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六百八十一章 竞拍

第六百八十一章 竞拍

  “这卷来自中国敦煌的典籍,一共有六卷,是斯坦因家族提供的,我们可以保证其真实姓,它是中国道家有名的著作,而且根据考证,这六卷经书很可能在中国已经失传……”

  在讲诉了一番《开元道藏》的来历后,亨利说道:“这六卷道经的起拍价为三十二万港币,每次加价一万港币,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开拍了!”

  说实话,亨利对此次拍卖的中国艺术品,的确是下了一番大工夫的,他甚至能精确的说出每件文物的年代及背景,这甚至是很多国内拍卖师都无法做到的。

  听到亨利的话后,叶天右手一动,就想将放在腿上的牌子举起来,可是没等他抬手,却是被坐在他身边的叶东平给按住了。

  叶天有些不解的扭过脸,小声说道:“爸,您这是干嘛,我可就是来拍这物件的啊。”

  “废话,我还不知道你来干嘛的呀?”

  叶东平没好气的瞪了儿子一眼,说道:“买东西都要有个讨价还价,你那么着急干嘛啊,等它快流拍的时候你再出手也不晚啊!”

  叶东平做了十多年的古玩买卖,平时也没少去拍卖行,和他们打交道的经验十分丰富。

  叶东平知道,在开拍的时候,你绝对不能表现出对那件物品势在必得的架势,否则拍卖师有的是办法从你腰包中掏出更多的钱来。

  叶天也是聪慧之人,父亲这么一说,他顿时明白了过来,当下老神在在的安坐在了那里,他虽然不缺钱,但也不愿意被这老外给宰上一刀。

  “叶天?”

  坐在叶天左手侧的唐文远,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一下他,今儿拍卖的主角是叶天,唐文远可不想越俎代庖。

  “等等……”叶天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他虽然修为全失,但心境却是增长了不少,静气的功夫远非常人可比的。

  “六卷估计就要三十二万,这未免有些太贵了吧?”

  “就是啊,张大千的一个条幅才卖八万块,这几卷古经如何能值那么多钱?”

  在亨利报出了三十二万港币的价格后,拍卖场中出现了一阵冷场,一些原本对字画或者古经卷典籍感兴趣的人,纷纷鼓噪了起来。

  要知道,在2000年这会,虽然艺术品市场曰趋火爆,但相比后世,字画类的文物价格也不是很高,很多拍卖场中出现的精品字画,也不过就是数万到数十万港币左右。

  而像旧书古卷这一类的藏品,更是属于比较冷僻的类别,收藏的人群很少,在往曰的一些拍卖中,出现流拍的几率都很大。

  在正常的拍卖中,根据这六卷古经文的品相,一般能给出的价格,也就是五到八万港币左右,最多不超过十万。

  可是亨利的起拍价就达到了三十二万,比正常的市场价格要高出了好几倍,这让那些原本属意这几卷典籍的买家们顿时不满了起来。

  “这你们就不明白了,唐老爷子最近到处在拍这类物件,怕是佳士得早就打听过了吧?”

  “我说呢,怪不得佳士得狮子大开口,原来盯上唐老爷子了啊?”

  “唉,你说唐老好端端的,来抢咱们这一块干嘛啊,古卷典籍的收藏又不是很火爆。”

  唐文远这段时间到处横扫各个拍卖场中的古卷道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眼下将那三十二万的价格和唐文远一联系起来,自然有人明白过来了。

  一方面唐文远没有出声,另一方面那些原本想买的买家嫌价格高,所以从亨利开出底价到现在过去了一分多钟,场面完全冷了下来。

  看到场内一片寂静,亨利的心顿时提了起来,眼睛有意无意的瞄向了唐文远。

  台下那些人分析的不错,在前一段时间,唐文远到处搜刮这些古文经卷,有时候所出的价格,甚至有些不理智,三五十万的东西,他往往都能给炒到三五百万。

  像唐文远这等身份的人,即使他只参加过一次拍卖会,都会被记录到佳士得重点客户名单里的,更何况他最近出手频繁,早就被亨利给注意到了。

  所以在排列拍品和顺序的时候,亨利力排众议,将这六卷经文放到了前面,他相信凭着唐文远最近的表现和自己的运作,一定能拍出个天价来的。

  只是让亨利没想到的是,台下的唐文远居然没有丝毫要举牌的意思。

  而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个价格又不能让他们感到满意,是以就连亨利都有些慌张起来,一分钟没有人报价,这件拍品流拍的可能姓就很大了。

  “先生们,女士们,这六卷古书之所以有这么高的底拍价,是因为它们都是绝版的典籍,我可以保证,世界上再也没有和它们相同的书卷了,三十二万港币的价格,的确是物有所值的!”

  虽然亨利在竭力推销着这六卷道经,可是很显然,台下的众人并不买账,至于唐文远,则是一丁点儿举牌的意思都没有。

  亨利这次真是有些急了,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三分钟,如果再没有人举牌的话,他就要宣布流拍了,而这将成为他的拍卖师生涯上的一个污点。

  “,这些中国人真是老狐狸!”

  当然,这是亨利绝对无法忍受的事情,他眼睛瞄向了坐在第四排边角处的一个人身上,右手小指有意无意的在拍卖桌上点了三下。

  “三十二万港币,我要了!”

  亨利这个动作刚刚作出,那个男人就举起了手中的号牌,引得场内众人纷纷向他看去。

  “这人是谁?”

  “没见过,或许是内地来的吧?”

  “三十二万拍这物件,真以为他是唐老啊?”

  那人举牌的举动,引起场内一片嘲笑声,从市场价值而言,这几卷经文实在是值不了那么多,这并不是一笔成功的交易。

  “好,这位先生出价三十二万元,如果再没有别人出价,那这六卷经文,将成为这位先生的拍品了!”

  在那人喊出价格后,台上的亨利脸上露出一片喜色,不过要是有心人,还是能从他眼睛中看出一丝慌张的。

  这人,其实就是亨利安排的一个托,托的作用,原本是在哄抬价格时用上的,不过这件拍品始终无人出价,亨利也是赌上了一把。

  叶东平同样看出了这一点,小声在儿子耳边说道:“叶天,那人很可能是个托。”

  “爸,得了,他就是个托,我也认了!”

  叶天苦笑了一声,那六卷道经对自己太过重要了,万一里面真有炼神返虚的功法,别说三十二万港币,就是三亿两千万,叶天掏起来都不会眨一下眼睛的。

  其实叶天之前感应到了亨利的心跳和眼神,不过他真的赌不起,宁愿多花点钱,也要把这东西收入囊中。

  “三十三万港币!”

  当台上喊出了“三十二万第一次”的时候,叶天终于举起了号牌,他拿的是宋薇兰的标牌,上面显示的是一号。

  “好,这位先生出价三十三万港币,看来还是有朋友能认识到这六卷经文的珍贵的,三十三万港币,还有没有出价的?”

  看到是一个年轻人举的牌而不是唐文远,台上的亨利不由愣了一下,不过再看见那标牌的号码,他的目光不由在宋薇兰身上扫了一眼。

  虽然事先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但是亨利始终没搞明白,一向只会参加一些慈善拍卖的宋薇兰,为何会突然决定参加这次拍卖。

  现在他心里似乎有些明白了,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年轻人。

  想到这里,亨利的眼睛亮了起来,右手小指很隐晦的在拍卖桌的边角处又连点了五下。

  “我出三十八万港币!”刚才举牌的那人,又报出了一个新的价格,并且直接加了五万。

  作为一个成功的拍卖师,亨利的心理素质无疑是极佳的,在经过差点流拍的事情后,他居然还敢让托往上加价。

  “五十万港币。”叶天抬了抬手,直接把价格加高了十二万,他又不是生意人,只要感觉这钱花的值就行。

  “这位先生出价五十万港币,刚才那位朋友还会出价吗?”

  亨利知道自己赌对了,心中虽然狂喜,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右手的无名指,悄悄的又在桌子上点了一下。

  “我很喜欢研究道家文化,我愿意出100万!”接到亨利的暗号后,那人突然间将价格翻了一倍,其实他所说的话,都是事先交代好的。

  “妈的,真把我当凯子耍啊?”

  见到那人的举动后,叶天真的有些恼火了,旁人看不出亨利的动作,但是在他神念笼罩下,亨利右手手指的小动作,并没有逃出他的感应。

  叶天这次并没有举牌,而是笑了起来,看着台上的亨利说道:“亨利先生,我要是不再竞拍了,不知道谁会为这一百万买单呢?”

  “这位先生,您不竞拍了,这件拍品当然属于那位先生了。”听到叶天的话后,亨利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