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六百九十章 白猿公

第六百九十章 白猿公

  “有什么奇怪的?没主人我怎么能修炼到这种程度?”

  那人对叶天的反应似乎有些不高兴,随手一抓,躲在树梢上的毛头隔空被他摄了过去,那只隐藏在道袍中的手紧紧了抓住了毛头。

  “这只貂儿跟了你,你不就是它的主人吗?”

  那人将毛头拿到眼前,说道:“如果不是你教会它修炼之法,这貂儿如何能结成内丹开始修炼呢?”

  “叽……叽叽!”

  见到那人的面相之后,毛头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拼命的挣扎了起来,只是怎么都摆脱不掉那人的手掌。

  “内丹?前辈您说它体内形成金丹了?”

  叶天闻言大惊,道家典籍中常常会提及金丹大道,不过就是张三丰那样的人物,怕是也没能结成金丹吧?

  “就它,还金丹?”

  那人对叶天的话呲之以鼻,道:“它距离金丹境界还差十万八千里呢,内丹是妖修独有的,和你们人类所说的金丹不一样,当今之世,还不知道有没有金丹高人呢。”

  “妖修,动物真的能修炼?”叶天被这人的话又给震惊住了,他长这么大,还从未像今天这般吃惊过。

  “人不也是动物吗?人能修炼,动物为何不能?世间草木皆有灵,你们人常说花中仙子,就是花儿也能修炼的。”

  这人的话让叶天脑海中响起了一声炸雷,如果不是他能真切的感受到周围的一切,真的会以为自己来到聊斋神话故事中了呢。

  “那……那毛头曰后能化诚仁形吗?”叶天此话一出,就连挣扎尖叫的毛头也安静了下来。

  “怎么可能?修炼只是为了强壮己身,该是什么样子还是什么样子的。”

  这人似乎对叶天的问题感到有些不耐烦,斥责道:“你小子到底懂不懂啊?师门长辈都没教过吗?”

  叶天苦笑道:“我这一门道统缺失,我也是机缘巧合才能修炼到这个境界,却是无人教导的,前辈,如果动物能修炼,传说中狐狸精不就可以化诚仁形吗?”

  “怪不得呢。”

  那人微微颌下了首,耐着姓子解释道:“动物修炼,虽然也有可能化形,但那只是传说,我反正是没见过,至于狐狸精变人,只不过是幻境而已,你小说看多了吧,还当真以为是人?”

  “原来如此,谢谢前辈指教。”

  听到这人的话后,叶天心中有了一丝明悟,怪不得长白山中黑蛟的实力深不可测,也无法摆脱那具臭皮囊呢。

  “无妨,我数十年都没见过修道之人了,给你说了那么多,算是还你那锅蛇羹的情了。”

  这人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三曰之内,山中必降大雪,你体内真元全无,却是无法抵御,我看你还是早早出山吧!”

  听到这人出言赶他了,叶天不由大急,连忙说道:“前辈,我进山就是为了找寻元神修炼之法,还望前辈成全!”

  叶天千里跋涉,无非就是为了炼神返虚的功法,面前此人的修为就在这个境界,甚至还要更高,叶天岂有入宝山而空手回道理?

  “我成全你?”

  那人听到叶天的话后,摇起头来,说道:“我修为虽然远比你高,但我所修习的妖修功法,和你们人类不大一样,要说教导这貂儿倒是可以!”

  “妖……妖修,和……和我们人类,难……难道前辈您?”

  其实前次这人曾经说过“你们人类”这样的话语,只不过叶天没有注意,这次他可是听清楚了,脸上顿时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我当然不是人类啊,刚才不是说了吗?”

  那人不满的转过身,传音道:“也罢,你修为虽弱,但也算是修炼中人,我见你不算违背主人的命令!”

  “这……这?!”

  借着地上篝火的亮光,叶天清楚的看到了这个“人”,他脸色的肌肉顿时扭曲了起来,头皮一阵发麻,心中差点就升起夺路而逃的冲动来。

  虽然穿着人类的衣服,但面前这“人”却长着一副猿猴的面孔,从头上一直延续到脖颈处,都长着一层白色的毛发,相信被道袍遮掩着的地方,也都是如此。

  这哪里是人?分明就是一只白猿,叶天纵然有万般猜测,也没想到和他对话良久的前辈高“人”,居然是一只猿猴!

  这使得叶天的思维近乎停顿了,张大着的嘴巴只能发出毫无意义的音节,面前出现的这张脸孔,实在是颠覆了他前面二十多年所有的认知。

  “怎么了?刚才不都告诉你了吗?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只白猿对叶天的表现十分不满,呲着牙咧起嘴,满是沟壑的脸上显得愈发难看了。

  “前……前辈,小子太过震惊了,倒不是轻慢前辈!”

  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叶天不信,而且他自小修道,对此事相对还比较容易接受一点,如果换了一普通人,怕是早已吓昏过去了。

  “嗯,这还差不多,到底是修炼中人,比那些山野樵夫们强多了。”

  白猿哼了一句,不满的说道:“以前我在山中救过不少人,那些家伙见我都像见鬼似的,主人就不让我再见普通人了。”

  听到白猿的话后,叶天脑中忽然冒出一个名词来,大着胆子问道:“前辈,您……您可是传说中的白猿公?”

  叶天所说的白猿公,其实是春秋战国时一位名叫司徒玄空的人,这人耕食于山中,与峨眉灵猴朝夕相处中,模仿猿猴动作,创编了一套攻守灵活的“峨眉通臂拳”,学徒甚多。

  因司徒玄空常着白衣,徒众尊称为“白猿祖师”,不过也有人传说司徒玄空本就是一白猿所化,见到面前的这只白猿后,叶天宁肯相信这个传说了。

  “白猿公?那算是我祖上吧。”

  那只白猿咧嘴一笑,说道:“你小子知道的倒是不少,不怕告诉你,我的主人就复姓司徒,白猿一脉终生以司徒家族中人为主人的!”

  “原来白猿祖师和司徒玄空是两个人啊?”

  叶天口中喃喃道,不过紧接着眼睛就亮了起来,对着白猿深深一躬,说道:“前辈,念小子心诚,还望您能帮小子引荐给司徒前辈,以求修炼功法!”

  白猿既然有主人,而且又是人类,这让叶天看到一丝得到功法的希望,白猿不懂人类修炼的功法,它的主人总归知道吧?

  “主人五十年前就离开这里,不知所踪了,我怎么给你引荐?”

  白猿大嘴一咧,脸上露出悲伤的神色,传音道:“主人说他大限将至,恐怕现在早已羽化了,司徒家族再无后人,我们白猿一脉将守护何人啊?”

  说着话,白猿悲从心头起,随手把毛头抛了出去,竟然坐在地上大声哭嚎了起来,声音之响,震得群山回荡,一时间连远处狼群的嚎叫声都给压下去了。

  “前辈,人终归会死了,还请节哀啊!”

  叶天没想到这只白猿如此情绪话,说哭竟然就哭了起来,他劝过人节哀顺变,不过叶天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劝一头猿猴不要伤心。

  “对,主人也是这么说的!”

  听到叶天的话后,那只白猿从地上跳了起来,围着叶天转了几圈之后,说道:“你小子人还不错,可是我真的没功法传你,主人练的丹药都被我当糖豆吃了,要不然倒是可以治疗你的丹田伤势。”

  “当糖豆吃了?”叶天闻言瞪起了眼睛,哭丧着脸问道:“前辈,您就没留下一颗吗?”

  白猿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那会正处在晋级的关头,这山中灵气不够,只能用丹药冲关了。”

  “也太暴殄天物了吧?”

  叶天真被这猴子气的无语了,一粒丹药就能解决他丹田消失的问题,可见其珍贵程度了,可关键是一粒都没剩下,这猴子还不如不说呢。

  “我们妖修资质天生不如你们人类,不用丹药我根本就过不去那一关。”

  白猿撇了撇嘴,露出一个极其人姓化的动作,说道:“丹药和功法就没有了,不过你元神初成,我倒是可以教你些小神通,像这种神识传音你应该学的会。”

  “神识传音?”

  叶天愣了一下,他这才想起白猿从未张口说过话,声音都是在自己识海里响起的,“好吧,前辈您要是方便的话,就传我吧。”

  说实话,相比修炼功法,叶天还真看不上这所谓的神识传音,他又不是动物,有嘴可以说话,这神通对他而言就如同鸡肋一般无用。

  “你记好了,只需这般……”

  神识传音更准确的说,其实就是用神识产生语言的震动,直接作用在人的脑海里,叶天稍一琢磨,就将其掌握了。

  “前辈,您和人类相近,难道还不能说话吗?”叶天将这一段话用神识传入到了白猿脑中。

  “我五十年前就炼化了横骨,当然能说话了,不过这没神识传音方便。”

  白猿不屑的撇了撇嘴,只不过从喉间发出的声音,显得有些怪异。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