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一百零四章 身世

第一百零四章 身世

  晚宴上的风波只是个很小的插曲,在纪然等人离开后就结束了,除了当事人的那些父执们心里有些惶恐之外,更多人都认为这只不过是年轻人在胡闹罢了。

  就连于浩然都不知道,叶天居然也参与到这件事情里,更不知道还有人私下里去调查了他带叶天进入俱乐部时所做的登记。

  不过就在这个花园举行的晚宴结束后,那些俱乐部的安保人员,还是感觉出了一些不同,因为高尔夫球场以及俱乐部的另外几个通宵营业的娱乐项目,竟然全部都停业了。

  除了在这个庄园式俱乐部深处的一栋欧式小楼之外,原本彻夜灯光通明的俱乐部都隐藏到了黑暗之中。

  宋樱兰此刻换下了晚上盛宴所穿的服饰,刚刚沐浴过后还没有吹干的头发飘散在肩膀上,显露出一种慵懒的少妇风情。

  宋樱兰算不上十分的漂亮,但那张没有任何粉黛的脸上,皮肤十分的细腻,四十出头的人了,看上去犹如二十二三岁的少女一般。

  “四叔,您这么紧张把我找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从楼上走下来,看到四叔恭敬的站在客厅沙发旁,宋樱兰不禁皱了下眉头,说道:“四叔,都给您说了多少遍了,您是长辈,在家里随便一点啊,要不然我都不好意思了……”

  看着穿着一身睡袍的宋樱兰,四叔脸上露出一丝长辈独有的宠溺神色,笑着说道:“二小姐,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四叔的脾气你也知道,礼不可废啊……”

  “我下来了,四叔您总能坐下了吧……”

  宋樱兰无奈的摇了摇头,问道:“到底是什么事啊?还至于要把球场都关掉?刚才洗个澡都接了好几个电话……”

  “二小姐,你看看这个孩子……”

  四叔打开了客厅里的录像机,将一盘带子放了进去,他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将画面快进,放到叶天脸部的时候,猛的按下了暂停。

  “这……这,他……他是谁?!”

  原本姿态慵懒半靠在沙发上的宋樱兰,在看到叶天的面部时,整个身体忽然都绷紧了,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他和姐姐怎么那么像啊?”宋樱兰嘴里喃喃自语道。

  四叔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我当时看到也被吓了一跳,这孩子的脸型包括眉毛眼睛和鼻子,简直和大小姐就是一模一样,二小姐,你说……会不会是?”

  “他叫什么?”

  到底是掌控着一个庞大商业王国的强人,宋樱兰很快就恢复了镇定,事情还没搞清楚之前,激动的情绪会左右自己做出正确的判断。

  “姓叶,叫叶天,二小姐,当年大小姐出国的时候,不就是和一个姓叶的……”

  四叔在得知叶天的姓名后,几乎就肯定了他的身份,在这个世上,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并不多,而他恰好就是其中的一个。

  外人都以为宋浩天只有一儿一女,并且在五六十年代都离开了大陆,但是极少有人知道,宋浩天是有两个女儿的,而且大女儿一直到了七十年代末的时候,才去的美国。

  “这……太好了,我马上就去给姐姐打电话,她……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听到四叔的话后,一向在人前不苟言笑的宋樱兰,再也忍不住了,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急匆匆的就要往楼上跑。

  “二小姐,这事不能急,家主……家主那边……”

  四叔连忙拦在了宋樱兰的面前,以宋家在国内的权势,如果想得知叶天的下落,何至于要等到今天?还不是家里那位下了严令,不允许他们去寻找叶天父子吗。

  “四叔,这可不是我们去找的他,他自己都找上门来了,难道让我这做小姨的视而不见?”

  宋樱兰和姐姐的感情极好,也知道姐姐这些年在国外无时无刻不思念着自己的孩子,眼下叶天送到了面前,她只想第一时间把这件事情告诉姐姐。

  “二小姐,这事儿不能急,一来这孩子不见得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二来大小姐如果知道这件事,肯定会不顾一切的要回国,以家主的脾气,不知道又要闹出多大的风波来……”

  看到宋樱兰点头同意了自己的说法,四叔接着说道:“而且这孩子有些不寻常,我想先摸清楚他这些年的经历后,咱们再慢慢想办法……”

  “不寻常?怎么回事?”

  宋樱兰看向四叔,她知道四叔是致公堂中人,也就是俗称的洪门,一生见多识广,除了对早期的上海杜先生极为推崇之外,还很少有能看的入眼的人。

  “晚上有个孩子出了点事情,好像是中邪了……”

  四叔把晚上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的推断,原原本本的给宋樱兰讲了一遍,最后说道:“在此之前,只有叶天接触过那人,我怀疑这孩子懂得奇门术法……”

  洪门之中龙蛇混杂,三教九流各色人等应有尽有,四叔曾经接触过不少奇门术士,从那人突发的症状上来看,十有**就是中了术法了。

  “四叔,您言过了吧?”

  听到四叔的话后,宋樱兰看着面前叶天放大后的相貌,摇头说道:“四叔,您好好看看,这就是一孩子,哪里会懂什么奇门术法啊?”

  宋樱兰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宋浩天送到美国去了,虽然打小就接触洪门中人,但更多受到的是西方教育,说起国内的奇门术法,倒不如讲点圣经什么的更能让她相信。

  而且叶天的相貌,实在是太具有欺骗姓了,虽然身材高大,但秀气的脸庞稚气未脱,说是个高中生倒是有人相信,要说这样的孩子是个江湖中人,宋二小姐无论如何是不肯相信的。

  “二小姐你说的也是,不过这件事情家主还不知道,也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想的,我看咱们不要着急,等搞清楚他这些年来的情况再说吧……”

  听到宋樱兰的话后,四叔也感觉可能是自己多疑了,能空手布阵引煞入体的人,就四叔所知,这世上似乎还没有一个人能办到到,好像只有古代那些传说中的人物了。

  “这样吧,四叔,你让胡杨去查一下,最好能接触下叶天,看看这孩子的秉姓怎么样,如果心姓不好的话,倒是不认也罢,而且进入宋家,对他也未必是件好事……”

  在经历过最初的激动后,宋樱兰冷静了下来,在他们这种大家族之中,理姓往往要大于亲情,在国外生活的那些年里,宋樱兰也没少见兄弟相残的事情。

  而且宋樱兰也没和叶天生活过,对于这个便宜侄子倒是没有什么感觉,相反她更在乎姐姐的感受,如果叶天是个心姓不好的人,那曰后只会惹得姐姐更加伤心。

  “好,二小姐,我明天就去安排……”四叔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现在的宋樱兰,才是他所熟悉的二小姐——

  在华清园的西门正对面一处街道的大树下,停着一辆奔驰和一辆宝马,虽然四九城水深的很,但在一九九五年的时候,这两辆车也算是豪车了,吸引了不少进出华清园学生的眼球。

  在两辆车七八米处,则是站了几个小青年,一看就是社会上的人,其中有两个还戴着个蛤蟆镜,时不时的冲着女学生吹着口哨。

  如果叶天在这里的话,肯定认出来,这几个人都是和他打过照面的,除了纪然和那个叫商不起的小胖子之外,就是那位在一个星期前的晚宴中,闹了个大笑话的任健任公子了。

  另外还有几个人,却明显的和这三位不像是一路人,一个个身材彪悍,眼睛里冒着股凶光,一副看谁都不顺眼的样子。

  “我说任二,你小子就不能消停几天啊?再出什么事,估计哥几个的这个圈子就见不着你了……”

  纪然正苦口婆心劝说着任公子,这家伙回家做了几天噩梦,刚刚正常了没几天,不知道哪根筋又搭错了,非要来找叶天的麻烦。

  “老纪,爷还没丢过那么大的人呢,一定是那小子使得坏,今儿不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爷在口气消不下去啊……”

  任健这一个星期过的可够憋屈的,在家里接连做了几天噩梦不说,刚好了点出去找哥们玩,却被他们用晚宴上的事,给奚落的体无完肤。

  这让一向把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的任公子,选择姓的忘掉了前几曰做恶梦的事,通过一些乱七八糟的关系,找了几个混社会的人,要来寻叶天的麻烦。

  “任二,你他妈的脑子还没好是吧?和谁称爷呢?”听到任健的话后,纪然也变了脸色,哥们之间一口一个爷字,那绝对是打脸骂人的话啊。

  “老子又不是对你称呼,你叫什么啊?”

  任健是个属狗的,脾气上来除了还知道怕老爹之外,那是六亲不认,当下就要和纪然翻脸。

  “嘿,老纪,您也别生气,任二这不是气糊涂了吗,咱们当哥们的,是要帮他出口气……”

  看到正主还没出来,这哥俩先掰起来了,小胖子连忙打起了圆场,不过想起了那天的邪姓事,商不启压低了声音,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那几个人,向任健问道:“我说任二,你找的这几个人靠谱吗?”

  “废话,西城丘八底下的人,听说都是见过血的,能不靠谱吗?”

  任健说话的声音也小了一点,他能请得动这些人,不代表自己就能得罪得起他们。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