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一百零二章 中邪 下

第一百零二章 中邪 下

  这次宴会的重要人物,都进入到里面的建筑去了,任公子在花园里再怎么折腾,不过就是在同龄人之间丢些脸面罢了,但是如果惊扰了里面的人,那事情可就大发了。

  所以在见到任健鬼上身般的要往里面冲,坐在地上的纪然脸色顿时吓得煞白,他们自家的老子都在想方设法的讨好樱兰女士,任健这么一来,老辈人的脸都要被丢光掉了。

  纪公子这话喊得倒是很及时,不过他却是喊错了人。

  商不启那小胖子虽然听了纪然的话去拉任公子,但无奈自个儿腿短粗胖,压根就追不上疯了一般的任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嘴里喊着毫无意义的音节,一头冲向花园前面的那栋房子。

  不过还好,商不启拦不住任健,站在门口的两个彪形大汉却是一把将任健栏了下来,准确点说,是掐着脖子别着胳膊,将任公子给按在了地上。

  “任健,你小子他妈的疯了啊?”

  见到任健被拦住了,纪然心里松了口气,爬起身连忙跑了过去,对那两个保镖打扮的人说道:“两位大哥,我这兄弟喝多了,实在是对不住,把他放开吧……”

  其中一个人站起身来,摇了摇头,指着一扇大落地窗,说道:“放不放,你说了不算的……”

  顺着那人的目光向里看去,纪然顿时心中凉了半截,因为从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形,同样,里面那些人的目光,此刻也正聚集在自己和任健的身上。

  “得,没我什么事,我……我先走了……”

  对上自家老爸那愤怒的眼神后,更是让纪公子胆寒,如果将自己摘不清的话,恐怕他在燕京城的好曰子也要到头了。

  这会可不是讲义气的时候,再说了,纪公子和任健也没那么大的交情啊,他突发神经病,没必要将自个儿也套进去,纪然转身就想往花园里走。

  “哎,你站住,这人是谁还没说清楚呢……”纪公子没走出两步,就被身后的人给喊住了。

  与此同时,那栋欧式建筑的门也被打开了,一个六十多岁的精瘦老头走了出来,皱了皱眉头,问道:“胡杨,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可是在咱们俱乐部啊,先放开人再说……”

  “四叔,我也在问呢,这小子抽疯似地就要往里冲,怕惊着小姐,我才将人拦了下来……”

  胡杨拍了拍还在按住任健的那个汉子,说道:“虎子,松开吧,四叔过来了……”

  此时的任健也没精力再蹦跶了,虎子松开手后,顿时瘫在了地上,两眼呆滞无神,口角向外渗出一些白色的泡沫,倒是有点儿像羊癫疯的症状。

  “臭小子,在这丢起人来了?看老子不打死你……”

  正当四叔准备蹲下身察看任健的情况时,从屋里突然跑出一个人来,一把抓住任健的衣领,“啪啪”就是两耳刮子。

  “哎,任先生,先不要动手打孩子,可能是生病了……”

  四叔一把抓住了那人的手腕,别看他身材消瘦,但是被他抓住的那人,原本准备再往下扇耳光的手却是一动都动不了了。

  “咳咳,四爷,家门不幸啊,这混小子打死算完……”

  虽然那人比四叔也小不了几岁,但称呼却是异常的尊敬,那架势真是把对方当成爷来看待的。

  “行了,你先进去吧,没事的……”

  四叔摆了摆手,然后蹲下身体,翻开了任健的眼皮察看了起来,而那人似乎也松了口气,连自己儿子死活都不敢问了,转脸就回到了屋里。

  “不像是羊癫疯啊,这倒是有些奇怪了。”四叔说着话,用手在他鼻下人中处使劲的掐了掐。

  “哎呦……”随着一声呼痛,原本目光呆滞眼神涣散的任健,眼睛里的光泽渐渐凝聚了起来。

  “虎子,扶他坐到那边去,胡杨,拿瓶矿泉水来,再找瓶风油精……”

  四叔随口吩咐着,自己也跟了过去,等任健坐下后,开口问道:“小伙子,发生了什么事儿啊?”

  “鬼,有鬼,我……我刚才见鬼了……”

  四叔不问还好,这一问,任健神智似乎又有些不清醒了,嘴里翻来覆去的就是念叨个鬼字,听到旁边几人都有些莫名其妙。

  “这……莫非是中邪了?”四叔摇了摇头,看向跟过来的纪公子,问道:“你是他朋友吧?这到底是个怎么回事啊?”

  “四爷……”

  “别跟着他们乱叫,叫四叔就行……”

  纪然刚才亲耳听到任健他老子都一口一个四爷的叫着,只是自己刚叫出口,就被四叔给打断掉了。

  “是,四叔,任健他刚才正和人说着话,突然之间就变得疯疯癫癫的了,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纪公子说的基本属实,至于任公子为何要去找叶天的原因,就自动给省略掉了。

  四叔眉头一挑,问道:“和他说话那人呢?”

  纪然脱口而出道:“他……他走了,就是那人走了之后,任健开始发疯的……”

  “哦,那人多大年龄?”四叔追问道,眉头不知道在何时已经皱成了个川字。

  “十**岁吧,听说还是个大学生……”纪公子也听出点味道来了,当下心里打了个鼓,难道这是那小子干的?

  “给他喝口水,然后把风油精抹在太阳穴和人中上……”

  胡杨办事的效率很高,短短的几分钟就拿着瓶水和风油精走了回来,听到四叔的话后,拧开瓶盖就往任健口中灌了几口水。

  “老纪,妈的,那……那小子会巫术啊,我……我刚才真的见鬼了……”

  要说风油精的效果真是不错,涂抹上没过两分钟,坐在椅子上的任健就完全清醒了过来,不过在他眼神深处,还留有一丝惧意。

  见到任健此时还犯浑,纪然连忙向他使了个眼色,说道:“任健,别胡说,四叔问你话呢,好好回话……”

  抬头看看身边站的两个彪形大汉和那精瘦的老头,任健也感觉有些不对了,看向纪然问道:“我……我刚才怎么了?老纪,这……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你说说你怎么见鬼了啊?”四叔打断了任健的话。

  “我也不知道,刚才我想教训下那个臭小子,谁知道被他抓住了手腕,那小子劲好大,我手都快断了……”

  任健说着话甩动了下右手,身边的几个人都能看到,在他手腕处,有几道血红的手指印记。

  “后来怎么了?”四叔不动声色的问道。

  “后来……后来爷一吓,哦,不,我一吓唬他,他就松手了,不过他左手好像在我眼前晃了下,然后……然后……”

  说到这里的时候,任健眼中恐惧的神色更加重了,然后了好半天,都没再继续说下去。

  “然后就见鬼了?”四叔很不厚道的提示了一句。

  “对,对,好可怕啊,好多双骷髅的手在抓我……”随着任健的描述,身周几人居然也感到了一股子阴森森的凉意。

  任健说话的时候紧紧的攥住了纪然的右手,抓的纪公子是呲牙咧嘴的,却也不敢喊疼,他这会也被任健描述的场景给吓住了。

  “喂,醒醒,没事的,哪里有鬼啊……”

  看到任健的神智似乎又有点不清醒,一旁的胡杨连忙在他人中处又涂抹了点风油精。

  “行了,没事的,你那些都是幻觉,回家睡一觉就好了……”

  四叔听完之后,摆了摆手,在纪然扶着任健走出几步后,又说道:“晚上睡觉不要关灯……”

  这句话让纪公子和任公子同时打了个寒颤,头也不回的钻到他们那个小圈子后,也顾不得和自家长辈打招呼了,纷纷驾车离去。

  等到纪然两人离开后,虎子大咧咧的问道:“四叔,怎么回事啊?这世上哪有鬼呀,那小子是不是身体太虚抽疯了?”

  “鬼是肯定没有的……”

  四叔摇了摇头,说道:“不过在以前的时候,江湖上有些术师,可以布阵法使得阴煞入体,那情景,和见鬼也差不多了……”

  “四叔,您说的也太玄乎了吧?我怎么不知道有这样的人?”虽然对四叔很尊重,不过胡杨和虎子都是同时摇起了脑袋,对四叔的话很是不以为然。

  “你们才见过多少事?”

  四叔没好气的瞪了两人一眼,接着说道:“所谓引煞入体,就是指人为的改变某人脑部磁场,让他的意识产生混乱,轻则可以让人昏迷惊吓,重则甚至能要了人的命!”

  四叔二十年代出生在上海滩,然后四九年的时候去了美国,一直到八十年代末才从美国回来,他所经历过的事情,远非胡杨和虎子所能想象得到的。

  “不过刚才那俩人都说对方是个学生,这……这不应该啊……”想到这里,四叔也有些纠结了,有这般手段的人,放在解放前那也是难得一见的术法高人。

  而在解放后,那些人早就销声匿迹了,即使有几个还活着,恐怕也是七老八十的人了,无论如何也与一个学生扯不上关系啊。

  (未完待续)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