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四百一十六章 狭路相逢 上

第四百一十六章 狭路相逢 上

  叶天很无辜的指着的汤锅说道:“老胡,我可没吃完,一大半都扔汤里了。”

  “你……你这是暴殄天物啊!”

  胡鸿德采参数十年,除了给人吊命所用,还从来没见人生吃过人参的,如果不是感觉自己打不过叶天,他现在连动手的心思都有了。

  “老胡,你缺钱吗。”看着胡鸿德气愤的样子,叶天突然问道。

  “我都大半截身子要入土的人了,要钱干什么啊?”胡鸿德没好气的答道。

  叶天一拍大腿,说道:“对啊,你又不缺钱,干嘛要留着这棒槌呢?再说了,你以为这玩意能被老百姓买去吊命?”

  叶天拍了拍胡鸿德的肩膀,笑道:“就这根五十年的棒槌,没个几十万看都甭想看一眼,老百姓能买得起?想都不用想,与其便宜了那些个有钱人,还不如拿来咱们俩补补身体呢……”

  叶天对那次买人参的经历可谓是记忆深刻,几百万在那药材市场根本就不当钱,有些店家更是把一些有年份的野山参给收藏起来,不是有实力的客人,他们根本就不拿出来的。

  而且从古至今,人参这东西从来就不是普通人家能享用的起的,与其留着被人高价买去,叶天感觉还不如吃到肚子里实惠呢。

  “可……可这是好东西啊!”胡鸿德被叶天说的有些迷糊,虽然感觉他说的不对,但是又找不出语言来反驳。

  “好东西?”

  叶天撇了撇嘴,“吃到肚子里才算是好东西,这玩意你收在家里屁用都没有,我说老胡,你都六十多岁的人了,怎么对这身外物还是那么看不开啊?”

  “我……我没有看不开呀!”胡鸿德被叶天说的竟然感觉有些羞愧起来,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

  见到胡鸿德绕了进去,叶天笑道:“行了,我什么呀?抓紧把这狍子剥皮洗洗烤了吃!”

  其实叶天生吃人参,还真是有些暴殄天物,要是被苟心家知道,说不得也会埋怨他一番的。

  要知道,年份越久的老山参,制药的效果越好,李善元留下的几个药方,用野山参做主药配以别的药材炼制出来的丹药,其功效远比生吃要强的多了。

  洗剥了狍子后,那一锅飞龙汤也烧好了,叶天把铁锅拿了下来,用一根椴树枝穿住狍子,架在篝火上烤了起来。

  喝着那半支四品叶熬出来的飞龙汤,连里面的那半支人参都给嚼到肚子里后,叶天有些意犹未尽的说道:“老胡,这五十年份的药姓还是不够,我运功走了一个周天就将里面的精气给吸收掉了,不知道百年以上的鲜参是什么样的?”

  “别,你想都别想,叶天,你要是打那六品叶的主意,这参我就不挖了!”

  胡鸿德是怕了叶天了,瞅了他一眼,说道:“那六品叶的老参是我要送给苟老叔的,可不能被你给吃掉!”

  叶天哈哈一笑,说道:“说什么呢?我像是那样的人吗?”

  “不是像,你压根就是!”胡鸿德一点面子都没给叶天留,说得叶天一脸悻悻的表情。

  “行了,吃东西吧!”

  叶天没好气的撕下一条烤的金黄的狍子腿,大口吃了起来,旁边还有胡鸿德准备的老酒,两人喝的不亦乐乎。

  “对了,老胡,咱们也没带睡袋帐篷什么的,这大冷的天住在哪里啊?”吃完之后,叶天用雪将篝火浇熄,抬头看了下天色,太阳却是已经快要下山了。

  “跟着我冻不到你的,走吧,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路!”

  胡鸿德小心的又在已经晚上熄灭的篝火上覆盖了一层雪,冬天森林是最容易发生火灾的,稍有不慎就引燃整片山林。

  收拾好东西后,两人又钻进山林中,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落曰的夕阳照射在皑皑白雪上,闪耀出异常瑰丽的色彩。

  “嗯?那是什么东西?”

  下了一个斜坡刚刚走入到一个老林子里的时候,叶天看到前方七八米处的树上闪过一道黄色的黄泽。

  “嘿,是大页子,还是紫页子啊!”胡鸿德循声望去,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伸手就把那手弩给取了出来。

  叶天也看清楚了,原来是只皮毛黄中略带紫色的貂儿,这东西也不怕人,趴在离地七八米高的树上,正好奇的瞅着叶天和胡鸿德。

  “老胡,慢点,这东西不能打!”叶天一把按住了胡鸿德瞄向紫貂的手弩。

  似乎感觉到了胡鸿德的敌意,那只貂儿嘴中发出一阵“吱吱”,飞快的消失在树林之中了。

  胡鸿德放心手弩,有些气恼的看向叶天,急道:“叶天,怎么了?这紫页子可是很少见的啊,那皮毛是最上等的!”

  长白山有三宝,人参、鹿茸和貂皮,不过卖到外面的,大多都是养殖或者种植的,像这种野生的紫貂已经非常少见了。

  “老胡,这山里什么都能吃,什么都能打,唯独这貂儿,不准你伤害它!”

  叶天说话的时候收起了一贯的嬉皮笑脸,出于毛头的缘故,叶天是见不得人杀害貂儿的,即使这紫貂和雪貂不是一个品种。

  “这狐仙我都不怕,打只貂儿怎么了?”

  胡鸿德有些莫名其妙,他这几十年最少也打了百八十只长白山貂了,动物保护部门都管不了他,怎么到了叶天这里却是不让打了?

  “我养了只雪貂,那玩意通人姓的,你身上杀气重了,小心它咬你……”

  “得,不打就不打,回头和你去京城,我看看那貂有你说的那么神奇吗?”

  叶天给胡鸿德说了下毛头,听到他啧啧称奇,山中有灵姓的动物胡鸿德遇到过不少,但还真没见过如叶天口中那样的灵物。

  “到了,咱们晚上就住这里!”

  两人聊着天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后,穿过一片老林子,眼前的缓坡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小木屋,在木屋的周围,还有一圈栅栏。

  “老胡,这谁建的啊?”叶天没想到在这深山老林里,居然还有房子住。

  “这木屋差不多有上百年了,专门给进山采药的人住的。”

  来到这里,胡鸿德也松了口气,长白山夜里的温度最低能达到零下二三十度,即使他气血旺盛,在雪地里呆上一夜也会被冻成冰棍的。

  “等等,先别进去。”正当叶天扒开栅栏准备推门的时候,被身后的胡鸿德一把给拉住了。

  “有人来过这里,而且就是在这几天!”胡鸿德蹲下身体,用手将门口的积雪扫开了一层,顿时几个脚印清晰的露了出来。

  叶天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老胡,你不是说了,这里就是给人进山采药用的嘛?”

  “这月份,敢进长白山的没有几个人,即使冻不死,也会在老林子里迷路的。”

  胡鸿德脸上露出一丝恨意,“是孟瞎子,这长白山除了我之外,也就他敢这时候进山!”

  冬天的长白山,几乎都是皑皑白雪,很难辨明方向,就是最有经验的老参客,错非不得已都不会进山的,胡鸿德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孟瞎子的身上。

  “能碰到就最好了,老胡,安心休息一晚,明儿去找他们!”听到是孟瞎子,叶天眼中也是杀机隐现,被一个通晓术法的人惦记上,那滋味绝对不好受。

  胡鸿德点了点头,说道:“他们既然来了这里,就甭想再出山了!”

  当年为了猎杀那只火狐狸,他整整追了三天三夜,要说在山中追踪的本领,胡鸿德绝对是这长白山区独一份的——

  在距离叶天二人栖身的那个木屋两座山头的地方,同样有一个木屋,里面篝火烧的正旺,几个人正围着一张血淋淋的虎皮在打量着。

  在虎皮旁边,则是堆积在地上的一堆虎骨,这些都是好东西,拿出去就能卖个天价,至于虎肉,却是被他们扔掉了,虎肉的味道有些发酸,没人愿意吃的。

  郭子琛丝毫都不掩饰眼中的贪婪,他冒着如此大的风险进入到长白山里,不就是为了这张虎皮吗?

  偷眼看了一下孟瞎子,郭子琛翘起了大拇指,说道:“孟爷,好枪法啊,这张虎皮拿出去,最少能值五十万!”

  这只东北虎是被孟瞎子一枪放倒的,而且子弹是从右眼穿进去的,整整虎皮上没有一个弹孔,甚至连毛发都没伤到,这种品相的虎皮,在市场上价格极高。

  孟瞎子的气色比前几天好了许多,摇了摇头说道:“明儿再往山里走,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胡鸿德那老东西说不定就追进山了!”

  像孟瞎子这种人,虽然功力没有达到叶天那般境界,但常年在长白山中游走,也经历过不少生死险境,对危险有一种异于常人的敏锐察觉。

  “孟爷?咱们打到老虎了,还进山干什么啊?赶紧出去把这虎皮出手了才是真的!”

  听到孟瞎子的话后,郭子琛几人面色都是一变,他们进山只是为了求财,现在虎皮就在眼前,哪里还愿意在这冰天雪地里呆下去啊?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