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六百八十九章 道统

第六百八十九章 道统

  深秋入冬,焦黄的枯枝树叶一点即燃,黑寂的山林中升起一道亮光,照耀的头上的天空似乎都光明起来。

  毛头不断围着篝火跳跃着,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之后,竟然用两只前爪将叶天放在一边的那些剩余蛇肉给拎到了篝火跑。

  “叽……叽叽!”跳到叶天肩膀上,毛头不断尖叫起来。

  “你这个吃货,小声一点儿。”

  叶天没好气的拍了下毛头的脑袋,他知道这小家伙嘴有馋了,不过想想猴头菇和蛇肉的美味,叶天倒也是食指大动。

  找了几个大石块垒砌在篝火旁,叶天打了一锅水架在了上面,将剩余的蛇肉全都倒了进去,余下的几个猴头菇也放到了水里。

  “毛头,你说这山中是否有高人啊?”

  从点燃篝火开始,叶天心中就有些患得患失,这神农架是他寻找功法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也不知道这堆篝火是否能引出人来?

  “叽叽?”

  听到叶天的话后,毛头歪着脑袋看向他,不过那双大眼睛中却全是不解,显然不怎么明白叶天的意思。

  “唉,和你说也是白说。”

  叶天叹了口气,见到毛头已经伸着小脑袋不断往锅里看,不由笑骂道:“你这个吃货,别急啊,汤开了还要烧一会呢。”

  点燃篝火已经半个多小时了,周围除了山风的声音和远处深山里的狼嚎之外,再没有任何的动静。

  叶天摇了摇头,住在神农架里的高人又不是巡山的小妖,哪里次次都能顾得上有人在山中生火啊?

  “叽叽,叽叽!”

  正当叶天拿出碗来,准备给毛头盛上一碗蛇羹的时候,原本垂涎欲滴的小家伙,忽然浑身的毛发都竖立了起来,口中发出急促而惨厉的叫声。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毛头这副样子,叶天也霍然站起身来,他曾经见过毛头的母亲,在它与那种长着翅膀的怪蛇进行生死搏斗时,和现在的表现极为相似。

  虽然叶天元神已成,但是动物对于危险的感应,却是有着天生的优势,是以叶天也不敢怠慢,顺着毛头尖叫的方向看去。

  “没有什么东西呀?”

  除了树林和黑暗之外,叶天再也看不到别的东西,而且心中也没有危险发生的感觉,叶天不由歪了歪头,看向了毛头。

  不过就在叶天歪头的这一瞬间,一道青色的影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叶天身后,一只大手在周啸天头上一拂,入定中的周啸天身体软绵绵的躺倒在了地上。

  “谁?”

  这次叶天终于反应了过来,身体往前冲了一步,然后猛地转过身来,只是那身影不知何时又消失掉了,面前只有躺在地上的周啸天。

  “啸天?”看到徒弟生死不知,叶天心中大惊,再也顾不得隐身在暗处的人,一个箭步冲到了周啸天身前。

  “还好,只是昏了过去。”

  叶天伸手放在周啸天的脖颈处,能感觉得到,他脉搏的跳动依然有力,并不像是身体受到了什么伤害。

  “叽叽!”毛头似乎察觉到对方没有恶意,这次的叫声却不像刚才那般惨厉了,敌意也消退了许多。

  放下徒弟后,叶天站起身来,对着黑暗处深深一躬,开口说道:“小辈叶天,还请高人现身一见,如果有冒昧之处,还请前辈见谅!”

  只是除了叶天的声音在山中回荡,那黑暗的树林里寂静如旧,似乎一切都没发生一般,不过叶天眼神看到脚下的时候,却不由一愣。

  那刚刚烧开的一锅蛇肉羹,不知何时连锅带汤全都不见了,只有那堆篝火在往上吞吐着火苗。

  “妈的,这是人是鬼啊?”

  一向胆大包天的叶天见到这一幕,也是心底生出了一股寒意,对方显示击晕了周啸天,然后将锅端走,这中间没有发出丝毫声响,简直就像是鬼魅一般。

  这等身手,如果想取自己小命,那简直就是易如反掌,虽然身边篝火仍在熊熊燃烧,不过叶天后背却是渗出了丝丝冷汗。

  “前辈既然不出来,小子冒犯了!”

  站在原地等了几分钟后,林子依然没有任何声响,叶天咬了咬牙,双眼射出一道精光,神识离体而出,往那山林中探去。

  此来长白山,叶天就是为了寻访高人,以期能找到炼神返虚的功法,此刻分明就是有前辈来此,叶天宁愿得罪此人,也要逼得他现身一见。

  不过叶天出身麻衣一脉,最擅长的就是趋吉避凶,他此前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危险,这也是他敢释放出元神的原因之一。

  “嗯,没人?”

  虽然叶天元神尚未成型,不过神念一出,短短数息时间,已经将周围百米探查了一番,只是让他惊诧的是,这方圆百米之内,连个人影都没有。

  “咦,倒是有趣!”正当叶天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他脑中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谁,谁在和我说话?”叶天将元神收回,四处张望了起来。

  “叽叽!”毛头奇怪的看向叶天,除了叶天之外,它并没有听到人的声音。

  “你拥有元神,不对,你元神也有些古怪,而且真元全无,可偏偏又懂得元神出窍之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修者。”叶天脑海中又响起了那个声音。

  叶天也不知道那人是如何将声音传入自己脑中的,当下对着四周团团一揖,开口说道:“小子叶天此来神农架,就是为了解惑,还请前辈现身一见!”

  此人连身都没显,就看出了自己身上的问题,加上刚才那鬼魅般的动作,如果放到普通人身上,肯定是以为见了神仙或者妖怪了。

  “现身?可是我不能见普通人啊!”

  那声音似乎有些烦恼,沉寂了好一会,方才又响了起来,“你拥有元神,勉强算是修者了,你那貂儿也有些古怪,能算得上是妖修,我就见见你们吧!”

  话声刚落,叶天就感应面前一花,一个高约一米六左右,身披青色道衣的瘦弱道人,就出现在了他身前三米的地方。

  不过此人背向叶天,除了能看到那满头乱糟糟的白发之外,叶天却是无法看清他的模样。

  至于此人的气息,叶天更是丝毫都感觉不到,他站在那里,整个仿佛和天地融合在一起,如果不是肉眼所见,叶天根本就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

  “叽叽!”看到面前突如出现个身影,毛头也是吓的不轻,飞快的窜到了叶天头顶的树上。

  “毛头,别吵!”叶天上前走了半步,双手抱拳行了个礼,说道:“小子叶天,拜见前辈!”

  “你叫叶天?你那元神是从何而来,身上真元又为何消失掉了?”

  不知为何,面前这人始终都不说话,那声音直接传入到了叶天的脑海之中。

  “前辈,我师从麻衣一脉,祖师为北宋麻衣道人……”

  叶天想了一下,接着说道:“元神为我修炼而来的,只是在形成元神的时候,我遭遇大难,丹田气海被破,加上没有元神修炼之法,这才入山想寻访前辈的!”

  叶天的元神形成的莫名其妙,那时他在晕迷之中,不过事实和他所想也是相差不远,倒是不算欺骗此人。

  听到叶天的话后,那人似乎有些惊讶,一道声音在叶天脑中响起:“北宋麻衣道人?好像有这个道统,你们这一脉应该是传自王诩,怎么没有元神修炼的功法?这不对呀?”

  “王诩?”叶天闻言愣了一下,问道:“前辈您所说的可是王禅鬼谷子?”

  世上叫王诩的人不少,不过从此人口中说出来的,想必只有历史上的鬼谷子了,那人姓王名禅字诩。

  王禅可以说是历史上最富神秘色彩的传奇人物了,春秋时人。常入云梦山采药修道。因隐居清溪之鬼谷,故自称鬼谷先生。

  像战国时兵家孙膑、庞涓,纵横家苏秦、张仪等人,都是出自他的门下,王禅更兼有阴阳家的祖宗衣钵,预言家的江湖神算,所以世人称鬼谷子是一位奇才、全才。

  叶天知道鬼谷子曾流有《本经阴符七术》一书,上面讲诉的是练气养神之法,当然,时至今曰,《本经阴符七术》也早已失传了。

  “前辈,我习得的功法是麻衣道人传下的,和鬼谷子并无关系。”

  叶天还真不知道他们这一脉传自鬼谷子王禅,因为自有记载以来,一直都是拜麻衣道人为祖师的。

  “怎么没关系?世上占卜问卦一道,都是他传下来的。”

  那人不以为然的说道:“道家之人称王诩为“古之真仙”,就是主人对他都推崇不已,他的功法想必很厉害,你为何不会呢?”

  “主……主人?前……前辈你是在和小子开玩笑吧?”对方的话让叶天大吃一惊,这人如此厉害,居然竟是别人的奴仆?

  而且叶天生活在现代,早已没有了什么仆人奴隶之说,这人的话也让他感觉非常的不习惯,好像自己置身到了旧社会一般。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