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六百七十八章 开元道藏

第六百七十八章 开元道藏

  佳士得和苏富比是音译过来的,由于香港以前是英国的殖民地,所以在很多时候,香港还延续着国外的一些称呼。

  苏富比和佳士得都实行的是连锁经营,它们不但在本土设立分支机构,而且开发跨国拍卖业务,依靠连锁经营机制和手段,迅速占领了世界拍卖市场上的很大份额。

  截至上世纪末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苏富比在全球39个国家和地区、109个城市设有连锁拍卖机构或办事处,而佳士得则在全球46个国家或地区、34个城市设有连锁拍卖机构或办事处。

  可以说,苏富比,佳士得两大拍卖行无愧为国际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霸主,即使向叶天这样和拍卖行当毫无关系的人,也都听闻过他们的名字。

  “叶天,我对道家典籍不是很懂,这次有一批经书要拍,你看看是否有用,要是有用,我一定帮你拍下来!”

  前几次花费重金拍下的一些东西,都对叶天没什么作用,唐文远是老派生意人,虽然未必心疼钱,却是不愿意再花冤枉钱了。

  听到唐文远的话后,叶天将目光从目录册上移开了,抬头笑道:“老唐,前几次拍的那些费用,你整理个数字给我,回头我让啸天打给你。”

  “别啊,你这不是打我脸吗?”

  一听叶天这话,唐文远顿时瞪起了眼睛,同时心中也在后悔,自己干嘛多此一举,叶天需要就拍下来得了,自己的健康远不是这点钱能衡量的啊。

  “老唐,我不差这点钱,你帮我寻到这些消息,就算是住这里的房租了,买东西自然不能让你掏钱。”

  叶天闻言笑了起来,在前不久的时候,宋薇兰给他了一张卡,里面有一亿美金,却是宋薇兰怕儿子将钱都给了她,自己没得用,这才留出了一亿美元的资金。

  再加上有借给母亲的那四五十亿美金,叶天现在心里底气可是足的很,区区亿元港币,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行了,不用说了,心意我领了,钱还是要给。”

  见到唐文远还想解释,叶天摆了摆手,眼睛忽然被目录上的一页给吸引住了,“老唐,你说的经书可是这个?”

  佳士得虽然也是有着一两百年历史的大拍卖行,但是要比苏富比晚成立22年,风头比其也要稍逊一些。

  两家对市场的竞争十分激烈,就连宣传所用的拍品目录册,也是印制的十分精美,在对应的拍品名单下面,都有着被放大的近照。

  叶天此时的目光,就被一组照片给吸引住了,这是三卷呈扇形摆放的线状书,书卷纸张泛黄,边角处有虫蛀的痕迹,品相并不是很好。

  但是放在最上面的那本典籍的封面,却赫然写着《开元道藏》四字,在这四字下面,还有“洞真”两个小字,看到这些后,叶天的眼神顿时再也无法从上面挪开了。

  所谓《道藏》,其实和叶天脑中传承的《术藏》一样,是道教经籍的总集,是按照一定的编纂意图、收集范围和组织结构,将许多经典编排起来的大型道教丛书,包括周秦以下道家子书及六朝以来道教经典。

  从南北朝时期,陆修静在公元471年编的道教《三洞经书目录》,就是《道藏》最早期的雏形。

  道书之正式结集成“藏”,始于唐开元年间,此后宋、金、元、明诸朝皆曾编修《道藏》,清代编有《道藏辑要》。

  道藏的内容十分庞杂,其中有大批道教经典、论集、科戒、符图、法术、斋仪、赞颂、宫观山志、神仙谱录和道教人物传记等。

  此外还收入诸子百家著作,其中有些是道藏之外已经失传的古籍,还有不少有关中国古代科学技术的著作,如有关医药养生之书,内外丹著作,天文历法方面的著作等等。

  其实建国之后,也曾编有《藏外道书》、《敦煌道藏》、《中华道藏》等书,叶天这段时间全部都曾经翻阅过。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这些现代编著的道藏典籍,里面的内容都平实无奇,和普通的道经没有任何区别,里面所谓的修道功法,比他脑中传承都差之远矣。

  可叶天知道,这照片上的《开元道藏》,却远非近代《道藏》所能比的,因为它是中国道教史上的第一部道藏。

  唐玄宗即位,令史崇玄等四十余人撰《一切道经音义》,在此基础上,又於开元中发使四处搜访道经,加上原来京中所藏,纂修成《藏》。

  只不过根据相关记载,到了唐末五代之时战火纷飞,这些珍贵的典籍都被毁于刀兵之中,后世再也无人能窥究竟了。

  “老唐,这批拍品一共就三本吗?它们是从哪里来的?”

  看到这张照片后,叶天再也无法淡定了,因为《开元道藏》又叫做《三洞琼纲》,分三洞三十六部,即洞真、洞玄、洞神各十二部。

  洞真系天宝君所说经,为大乘,洞玄系灵宝君所说经,为中乘,洞神系神宝君所说经,为小乘。

  三洞所对应的传经之人分别是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和太清道德天尊,正是道教三清祖师。

  古老相传,洞真经有白曰飞升羽化之法,只不过没能流传下来,后人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所以叶天看到那洞真二字后,顿时红了眼睛,他此时最需要的,莫过于就是修炼功法了,而炼神返虚的境界,和羽化成仙,那也是相差不远,正好能和洞真经文相对应的。

  “听说一共有六卷,这三卷是做宣传用的。”

  看到叶天着急的样子,唐文远笑道:“它们的出处我也打听了,是从一个英国家族后人的手上收来的,好像叫……叫什么斯坦的,那人是个考古学家!”

  知道叶天对这种事情上心,唐文远还真是专门找人打听了,不过他到底是年龄大了,记姓不是很好,想了半天也没记起那人的名字。

  “英国人,考古学家?”

  听到唐文远的话后,叶天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我知道了,你说的那个英国人叫做斯坦因吧,屁的考古学家,那人就是一个强盗!”

  “对,就是斯坦因。”唐文远点了点头,随之奇怪的问道:“他怎么是强盗了?”

  叶天摇了摇头,不答反问道:“你知道这经卷是哪里的吗?”

  “不知道,咱们国家这百年间流出去的物件还少吗?”

  唐文远对叶天的话有些不以为然,因为每年都会有大批的文物走私到香港,说实话,他手上收藏的那些青铜器,倒有大多半是从这些渠道买来的。

  “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开元道藏》应该是从敦煌流出去的,这斯坦因,就是第一个从敦煌窃取藏经洞文物的人!”

  叶天叹了口气,到了近代,佛道二教均是式微,这其中固然有诸多方面的因素,但典籍遗失,这无疑才是对两教最大的打击。

  敦煌文物被盗事件,是两教中人最为痛心疾首的,李善元在二十年代听闻此事后,曾专门赶往敦煌,但那里的经书已经大部遗失了,把个老道气的咬牙切齿。

  而斯坦因其人,在1906年的时候,打着考古的名义,从当时敦煌藏经洞看护者王道人手上,仅仅用四个马蹄银,就骗得24箱经卷和5箱经过仔细包扎好的绢画、刺绣的艺术品。

  1914年,斯坦因第三次来中国进行考古“探险”时,再次来到敦煌,又通过王道士等获得了5大箱写本文书。

  虽然当时大部分文献已被伯希和探险队、大谷探险队及燕京政斧运走,但斯坦因此次所得,大部分是王道士早已取出并转移到安全地点秘藏起来的,由此,斯坦因成为获得藏经洞文献最多的人。

  所以叶天一听到斯坦二字,自然就知道了这《开元道藏》的来历。

  敦煌藏经洞中所藏的虽然大多都是佛家典籍,但也不乏道家经书,尤其隋唐二代,正是敦煌发展最好的时期,只有保存在这里的经卷,才没有被历代战火所焚毁。

  虽然斯坦因从中国盗取的文物现在大部分都在大英博物馆存放,但他所得的经书实在太多,想必这些是他的后人见到中国艺术品大热之后,才委托佳士得拍卖的。

  “叶天,你放心,这六卷经书我一定帮你拍下来!”见到叶天如此重视,唐文远拍起了胸脯。

  “拍卖是在明天吗?老唐,你手中应该有邀请函吧?”

  叶天的目光从画册上移开了,看着唐文远说道:“我明天要参加这场拍卖,老唐,不是我信不过你,这些东西,再不能落入到别人手里了!”

  且不说这几卷《开元道藏》很可能有叶天需要的修炼功法,就是为了师父的心愿,也不能让它们继续流失国外了。

  而且这段时间叶天一直卧病在床,可是被憋屈的不轻,今儿起身行走之后感觉状态不错,也是想出去放放风了。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