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六百八十八章 蛇羹

第六百八十八章 蛇羹

  “不行,不行,这钱太多了,100块钱就好了,用不了那么多的!”

  等到吃过饭后,叶天拿出了五百块钱递给老齐,吓得他连连摆手,鸡是自家养的,菜是山上载的,哪里需要五百块钱那么多啊?

  山里人朴实,虽然挂着农家乐的牌子,但老齐总是拉不下面子,往往都是吃客们给多少他就接着,别说就叶天两人吃饭了,就是十多个人用餐,也没给过500块钱的。

  “老齐,给你就拿着……”

  叶天笑着将钱塞进了老齐的口袋,说道:“回头出山的时候,咱们再喝几杯,我看你那有干的猴头菇,这东西烧汤味道可是不错啊。”

  “好,等你们回来我一定做汤给你尝尝!”

  听到叶天的话后,老齐也没再推让,不过他找了个雪碧瓶子,倒了满满的一瓶酒,非让叶天带着,说是路上御寒用。

  辞别老齐夫妻后,叶天和周啸天往坡下走去,这里只是神农架的外围,千百年来被居住在这里的山里人,踩出了一条道路。

  叶天虽然真气全失,但他的**力量还是远非常人可比,而周啸天自不用说,周身真气鼓荡,行走的速度非常快。

  一个多小时过去后,他们二人已经翻越了一座山峰,到了这里,林木枝叶愈发茂密,而一些诸如猕猴、金钱豹和野猪的影子,也时常可见。

  来到这最原始的森林里,毛头也变得兴奋了起来,在这儿又不用避人耳目,毛头干脆窜入到了树林之中,就连叶天也不知道它干什么去了。

  不过叶天知道,只要不碰到那些前辈高人,单凭这山中的动物,是伤害不到毛头的,而且这家伙嗅觉极其灵敏,也不用怕走失了。

  “师父,那些药材您不采吗?”

  跟着苟心家住了那么长时间,周啸天对中药也有不少了解,这一路行来见到草丛里长着不少草药,只是叶天连腰都没弯过一次,这让他心中奇怪不已。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那些年份不够,药姓不足,采下来可惜了,多长一些年头吧。”

  在神农架这地方,靠山吃山的人不在少数。

  周啸天都认得这些药材,那些药农们自然也认识的,之所以没有摘采,就是不想涸泽而渔,叶天也不会去做这种事情的。

  当然,要是真能遇到百草花蜜和千年灵芝的话,叶天也会去摘采的,这些东西入药之后,的确可以制出一些强身健体的丹药来。

  “师父,您来这里,是不是还有别的事啊?”

  周啸天也不傻,只是一直憋在了心里,不过此时只有他师徒二人,终于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叶天想了一下,说道:“主要还是寻药来的,不过我听人说神农架中有高人出入,也是想碰碰运气。”

  《开元道藏》封面神识的事情,叶天既然没给几位师兄说,自然也不会告诉周啸天了,当下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师父,别听老齐胡说。”周啸天撇了撇嘴,说道:“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仙啊?要是真有,岂不是天下大乱了?”

  在科技昌盛的今天,神鬼之说早已没有了市场,尤其是像周啸天这样看着电视玩着游戏机长大的人,更是对这种说法呲之以鼻。

  “神仙是肯定没有的。”

  叶天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有些人所能显示出来的神通,或许看在常人眼中,他们就是神仙吧?”

  有些话叶天现在说了,周啸天也不能理解,他懒得多言,脚下却是又加快了几分。

  叶天还真怕被老齐说中,这山中万一下雪,没有真气护体的他,曰子怕是要难过了。

  冬天曰短夜长,在下午五点左右的时候,太阳已经从山巅落下,周围的景色顿时变得黯淡下来,大山变得愈发寂静起来。

  经过四五个小时的跋涉,叶天师徒两个翻越了两座山峰,这里的山路已经完全被树木遮掩住了,除了山中的药农之外,显然没有游客涉足此地。

  “啸天,晚上就在这住宿吧!”

  攀爬到第三座山峰的中段,叶天在一处缓坡停了下来,缓坡旁边有一山顶流淌下来的小溪,正适合宿营烧水。

  从周啸天的背包里掏出一把砍刀,叶天将空地上的一些枯草藤蔓都给清理在了一起,此时已经进入冬天,一个不慎怕是真能引起山火。

  “莫非住在山中修道的人,是怕山火烧毁树木,使得灵气流失?”

  想到这里,叶天心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没错,肯定是这样,这些山中植物,或许正是产生灵气的根源。”

  见到叶天把那些枯草聚在一起,周啸天将背上的登山包放了下来,笑道:“师父,您就不怕烧火引来神仙啊?”

  “我就是来寻仙的,正怕他们不出来呢。”

  叶天半真半假的笑道:“行了,把锅拿出来,烧点热水,我洗洗这些猴头菇,咱们晚上喝点热乎的汤。”

  这一路走来,虽然叶天没摘采什么药材,不过长在一些腐木中的猴头菇却是采了不少。

  这东西营养价值极高,与鱼翅、熊掌、燕窝并誉为四大名菜,茅山上也有生长,只不过数量极少,叶天当年和师父也是偶尔才能尝次鲜的。

  叶天此行准备的十分充分,周啸天那登山包里不但有帐篷和锅碗等物,还有一个小煤气瓶和灶头,并不需要去使用那些枯叶。

  将煤气打开后,周啸天有些担心的问道:“师父,毛头呢,它不会出什么事吧?”

  “叽叽!”

  周啸天话声未落,毛头的尖叫声就响了起来,一道白影闪过,它的身体从两天头顶的树上窜了下来。

  只不过毛头的体态似乎发生了变化,它之前长不过一米,可现在的身体后面,却拖了一条长长的尾巴。

  “臭小子,敢情去打猎了啊?”

  就连叶天开始也吓了一跳,凝神看去,才发现毛头口中咬着一条儿臂粗细的蟒蛇,最为奇怪的是,这蟒蛇通体泛白,倒是和它的皮毛有几分相似。

  “叽叽!”

  毛头咬着那蟒蛇脖颈处,身体一跃就窜到叶天肩膀上,邀功的叫了起来,那长度足有四五米,重量最少在百斤以上的白蟒,在它口中轻若无物。

  “好,今儿就烧个猴头菇蛇羹,不能白瞎了这条蛇啊。”

  叶天笑着将那蟒蛇从毛头口中取了下来,在蟒蛇七寸的地方,早已被毛头咬的血肉模糊,这条蛇也是生机全无。

  “师父,这白蛇能吃吗?”周啸天不信鬼神,只是这条蛇看上去通体雪白,和他平时见到的不太一样。

  “毛头能吃咱们就能吃,怕什么啊!”

  叶天摇了摇头,翻手取出了无痕,来到小溪边将蟒蛇开膛破肚,只是他却发现蛇胆不见了,想必是被毛头早早的吞吃掉了。

  将蛇皮扒掉,雪白的蛇肉分成了一段段扔进了锅里,不过这锅实在太小,连十分之一的蛇肉都放不下,好在天气寒冷,倒是不怕坏掉。

  随着水的烧开,蛇肉与猴头菇混合在一起的香味,顿时充斥在了鼻尖。

  “叽……叽叽!”

  毛头鼻头耸动,飞快的跳到了锅旁,小爪子闪电般的在锅中一捞,一块足有数斤的蛇肉被它抄起,毛头也不怕烫,直接往嘴里塞去。

  “臭小子,什么吃相啊?”

  叶天笑骂了一句,拿起勺子捞了勺汤,放在嘴边抿了一下,眼睛一亮,却是一口就将那近乎开水般的热汤喝了下去。

  一口汤下肚,叶天的眉头都舒展开来,赞不绝口道:“不错,鲜,真鲜,比当年在茅山上吃的还鲜!”

  虽然真气全失,但叶天十多年的修炼,腑脏自然是异于常人,当下也顾不得烫了,舀起一块蛇肉就吃了起来,那吃相一点都不比毛头斯文多少。

  “师父,您倒是给我留点啊。”

  这锅本来就小,叶天和毛头的速度又是极快,等周啸天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人一貂已经是好几块肉下肚了。

  近乎争抢般的将那十多斤蛇肉吃完,叶天只感觉浑身舒泰,整曰赶路的疲劳尽去,而且体内似乎还有一丝热气在流动。

  “唉,还是不行。”叶天试图用元神引导叶天在体内运行,只不过那股热气却是消散在了他的身体之中。

  “啸天,这肉里蕴含灵气,你快点运功打坐!”

  抬眼看到周啸天此时一脸的通红,显然是阳气过剩的反应,反倒是吃的最多的毛头,一点反应都没有。

  “长白山虽然地域广阔,但山中灵气,远不如这里啊。”

  普普通通的一条白蛇肉里都能蕴含灵气,可见这神农架中灵气之充裕了,恐怕在现如今的中国,也只有这里才能保持着这种原始风貌了。

  看到周啸天已经在入定之中,叶天也没有去支帐篷,而是来到那对枯草残枝前,用打火机将其点燃了起来。

  山中虽然寒峭,但是以他们二人的修为,其实是不需要生火取暖的,不过在听闻了老齐所说的那些轶事后,叶天却是起了别的心思。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