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五百五十五章 首富 上

第五百五十五章 首富 上

  “施山良?这……这是什么人啊?”

  左家俊脸上露出迷惘的神色,口中念叨着这个施山良三个字,不过他的表情显然告诉了叶天,他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左家俊虽然是几十年前才来的香港,不过他出入的都是香港的超级豪门,但是左家俊此刻绞尽了脑汁,也没想到有哪户豪门是姓施的?

  要知道,这处龙穴埋葬的时曰可是不短了,距今最少有一百五十年以上,也就是说,这个墓中人的后人,必定曾经大富大贵过,而是还是那种贵不可言之人。

  只是左家俊回顾香港的近代各位大亨,也没有一个施姓之人,这让他有些挠头了,看着叶天说道:“小师弟,香港还真没有姓施的富豪,莫非这阵法没能奏效?”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的,七星法阵是咱们这一脉的不传之秘,这位前辈既然能布置出来,想必会等到阵法运行之后才离开的。”

  左家俊和叶天说话的时候,苟心家却是在细读着碑上的铭文,脸色在不时的变幻着,听到二人的争论后,开口说道:“你们俩就别在那商讨了,过来看看这碑文上的字吧。”

  “大师兄,怎么了?”叶天和左家俊同时看向了苟心家。

  苟心家摇了摇头,有些唏嘘的说道:“布置这个风水阴宅的人,的确是我们门中前辈,你们看完就知道了。”

  “哦?”

  叶天与左家俊心中大奇,没有再争吵下去,而是仔细的研读起碑上的文字来,这段一段百多年前的故事,呈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原来,这个石棺中的主人,并非是什么商贾巨富,而是一个处在当时社会最底层的石匠。

  在这个名叫施山良的石匠二十八岁的时候,也就是1842年,香港英国人统治,华人的地位降到了底点。

  好在施山良有一身雕琢石器的本事,生活虽然艰难,倒是还可以维持下去,偶然还能接到笔生意改善下生活。

  按说施山良这一辈子应该就如此普普通通的过去了,但是一件很偶然的事情,改变了他的命运,不……应该说改变了他后人的命运。

  在1855年的时候,施山良接了一笔雕琢石狮的活计,这笔生意做下来,可保得他一家三口几个月衣食无虞。

  当时的香港可没有什么环境保护的意识,渔民靠海吃海,石匠自然是靠山吃山了,招呼了几个人手,施山良就准备上山挑选合适的石料。

  不过就在一行人来到山脚下的时候,却是在草丛里发现了一个浑身血迹斑斑奄奄一息的老人,身上有七八处刀伤。

  施山良虽然只是个处在社会底层的石匠,但心底却是非常的善良,见到这老人凄惨的模样,当下动了恻隐之心,连石头都没采,就将老人背回到了家中。

  施山良父母早亡,家中只有妻子和一个十三岁的女儿,亲自给老人清洗了身体后,又让妻子将家中唯一下蛋的母鸡给杀掉了。

  经过施山良无微不至的照顾,那老人身体恢复的非常快,三天之后就能下地,半个之后,那院子里的石碾子,在他手中宛若无物一般。

  施山良这时也知道了,敢情自己救了个奇人,不过他不是那种施恩图报之人,加上自己又没有父母,老人不说离开,施山良将其像长辈一般供养了起来。

  在一年后的一天,老人忽然将施山良叫入房中,告知他的发妻大限将至,隔曰就会死去,他也无能为力。

  果然,隔了一天之后,施山良的妻子无疾而终,办完了妻子的丧事后,老人对施山良又说了一番话,告诉他命格低下,就连自己也只有三年阳寿了。

  按照老人的话说,如果在他没有受伤之前,还能帮助施山良逆天改命,多换得几年的寿命,只是受伤之后元气大伤,却是没有那等本事了。

  施山良也算是心胸豁达之人,当时就对老人说,他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却是希望老人能让他的后代幸福安康。

  老人在思付良久之后,答应了施山良的要求,不过告知施山良,因为他只有一女,这福气却是要萌佑到施山良女儿的后辈身上,而那些后辈也不会再姓施了。

  施山良倒是很想得开,不管后人姓什么,身体里总归是有他的血脉在延续,当下十分坚定的恳求老人为他安排。

  从那曰起之后,施山良除了正常的接一些活计维生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在打造自己的石棺,历时两年才将石棺打制出来。

  到了施山良大限将临的三天前,老人把他带到了这处所在,让他在地上挖一个深达五米的坑穴,并且将石棺放入到了里面。

  做完这一切之后,施山良正如老人所言的那样,一夜之间突然暴毙,谁也查找不出死因。

  由于施山良为人和善,加上街坊四邻也都知道他的遗愿,就帮着老人和他的女儿,将他安葬到已经挖掘好的墓地石棺之中。

  在碑文的最底部,老人留下了自己的名号,他姓郦,单名一个元子,道号郦元子,正是麻衣一脉第四十六代门主。

  为了躲避战乱,郦元子从内地来到了香港,只是他没想到,有一个敌对门派也避祸到此。

  相比麻衣一脉的人丁不旺,那个奇门派别却是枝叶繁盛弟子众多,在一番生死厮杀之后,郦元子虽然杀尽了对方,但自己也是身受重伤。

  碑文的最后,郦元子留书说他用尽精血推演出,一百多年后,会有麻衣门人看到此碑,当为石棺中人重新寻一风水绝佳之处埋葬,以报施山良的救命之恩。

  看到此处,叶天震惊之余也恍然大悟,麻衣一脉中最大的谜团,却是在不经意间被解开了。

  叶天曾听师父李善元说过,麻衣一脉在传承到第四十六代的时候,也就是十九世纪的中叶,正好遭遇了太平天国起事,当代的门主郦元子不知所踪。

  由于麻衣一脉的诸多核心术法,都是由门主一脉单传的,而当时郦元子的两个徒弟都没能得到核心传承,这也导致了麻衣一脉在后面百年间术法缺失了大半。

  碑文上的故事就是如此,不但这石棺主人的身份,大大超乎了叶天等人的想象,这布置风水阴穴的人,更是麻衣一脉祖师爷级的人物。

  郦元子镌刻在石碑上的故事,让叶天师兄弟时隔百年之后,这才得知了当年所发生的事情,一时间几人竟然有一种时空倒转的感觉。

  看完这段记载之后,叶天和左家俊不由面面相觑,如果不是郦元子用了诸多门中的暗语,他们真的很难相信这个曲折离奇的故事。

  “唉,也不知道郦元子祖师最后如何了?他当年为什么没将门中传承给留下来啊?”

  苟心家长叹一声,奇门讲究的是逆天行事,其下场要比那些江湖中人更凄凉几分。

  就像是苟心家自己,当然如果不用金蝉脱壳之计,恐怕也早已成为黄土一钵了,但即使如此,他也承受了将近半个世纪的孤寂。

  “或许茅山道观中的传承,就是郦元子祖师所留的呢?”听到大师兄的话后,叶天心中冒出了一个古怪的念头。

  因为李善元曾经说过,这个麻衣道观是他无意中发现的,其存在的时间恐怕要在百年以上的,从时间上来说,这和郦元子失踪的时间刚好相符。

  由此可以大胆的推断,或许就是郦元子曾经在茅山隐居过,寻得这么一处地方修建的道观,只是后来战火涉及到了江南,他才无奈离开的。

  叶天越想心中越是兴奋,不过他接受传承之事过于玄幻,除了对老道明言过之外,世上再也无人得知了,眼下却是无法和两个师兄商讨。

  “嗯?二师兄,您……您这是怎么了?”

  压抑着心头的兴奋,叶天抬起头来,却是发现左家俊一脸涨红,那神态似乎比自个儿还要激动几分,叶天顿时纳闷了起来,难不成二师兄还会读心术,知道自己心中所想?

  左家俊左右环顾了一下,神秘兮兮的说道:“我……我知道这石棺主人是谁了。”

  “二师兄,您这说的不是废话吗?”

  叶天闻言愣了一下,没好气的说道:“不光您知道,我和大师兄,还有啸天定定都知道啊,这人姓施,叫施山良嘛。”

  “没错,左师弟,这石棺主人的身份很明了吗。”

  苟心家也笑了起来,碑文上写明了石棺主人的名字,自己这二师弟还拿出来卖弄,让他们莫名其妙之余,都的有些摸不清头脑。

  “哎,我……我说的不是他。”

  左家俊急了起来,开口分辨道:“我说的是他的后人,也就是他女儿后人的身份,那……那可是香港曾经的首富啊!”

  说到这里,左家俊的声音忽然压低了几分,说道:“咱们先把石碑运回家里去,石碑上的内容,一个字都不要传出去,否则会遭惹祸端的。”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