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六百九十六章 弱肉强食

第六百九十六章 弱肉强食

  “祖师爷保佑,好歹别让我白跑一趟吧?”

  三清铃后面已经没有什么物件了,如果这东西叶天再拿不走的话,那他此行除了听到诸多轶事之外,也就是跑神农架出了个味道不错的桃子。

  在心中祈祷了一番,叶天伸出右手,向那铃铛上面的把柄抓去,只不过刚刚触及早三清铃上方十多公分的地方,一股无形的劲力就将叶天的手给弹开了。

  “还是不行?”

  叶天满心苦涩,这可是最有希望能被他拿走的东西,但所谓的机缘并没有出现,那无形无色的护罩也没有对叶天网开一面。

  “小子,看来你机缘不够,这里的东西,也没有你门中前辈的!”

  看到叶天的举动未果之后,白猿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这里每一样物件它都垂涎已久了,可破不开护罩,却是看得着摸不到,让猴子着急了数十年了。

  “走吧,那化神藤马上就要长出来了,道爷我还要费一番功夫。”白猿招呼了叶天一声,径直向门外走去。

  “等等,我再试试!”

  叶天有些不甘心,深深的吸了口气,元神从印堂出冲了出来,化作一只大手,对着那三清铃就抓了过去。

  “哎,小子,你找死啊?!”白猿回头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惊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猴子研究了这些禁制数十年,知道它们是遇强则强,以叶天的修为,怕是这反震之力就能让他元神消散。

  不过元神离体之后的速度是何等之快,猴子根本就来不及阻止,叶天元神所化的大手,就将三清铃笼罩了起来。

  “小子,道爷可是交代过你了啊!”

  白猿不忍再看,用两个毛茸茸的爪子将眼睛给遮挡了起来,就是以它的修为,也只敢释放出一丝元神慢慢消磨这些禁制,叶天的行为简直就是在找死。

  “咦?这……这东西是……是我门中前辈所留!”

  不过白猿等了半天,都没听到叶天的惨叫声,耳中似乎传来一声铃铛的响声,当猴子拿开两个爪子一看,却发现那只三清铃竟然出现在了叶天手中。

  “这……这是怎么回事?”

  白猿一时有些傻眼,就在此时,那屋外的藤蔓忽然疯长了起来,将整间木屋给包裹的严严实实,屋内再无一丝亮光。

  只是不管是叶天还是白猿,都没有注意到屋外的情况,因为在叶天手中的三清铃,此时发出了一种紫金色的光芒,似乎还伴随着轻轻的鸣响。

  “小子,你怎么能拿得起来的?”

  看到这一幕,白猿身体一闪,已然是出现在了叶天身边,没等叶天反应过来,那只三清铃就被它抢在了手中。

  不过奇怪的是,当白猿持住三清铃的时候,紫金色的光忙立时消失不见了,如同摆在角落里一样,变得黯然毫无光泽。

  白猿愣了一下,连忙把三清铃塞入到了叶天掌心里,让它郁闷的事情发生了,那紫金色的光芒又出现了。

  “死牛鼻子,怎么你拿可以,我拿就不行?”白猿气得在原地蹦了起来,由于当年经常被入山的修道者欺负,所以猴子骂人往往就是这句话。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它是我门中之物吧?”叶天眼中露出了一丝喜色,不过却是被他很好的隐藏了起来。

  就在方才白猿要走的时候,叶天孤注一掷的放出了元神,当元神接触到那护罩之时,三清铃忽然发出了一声鸣响,原本笼罩在它周围的禁制,顿时变得烟消云散。

  与此同时,随着三清铃发出的那声鸣响,叶天的识海忽然出现了一大段文字,“阴极在六,何以言九。太极生两仪,天地初刨判,六阴已极,逢七归元太素。

  采气不在气,口闭双目开,玄机在于目,神气乾鼎聚,五藏六府之精气,皆上注于目而为之精。精之案为眼……”

  虽然仓促间叶天不知道这些隐晦难懂的句子是什么意思,但里面显然有修炼之法,这文字出现的莫名其妙,就如同当年接受师门传承一般。

  “原来我麻衣一脉的祖师,竟然也是修道之人啊?”

  叶天心中惊喜之余,也起了一丝明悟,这不知道是哪位前辈留在此地的,却是机缘巧合之下,被自己得到了。

  叶天之前用手取不到这东西的原因,应该就是他真气全无,这三清铃感应不到同宗同源的信息,待得叶天放出元神之后,这才化解了那道禁制。

  “前辈,不知道这三清铃,是否也是那次打斗中遗留下来的?”得祖师如此大的恩惠,叶天却是想去先人埋骨之处祭拜一番。

  “不是,这东西一直都在主人手上的,他离开的时候才将其放入此地,你小子修为浅薄,拿这东西没什么用处!”

  白猿摇了摇脑袋,眼中目光闪烁不定,猴子的心眼本就不大,它辛辛苦苦看守了数十年的东西,却是被叶天给占了便宜去。

  叶天余光一扫,看到猴子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对,那眼中好像冒出了一股凶光,心中不由一凛,开口说道:“前辈,这东西虽然是我师门遗物,不过真的对我用处不大,您要是喜欢,就留着把玩吧?”

  脑海中出现的那段功法心诀,才是叶天真正想要的,他犯不着因为这三清铃给自己招惹来杀身之祸,况且等自己练出真炁,修为更进一步之后,还怕找不回这场子?

  “这怎么好呢,毕竟是你师门之物啊?”

  白猿口中说着不好意思,却是将那三清铃接了过去,而眼中的凶光也随之消散了,叶天如此上道,猴子没有再做恶人的道理了。

  “妈的,今曰欺负了小爷的,以后一起还回来。”

  叶天心中腹诽,脸上却是露出笑容,说道:“前辈要是能琢磨出什么门道,再传给小子也行啊!”

  “好,那我就代你保管吧,走,咱们出去吧!”

  白猿大咧咧的将三清铃挂到了衣襟上,双手打出法诀,将那些笼罩在木屋上的藤蔓尽数消退了下去。

  出得木屋之后,白猿就欣喜的将那三清铃拿在手中把玩了起来,它曾经见过那些修道者使用法器,各个都有惊天动地的威能,是以刚才才生出了强夺的念头。

  不过让猴子郁闷的是,这铃铛在它手中就像是一个死物,摇晃着虽然也响,但却并没有显露出法器的特姓来。

  白猿好歹也活了一两百年,知道有些法器是需要心神凝练的,当下也不急,回头看向叶天,说道:“小子,这谷中药材,你可以采一些带出去,虽然未必能帮你聚成丹田,但对你的身体还是大有裨益的。”

  几乎是用强从叶天手上得来这东西,猴子心下也是有几分不好意思,这番话却是想补偿叶天一下的,反正药材都是主人的,猴子这也是慷他人之慨。

  “奶奶的,打了老子一巴掌再给个甜枣啊?”看着白猿手中的三清铃,叶天心头在滴血啊,只是修为不如人,叶天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而猴子的作为,也让叶天愈发想强大起来,修道界的弱肉强食,似乎别现代社会还要直接,纯粹就是用拳头说话的。

  既然猴子发了话,叶天当下也不客气,从树上摘了十多个桃子之后,又挖出了一些数百年份的珍稀药材。

  将随身携带的一个背包装的满满当当的,叶天才停住了手,看的白猿在一旁呲牙咧嘴,却是也没好意思说什么。

  出墟市的时候,叶天这次没有再犯错误,直到身体从中出来以后,才收回了元神,不多时,一人一猿回到了白猿居住的山洞。

  “叽叽!”

  刚刚来到洞口,一道白光闪电般的从里面窜了出来,却是被叶天留在了此地的毛头。

  昨曰白猿似乎教了它什么修炼法门,早上他们出去的时候,毛头却是在吸收着洞中的天地元气,并没有和他们一起前往墟市。

  “你到底是貂还是狗啊?鼻子那么尖?”

  看到毛头上来就去扒自己身后的背包,叶天不由笑骂了起来,连忙将背包拿在手中,取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桃子递给了毛头。

  倒不是叶天小气,实在这包中的东西,在外面有钱都买不到,与其被毛头糟蹋了,还不如交给大师兄练成丹药,他们师兄弟几人都能得到好处的。

  “小子,你在这里休息吧,别乱动我的东西,晚上我送你离开!”

  将叶天送回来之后,白猿似乎忙着想要去凝练这三清铃,招呼了叶天一句身形就窜到树上,眨眼之间就失去了踪迹。

  “妈的,这什么世道啊?”

  想到被一猴子给打劫了,叶天心中郁闷的几乎要吐血,以其对气机的感应,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当时要是不识趣的话,那白猿真有打杀自己的念头。

  好在叶天也不算全无收获,识海中出现的法诀,的确是一篇修炼功法,他现在也无瑕和猴子计较,看到猴子离开,连忙钻入山洞里参悟了起来。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