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nba > 第八十六章 栽跟头了

第八十六章 栽跟头了

  “叶大妈?”

  叶天闻言愣了一下,他原本以为这又是一桩民房产权被国家收为公产的事件,没想到这房子居然还归叶家所有。

  相比那些因为历史特殊时期变为多住户的大杂院,显然这套房子更加容易收回一些,没听面前的马主任说了嘛,那位很可能就是叶天姑姑的叶大妈,曾经是这里的前任主任。

  而且算起来叶天要是能收回这房子,还占了不少便宜呢,要知道,这种四合院每年养护的费用都不少,如果不是有人在这里办公,恐怕早就破败不堪了。

  “那位老主任还真是高风亮节啊,这么好的宅子自家不住,就租借给你们办公了……”叶天不经意的说道。

  “可不是,唉,不过这里面也有些别的事,房子的产权也不是老主任的,听说是他弟弟当年没回城……咦?我和你说这些干嘛啊?”

  北京人向来都是有个“侃爷”的称呼的,从出租车司机到看大门的老大爷,侃起大山来那绝对是滔滔不绝,这位做基层工作的马主任也是如此,说着说着就扯远了。

  “呵呵,我这人也就是好奇,马主任,不打扰了,我们还要回学校,就先告辞了啊……”

  叶天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也没必要在这儿留下去了,说老实话,对于是否收回这套院子,他本人的无所谓的,这还要听下父亲的意见。

  “哎,小伙子,还没问你叫什么呢……”

  马主任正聊得意犹未尽,叶天就打了退堂鼓,不禁追出大门问了一句。

  “我姓叶……”

  叶天的声音远远从胡同里传了出来,听得马主任一愣,再想追问的时候,两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胡同里了。

  ----------------

  “叶天,你打算怎么办啊?”

  从北京的胡同回到了华清园后,叶天和于清雅在附近找了个颇有情调的饭店坐了下来,饭店并不大,但用挡板隔开一个个位置,很受校园情侣们的欢迎。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这事儿我爸做主,我拿不了主意……”

  “那你给叶叔打个电话吧?”于清雅从包里掏出了手机。

  “好吧……”叶天也没推辞,接过了电话,他正想问问老爸那生意的事呢。

  “爸,是我,小天……”电话接通后,叶天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小天啊,在学校还好吧?对了,这是用谁的手机啊?”叶东平那边的信号不太好,声音听起来有些飘忽不定。

  “是清雅的电话……”叶天解释了一句,接着说道:“爸,我今儿去老宅子了……”

  “什么?你去了?”叶东平的声音猛的提高了。

  “那里现在是一个街道办事处,好像是大姑把房子借给他们用的,听说……听说产权好像在你手上……”叶天也拿不准,不过从马主任的话里,貌似这套宅院是属于老爸的。

  “你……你见到大姑没有?”叶东平显然对房子的归属并不关心。

  “没有,大姑好像退休了,要不……我去找找?”

  “还是先不要了,你才去了房子那,别让人误会咱父子俩是为了那套院子了……”激动过后,叶东平的声音有些疲惫。

  “那好吧,对了,爸,您那战国鼎的事怎么样了?栽跟头了吧?”和自家老子说话,用不着拐弯抹角的,叶天直接问了出来。

  “臭小子,被你说中了……”

  叶东平没好气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也纳闷了,这东西无论是品相还是包浆,都像是大开门的物件,怎么就是一赝品啊?”

  做了七八年的古玩生意了,叶东平也遇到过不少次别人下的套,但他确实有几分眼力,基本上是顺风顺水,但却没想到,这最重要的一个物件,却是砸在了手上。

  前几天叶东平拿着这三足鼎,找了南京一位在国内颇有盛名的青铜鉴定专家给掌了眼,当时就被断定为赝品。

  叶东平还不死心,拿了又去做了碳十四,结果前几天才出来,物件绝对不超过三十年,这让叶东平顿时心如死灰,过了好几天的时间才缓过点劲来。

  “爸,吃亏也未必是祸,反正家里还有不少好物件,不行就出手几件,周转一下好了……”

  叶天知道,在国内而言,叶东平的古玩生意算是做的比较早的,手上还真囤积了不少好东西,往年三五百块钱收的玩意儿,现在卖个三、五、十来万的都很正常。

  “唉,你小子不知道,老爸这次是真的栽了,没二年都缓不过来了……”

  叶东平叹了口气,不过马上意识到,和叶天说这些不是让儿子添心思吗?马上改口说道:“小天,你上你的学,别管这些事,回头爸再给你打点钱去……”

  叶东平虽然嘴上说没事,但自个儿清楚,这次生意实在是损失惨重。

  做古玩生意的,有许多交易都是以物易物,有点资金也都收了有增值价值的藏品,是以叶东平手头上的“头寸”一直都不是很多。

  为了买下这件三足鼎,叶东平不仅将自己所有的流动资金全投了进去,还问封况借了二十万,可以说现在他兜里真的比脸还要干净了。

  更糟糕的是,叶东平打眼买了件赝品赔的家底精光的事情,不知道是谁给在圈子里传了出去,俗话说祸不单行福无双至,这落井下石的人也就跟着来了。

  叶东平刚刚打了几个电话想出手几件早先别人看好的物件,没成想那几个人均是异口同声的将价格给压了下去,就是看明白了叶东平急需资金周转。

  如此一来,叶东平就有些坐蜡了,把东西卖了吧,自己损失惨重,不卖吧,说的夸张点儿,这连明儿的饭钱都折腾不出来了,更何况每月几个店铺的开支都是一笔不菲的费用。

  叶东平也是个要面子的,轻易不会张嘴向别人借钱的,而且才从封况那里拿了二十万,就更张不开嘴了,所以刚才对儿子说的话,纯粹是煮熟了的鸭子……只剩下嘴硬了。

  “爸,是有人挤兑您了吧?甭理那些人,我回头给您卡上转一万过去,明儿应该就能到账,您撑上两个月周转过来就好了……”

  听到老爸的话后,叶天马上反应了过来,看着老爸做了那么多年的古玩生意,叶东平对里面的弯弯道道也都是门清的很。

  “哎,不用,老爸没事,你好好学习就行了,喂,喂?妈的,连邮电局也来欺负老子……”

  叶东平正说着话,对面已经传来了电话挂断的“滴滴”声,再拨打过去的时候,却怎么也打不通了,敢情电话欠费停机了,这会的电话还是双向收费,接电话一点都不比打便宜。

看过《nba》的书友还喜欢