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待遇

第六百七十九章 待遇

  叶天打小就是极有主见的人,他决定的事情,别人很难改变,所以听闻叶天明天将要去参加拍卖,纵然宋薇兰极力反对,还是于事无补。

  更何况苟心家等人听到有关于《开元道藏》的消息后,震惊之余也是大力支持叶天,不管这《道藏》内是否有修炼功法,它都是珍贵之极的道家典籍。

  无奈之下,宋薇兰也只能点头同意下来,不过叶天原本只是想自己和唐文远参加拍卖就行了,现在却是全家出动,就连周啸天也不同意留在家中守门。

  好在唐文远在香港根基深厚,又通过一些渠道拿到了几张邀请函,要知道,佳士得举办的拍卖会,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入场的。

  “妈,这是在香港,又不是京城,用得着穿那么多吗?”

  第二天一大早宋薇兰就来到了儿子的房间,说是现在已经12月了,非要叶天穿上毛衣才能出门,不然就不让去,搞得叶天哭笑不得。

  看到躲在门口偷笑的于清雅,叶天顿时没好气的说道:“清雅,你还笑,再笑我让你穿皮衣出门!”

  见到丈夫真的发了急,于清雅笑着走了过来,说道:“妈,现在外面的气温都是20多度,您让叶天穿毛衣,出门还不热死他啊!”

  “那不穿也行,清雅你给他带着吧,万一感觉凉就给他换上。”

  宋薇兰想想也没错,不过她总是认为儿子重伤未愈,这身体要比一般人虚弱很多,是以才会如此紧张。

  吃过早餐之后,已经是上午九点左右,一辆豪华中巴车将整栋别墅的人都给接上,往香港中环驶去。

  此次佳士得组办的中国艺术品专场拍卖会,一共将会举行三天。

  一般来说,最开始的一天,将会出现几件压场的拍品,将拍卖场的氛围给烘托起来,然后在快要结束的时候,再出现压轴的拍品,使整个活动圆满结束。

  最初佳士得方面是准备用一件珍贵的宋钧窑瓷器作为压场排名的。

  不过考虑到最近几个月古书典籍的市场十分火爆,组办方临时决定将那六本《开元道藏》,当做第一天的压场拍品。

  所以叶天等人才会早早的就前往拍卖场地,对于那几本《开元道藏》,不管是叶天还是苟心家,都是势在必得的。

  中环是香港中西区的一个地名,同时也是香港的政治及商业中心,很多银行、跨国金融机构及外国领事馆都设在中环。

  叶天姓喜安静,虽然来过香港多次了,但还真没到过中环,不过这次真的是憋的厉害了,对那马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叶天居然也看得津津有味。

  车子驶入到了中环中心的地下停车场,为了提高影响力,佳士得特意将拍卖地点选择在了这位于中区皇后大道,也是香港最高的摩天大楼之中。

  “好好的把拍卖地点定在这里干嘛,就不能选个会所?”

  或许还没从前两个月发生在纽约的恐怖袭击阴影里走出,看着这栋高达七十三层的大楼,在进入电梯的时候,宋薇兰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在纽约遭受恐怖袭击之后,宋薇兰不但将公司从纽约撤出,更是在旧金山市修建了一座办公大楼作为总部,而这栋大楼,仅仅只有三层,可见那件事对她的影响。

  “妈,没事的。”

  叶天握住了母亲的手,笑道:“那事是百年难遇的,要是再被咱们遇到,我看您可以飞回美国买彩票了,话说那奖池可积累到了三亿多美元了啊!”

  “臭小子,嘴里没一句好话,少说这些不吉利的。”宋薇兰虽然责怪儿子,表情却是放松了很多。

  受到前段时间纽约恐怖袭击的影响,各地在举办一些集会姓质的活动时,安全检查都变得异常严格,为此组办方还耗费资金专门设置了安全门。

  进入会场之后,叶东平左右看了一下,说道:“这比在京城的拍卖会规模大多了啊!”

  在京城组织的拍卖,往往都是在某些酒店的会议室举行的,场内一般只有百十个座位,但是眼前的场地,却足足能容纳四五百人。

  “叶老弟,香港可是东方的金融中心,佳士得还是很重视的。”

  出于叶天的原因,唐文远对叶东平可是不敢托大,当下解释道:“这次拍卖不但有香港本土的收藏家,还有来自内地和海外诸多文物收藏者,说句不夸张的话,这是一场世界级的拍卖会!”

  的确,正如唐文远所说的那样,在场内除了坐着一些华人之外,还有许多金发碧眼的老外,而且这些人占了一多半。

  叶天等人的到来,也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因为他们这个组合却是有些古怪。

  除了叶天夫妻和周啸天几个年轻人之外,独臂的苟心家和精神矍铄的南淮瑾也颇为招人眼球。

  至于左家俊与唐文远就更不用说了,场内至少一半的华人都站起身和二人打招呼,这些都是香港本土的富豪。

  倒是宋薇兰夫妻今天穿的都很普通,众人的注意力也多是放到了左家俊等人的身上,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一行人来到了会场的第一排坐了下来。

  “这些是什么人?怎么能做到第一排?”

  “就是啊,我刚才看何爵士都坐在第三排的。”

  “没见识,那位是唐生,他身边的是左大师,连这都不知道?”

  “就算是唐生和左大师,也未必有资格坐在第一排吧?你们知不知道,今天特首也会出席这次拍卖的?”

  叶天等人落座之后,后面坐着的那些人,不禁小声嘀咕了起来。

  要知道,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座次的顺序都是极为引人关注的,在拍卖行里一般而言,像这种第一排的位置,往往是为嘉宾预留的。

  就像是今天这场拍卖,香港特别行政长官也会来参加的。

  特首未必会参与整场拍卖,不过第一排的位置,必须是要留下来的,唐文远和左家俊固然在港岛名声不小,但还是有些不够资格坐在那里。

  “左老弟,咱们还是占了别人的光啊?”

  唐文远也没想到组办方会将他们的位置安置在第一排,是以听到身后的议论声后,不由笑了起来,眼睛有意无意的看向了宋薇兰。

  左家俊闻言笑道:“算起来还是沾了小师弟的光啊。”

  早年为了寻一些风水法器,左家俊也是拍卖会的常客,只是他与唐文远一样,从来没享受过坐在第一排的待遇。

  不过唐文远和左家俊都是年老成精之人,自然不会为这些闲言碎语介怀,当下稳稳当当的坐那聊天,根本就不在乎后面的人说什么。

  叶天等人到的不算早,在他们刚落座没五分钟的时间,会议室的两扇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七八个人拥簇着一个头发花白五十多岁的人走了进来。

  “董生好!”

  “特首好!”

  “董先生好!”

  见到这人进来,场内响起一阵掌声,叶天等人也站了起来,他虽然不认识这位出身船运世家的香港第一任特首,但在电视中可是没少见的。

  走在特首旁边的,是一个身材消瘦的英国人,看年龄应该也是五十多岁的样子,在陪着董生来到第一排后,那人忽然向叶天等人走了过来。

  让叶天这边人感到奇怪的是,宋薇兰居然迎了上去,口中笑道:“威尔逊,只听说你来东方发展,没想到你竟然来了香港啊?”

  “哦,美丽的宋小姐,知道您要来参加这场拍卖,我可是昨夜都没睡好啊!”

  宋薇兰口中的威尔逊,说着一口地道的中国话,来到宋薇兰面前之后,很绅士的牵起宋薇兰的右手,在嘴边轻吻了一下。

  “妈的,这王八蛋是谁啊?竟然亲我老婆?”

  虽然知道吻手礼是西方很正常的礼节,但是看到这一幕,叶东平还是有些受不了,回头见到叶天一脸的无动于衷,忍不住一脚踩在了儿子脚背上,低声道:“小兔崽子,那是你妈,你就不管管?”

  “爸,您这飞醋也吃的太莫名其妙了,人家那是正常理解。”

  叶天白了老爸一眼,不过看着老爸一脸威胁的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上前说道:“威尔逊先生,我想您应该称呼她为宋女士,而不是小姐。”

  “对,这才是我儿子嘛!”叶东平在一旁听得眉开眼笑。

  “哦,这位是?”威尔逊用疑惑的目光看向了宋薇兰。

  “他是我的儿子,威尔逊,我都说过我结婚很多年了,你就是不信。”

  宋薇兰莞尔一笑,走到叶东平身边,挽住了丈夫的手臂,说道:“这是我的丈夫叶东平先生,东平,他叫威尔逊,以前是我英国公司的总裁。”

  给叶东平解释了一句之后,宋薇兰有些奇怪的看向威尔逊,“你不是在佳士得总部吗,怎么调到香港来了呢?”

  “我希望在东方能遇到向您一样的美丽女子啊。”

  威尔逊哈哈笑了起来,对叶东平歉意的笑了笑,说道:“叶先生,我是开玩笑的,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