就是好这口。≧≦老刘昨儿打了只野猪,晚上咱们烧堆篝火烤肉吃!”

  “好啊,我还要吃烤羊腿!”胡小仙在一旁叫了起来,她就是在这林场长大的,林场里的人都像她的长辈一般。

  “好,小仙要吃羊腿,我回头去杀只羊!”宋场长爽朗的笑了起来。招呼叶天等人到屋里坐下后,转身出去安排了。

  胡鸿德进屋之前看了眼天色,进到屋里就将他身上的坎肩脱下丢给了叶天。说道:“叶天,明儿你把这火狐皮坎肩披上,怕是要下雪了!”

  “不能吧?这都快五点了。天还透着亮呢,下不了雪吧?”往常东北的12月,四点多钟的时候天差不多就黑了,可今儿的天色看起来很不错。

  “这场雪还小不了呢,明儿你就知道了!”

  胡鸿德摇了摇头,眼中有些担忧,他知道叶天前不久受了重伤,体内真气全无,怕是很难禁受山中那零下几十度的酷寒。≧≦

  胡胡鸿德爷孙和叶天的到来,让林场欢闹了起来。晚上一场盛大的篝火晚宴一直进行到了夜里11点多才散去,叶天和胡鸿德均是喝了不少的酒。

  “老胡,你还真是乌鸦嘴啊!”

  第二天一早,当叶天下炕推开房门掀起门帘后,一股寒风掺杂着几乎有婴儿巴掌般大小的雪花。迎面就打在了叶天的脸上,雪势之大,让叶天连身前三米的地方都看不清楚。

  “今年的雪还下的晚了些,估计最少要下个三五天的!”

  胡鸿德正在炕上抽着烟袋,被叶天开门刮进来的寒风吹的打了个寒颤,对着叶天说道:“那石头的事情要是不急。咱们过上半个月再进山吧?”

  胡鸿德自己倒是不怕什么,但他担心叶天的身体,这么大的雪,进山之后他怕是很难照顾到叶天的。

  “没事,咱们只要赶到黑龙潭就好了。≧≦”

  叶天摇了摇头,用过那墨玉修炼之后,但凡有一丝可能性,叶天都要去寻找墨玉,要知道,就那么一丁点石头,足足可以省却他数年苦修。

  “好吧,反正到了黑龙潭,那山谷里倒是很温暖的。”胡鸿德点了点头,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他知道叶天一旦决定的事情,几乎没有人能够改变。

  “胡爷,小叶,这么大的雪,您二位今天就在林场吧。”

  两人正说着话,宋场长端着一锅热汤掀开厚厚的门帘走了进来,说道:“先吃点热乎的,中午咱们烧羊骨架汤喝。”

  胡鸿德看了一眼叶天,说道:“小宋,不了,回头我们就上山,那在山里还下了套子,有功夫没看了!”

  “胡爷,这么大的雪,您还上去?”宋场长闻言愣了一下。

  胡鸿德笑道:“没事,就在我那屋子周围,而且我还怕雪把屋子给压塌掉,也要去除除雪!”

  “成,那您二位注意点。”

  宋场长点了点头没有再劝,长白山方圆百里之内,谁不知道胡老爷子的大名,对于胡鸿德而言,这大山简直和他家的后花园没什么区别。≧≦

  喝了两碗热乎乎的稀饭,胡鸿德和叶天冲入到了大雪之中,这只不过下了几个时辰,地上的积雪就到了膝盖处。

  尤其是上了山之后,往往向前走一步,能被那风吹的后推两步,虽然将身上包裹的严严实实,仍然能感觉到刺骨的寒风直往皮肤里钻。

  上次叶天来的时候,两人只用了大半个时辰就来到胡鸿德山中的木屋,可是这次却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

  “叶天,你没事吧?能行吗?”进到屋里之后,胡鸿德将炕给烧热了,这只不过是开始,进入到老林子后,道路将愈发的难走。

  “没问题,老胡,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叶天摇了摇头,将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一股热腾腾的蒸汽顿时从他头顶升起,乍然看去倒像是头发着火了一般。

  这却是叶天一路上用元神封闭了全身毛孔,使其身上的热量不至于流失出去,所以他虽然没有真气护体,却也能撑得住。≧≦

  只不过这种办法对元神损耗的比较厉害,叶天估摸着自己最多只能支撑一天就要休息,好在山中灵气浓厚,倒是不怕恢复不过来。

  在木屋里休整了两个多小时,两人进入了长白山,洁白了雪地上留下了两道长长的脚印,不过很快就被漫天的大雪掩盖住了。

  钻入老林子之后,风势倒是小了很多,这让二人行进间减少了不少阻力,晚上的时候居然赶到了上次摘取还魂草的地方。

  胡鸿德对这一带是了如指掌,带着叶天来到山腰的一处山洞里,这里有他存放的木柴,晚上燃起篝火,倒也不是很冷。

  没有了真气护体,这半天的路程让叶天是几乎耗尽了全部的精神力,吃了点东西后,他马上盘坐在地上运气炼神功法修炼了起来。

  释放在叶天身前的元神,也显得是那般的萎顿不堪,不过当叶天运转起功法之后,元神像是黑洞一般,将周围丝丝缕缕的天地元气尽数吞噬了进去。

  “将精神力消耗殆尽,修炼元神的效果居然要好上很多?”

  第二天一早,当叶天从打坐中醒来的时候,精神完全恢复了过来,而且他发现,元神竟然比之前又要凝练几分。

  胡鸿德对叶天的状态也是啧啧称奇,昨儿打坐的时候还累的像个死狗一般,今天居然有变得精神奕奕起来。

  今天的雪小了一些,两人行进的速度也快了很多,尤其是叶天在感受了精神力耗尽修炼的好处后,更是有意的在消耗着自己的精神力。

  如此走走停停,原本只需要三日的路程,两人整整走了五天,终于来到了黑龙潭外的那处老林子。

  这边林子延绵数里,在长白山中是最容易迷路的地方,要不是胡鸿德带着,叶天怕是很难再找到黑龙潭的。

  见到胡鸿德从背包里掏出一瓶酒,走到一棵桦树前,叶天不由奇怪的问道:“老胡,你这是干嘛?”

  “他们几个人就是埋在这棵树下的。”

  当初埋葬孟瞎子等人的时候,为了怕被外人发现招惹麻烦,胡鸿德将几人的尸身火化后埋在了距离黑龙潭还有两里多远的林子边缘,而且也没有立碑,不过却是在旁边的树上做了记号。

  “瞎子,你和我不对付了一辈子,人死帐消,老胡我敬你一瓶酒吧!”胡鸿德将瓶盖拧开,把一瓶酒都倒在了地上。

  “自作孽,不可活!”

  想着几年前发生在这林子中的事情,叶天微微摇了摇头,上前拍了拍胡鸿德的肩膀,道:“他是罪有应得,别想那么多了,整点吃的咱们去见黑蛟。”

  “我可不进去,回头我在谷口等你!”

  胡鸿德闻言不禁打了个寒颤,那怪物的两只眼睛淡漠的不带丝毫感情,胡鸿德可不想去面对那家伙。

  “它可是你邻居啊,打好关系总归没错的!”

  叶天闻言笑了起来,正准备打开背包生火做饭的时候,耳边突然传出一声长啸声。

  “是黑蛟,难道它知道我来了?”

  叶天听得这真切,这正是黑蛟的啸声,不过随之他的脸色就变了,因为在这啸声中,竟然掺杂着痛苦的嘶吼,似乎还有无尽的愤怒。

  “不对,出事了!”叶天伸手从背包里拿出了那只三清铃,径直往啸声传出的地方跑去。

  “叶天,那家伙在这山中就是个霸王,谁能拿他怎么样啊?”

  看到叶天面色骤变,胡鸿德无奈的跟了上去,边跑边将肩头的那把老五六冲锋枪取了下来,随手将子弹推上了膛。

  ---

  PS:第一更,继续码字,感谢大家的支持,嗯,推荐票和年度评选票,请继续投给相师!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